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床戏与绿帽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254字

    通过男人的口,大家知道,兰花嫂左边乳房比右边乳房要大一些,但一只手刚好能满握。乳晕呈暗红色,乳头的颜色出奇地浅,形状出奇地小,像是无名指的指头。体毛呈金黄色,绵柔蓬松,手感极佳。妇人的嘴巴是鲫鱼嘴,和他亲嘴真的很爽,吸力强劲,温润潮湿,舌头灵活得像一只蛇。妇人的兴奋点不在嘴唇,不在乳头,不在G点,而在两腰。交合的时候只要双手轻轻抱着妇人的腰,配以九浅一深的动作,你想不让让她浪叫都不行。文如其人,嘴如其洞,一点都不假。兰花嫂嘴巴小,桃源洞也小,紧巴巴的,夹得分身要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一般的人肯定在三五十回合以内就举枪投降。妇人的叫声也很特别,常人都是嗯嗯啊啊的,她是打着颤的那种,还拖长了声音,就像小孩子刚刚停住长时间的哭泣,嘴里不住打颤的样子。桃源洞外长有一痣,什么颜色?大家肯定猜不出。没错,是红色的.......

    听得龚德芳和阿旺失了态。龚德芳喉结一直在动,嘴角的口水也忘记了擦,任凭着落到自己的大腿上。阿旺早已将右手摁住蓬勃向上的分身上,担心起身后露馅,丢了脸面。

    兰花嫂只是静静地坐着,没有一点表情,任凭男人怎么添油加醋都不回嘴,任凭女人们怎么笑话也不还口。

    其实,在这些赌徒们的眼里,兰花嫂是个脱了毛的凤凰,连鸡都不如了。发廊里的鸡年轻,即使假装浪笑,干着也舒服。毕竟,岁数悬殊大,年龄之比为50:20。就像打鬼子,打死一个够本,打死30个就赚大了。

    在妇人们的眼里,兰花嫂已经是婊子,烂货,只要能借到钱,这个婊子可以和任何一个年龄段的男人上床。

    在阿旺和龚德芳的眼里,兰花嫂是一根没有被完全榨干的甘蔗,只要还有甜水出来,就要继续利用。

    兰花嫂用自己的肉身做交换,陆陆续续从五个男人的口袋里借出二十几万元。

    当兰花嫂的老公听到妇人的作呕行为后,气得当着小三的面吐了一口血。工程本就没有着落,心里烦闷,又听到妇人疯狂借高利贷豪赌的消息,没有一头栽倒在地还算幸运。

    又是一百多万!一天光利息就要四万多!兰花嫂的老公心疼着白花花的银子。他才不会在乎那五顶绿帽子呢。因为他在这四个多月时间里,又将绿帽子批发出去三十二顶,将比分拉大到6:182了!

    男人吐完血,不顾小三的劝阻,也忘了带换洗衣服,就立马启动奔驰,带着满腔怒火,从广东T市直插清水镇。

    考虑到儿子第三天要参加高考,也担心儿子坏了自己的事,男人这次就没有捎上读高中的儿子。

    看来,这个倒霉的男人是铁了心要和妇人一刀两断了。

    兰花嫂是在赌桌上被男人捉到的。

    若在平时,兰花嫂长长的秀发是吸引男人眼球的利器,包括她的丈夫。今天,妇人的长发却成为男人施暴的首选对象。

    只见男人闯进房间,伸手将妇人的头发死死抓住,往后一拖。妇人尖叫着骂了一句哪个死鬼后,便从凳子上重重摔倒在地。男人的手心留下一把乌黑的头发。

    受伤的妇人抬眼看见了自己的丈夫,好像连惊吓都忘记了似的,只咧嘴阴沉沉地干笑了两声,就没有再说一句话。

    这两声干笑,便是兰花嫂留给在场的每一个人的最后笑声,“哪个死鬼”,便是兰花嫂留在人世间的倒数第二句话。

    男人扔掉头发,刚要再次下手,见到回眸一笑的妇人,便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两腿一软,吓得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