• 第十一章 野地里的呻吟声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552字

    “你孩子在哪所学校上学?”草丛里传来妇人的声音。

    “在县城二中”

    “我的儿子也在二中,高一(1)班,下半年应该是高二(1)班了。”

    “我的孩子在高一(2)班,也算是兄弟班级,也许经常打照面呢。”

    “你孩子成绩还可以吧。”

    “马马虎虎,班里排在十名左右。”

    “我儿子成绩倒还可以,基本稳定在班级前三的位置。”妇人顿了顿,道,“你要多督促你儿子,如果依照现在这个排名,上一本线很悬。”

    “我高中辍学,是个吊儿郎当的货色,教育孩子没有好招,要不你教教我?”

    “你的手机号码是?”

    男人把姓名和号码报给了妇人。

    妇人道:“我的经验是,大众场合宜表扬,忌批评。私下里批评孩子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现在的孩子脆弱,叛逆,如果方法不当,将步步惊心。”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多?”

    “我以前是小学的代课教师,从老师身上学的呗。”

    “我就不懂这些,表扬他吧,他说你啰嗦,批评他吧,他说我知道了。知道个屁啊,第二天还犯同样的错误。”

    “你得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坐下来和他谈。你要放下家长的架子,像朋友一样和他说话。只有这样,他才愿意和你讲真心话,才听得进你的建议。”

    刘富芳暗忖,呵,这个女人不简单,可惜走错道了。

    小蔡伏在刘富芳的耳边道:“我去小解,你要去吗?”

    刘富芳遥遥头。

    小蔡猫着腰,一溜烟跑开了。

    “一句惊醒梦中人,我领教了,真该谢谢你。”男人感激地道。

    “你又来了,把手伸出来,你不嫌下面脏吗。”妇人接着道,“以后我们不要在一起了,就此一次。知道吗。”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这很正常。”

    “我不这样认为,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了。”

    “为什么?”

    “再过一个月,我们一家就要移民香港。”

    “你,你,不会吧?”男人语无伦次,道,“看来你老公赚了不少钱。你有钱,为什么要参加乡村游?”

    “无聊呗,空虚呗,想到这里打发时间呗。”妇人停了停,道,“你呢,你为什么要参加赌博?”

    “我?为了赚钱啊。”

    “赌博能赚钱吗?钱都被老龚和阿旺他们赚走了。”

    “嘘,小声点,当心隔墙有耳。”

    阿旺冷笑了一声,心里想,知道就好,我们赚的就是你们这些富婆和准富婆的钱。走了你一个,还有后来人。

    男人继续道:“我来参加赌博,完全是我家婆娘逼的。”

    “有这回事?”

    “我婆娘在清水镇上开了一家服装店,我是既没有耐心看店,又没有耐心和顾客谈价钱,好几次和顾客吵架。我老婆气不过,把我赶出店门,叫我爱干啥就干啥去。我整日无所事事,到处游荡,经常和别人干仗。日子久了,镇上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吃软饭的。我老婆也取笑我,说,整天游手好闲不做事,算什么男人,再不济,跟着龚德芳参加乡村游,一天也能赚个100元啊。”

    “你婆娘真是头脑简单,怎么会把自己的老公往火坑里推。”

    “话也不能这么说。”男人压低了嗓音,道,“我找到老龚后,向他说明了我的来意,也告诉他我的处境。老龚够肝胆,说是可以帮我,教我一门手艺,保证我以后吃穿不愁。前提是必须听他的话,不可以胡来。你猜猜看,这个手艺是什么?”

    “手艺?老龚能有什么手艺?难道是砍人?下毒?”

    “你想到哪里去了。老龚教给我的手艺很简单,就是做牌,偷牌,换牌的手艺。你现在知道我输少赢多的原因了吧。”

    “你们出老千?你是老千?”妇人反问道。

    “这件事千万不能和其他人说。否则 ,我不但饭碗保不住,甚至连这两只手也保不住。老龚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过几天就要走了,我可没有闲心管这些事。再说了,我们都有这种关系了,我干嘛要害你呢。”

    “我相信你。”男人顿了顿,道,“你要去香港,那你孩子怎么办?”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呢。高中就让他在县城读完,我妹妹一家会照顾他。如果方便的话,麻烦你也多担待他。”

    “我一定尽力。”男人沉默了一会,带着伤感的语调,道,“只是很遗憾,往后见不到你了。”

    “不求朝朝暮暮,只求曾经拥有。忘记这件事吧,忘了它,你我都安全。”

    “我明白了。这样吧,让我最后亲你一下,好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