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连汗骚味都没有闻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123字

    龚德芳打开一瓶矿泉水,咕咕咕地喝了几口,接着道:“弃武从文,成功转型当上乡村游地陪的我终于发现了兰花嫂这块大肥肉,于是就将眼光投向了她。”

    刘富芳问道:“你后悔这样做吗?”

    “我不后悔这样做,但我可怜她,同情她。”龚德芳表情落寞,道,“因为我既没有像那个小白脸一样偷她的钱财,也没有像老千一样骗她的钞票,更没有在她落难的时候占她的便宜----强行和她发性关系的不是我,是那些男赌友。她只是赌运不佳,不知道控制自己,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老龚,你就将故事进行到底吧,我想知道兰花嫂是怎样一步步走向绝路的。”

    “好勒-----

    兰花嫂刚开始参加乡村游时,还是很谨慎的,她像其他初涉赌场的男女一样,只拿我们发给她的一百元钱作赌资。输掉了,最多也就再追加一两百元。

    噩梦从她抓到一副好牌开始。

    不知道是老千故意引诱兰花嫂,还是兰花嫂手气好,她竟然抓到一副好牌,9炸。和兰花嫂最后PK的是一个肥胖的富婆,富婆手中的牌是KQJ金花顺。婆认定对手的牌顶多是个A金花,便主动加价,将赌金由300元加到500元。兰花嫂身上的两千多元很快被押光。就在兰花嫂束手无策时,阿旺不失时机地递给妇人一扎百元大钞。兰花嫂犹豫着,但在姐妹们的鼓噪下,最终接了钱。

    PK到第十轮,兰花嫂有些心虚了,便不顾姐妹们的强力劝阻,把牌开了。

    就那一把,兰花嫂赢了九千多元。但她赢了钱,却输了气势,姐妹们都说兰花嫂傻,她也懊悔自己胆子太小,没有继续跟下去。

    尝到甜头的兰花嫂从此后变成了乡村游的铁杆粉丝,清水镇周边乡村处处留下她娇小的身影。

    过了不久,兰花嫂不但把赚来的一万多元赔了个精光,还把存折里的三十几万元也输掉了。

    兰花嫂不敢把输钱的事告诉给丈夫。为了翻本,她瞒着男人,把汽车、房产证抵押给了刘鑫,前后向阿旺借了七十多万元。

    东窗事发后,兰花嫂的丈夫开着奔驰车赶回清水镇,把兰花嫂一顿好打,嚷嚷着要和妇人离婚。幸亏儿子在旁死死劝阻,才避免了一桩人命案的发生。

    兰花嫂的儿子叫王皓,是个非常懂事自觉的少年,学习从来不需要父母操心,考试成绩每次都在高三年段前三名。

    那天晚上,王皓说服了暴怒的父亲,最终让父亲放弃了和母亲离婚的打算。男人收好兰花嫂写的戒赌保证书后,连夜带着妇人和现金,赶到刘鑫的担保公司,好说歹说让刘鑫减了五万元的利息,交上本息一百一十多万元后,赎回了汽车和房产证。

    男人收了房产证,扔给兰花嫂一万元生活费,连汗骚味都没有让妇人闻一下,就直接开车南下广东去了。

    兰花嫂含泪开着赎回的汽车回到清水镇。

    兰花嫂也曾想去县城租房,给儿子煮饭,陪读。王皓拒绝了母亲的要求,说是学校有食堂,饭菜也可口,和同学在一起学习方便。

    小白脸怕去惹,赌博不让去,儿子又不让跟,兰花嫂只好天天呆在家里。看电视,拖地板,买菜煮饭,每天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