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在贪欲中走向毁灭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426字

    眼前的这个妇人不像是人,更不是佳人,分明像个女鬼!这一笑,着实把男人吓坏了。

    男人这次没有吐血,却做出比吐血更离谱的事。

    男人坐在地上,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个巴掌一个巴掌地抽打着自己的脸。

    房间里乱作一团,尖叫声,哭泣声,声声入耳。性酸事,不平事,历历在目。

    那五个动过妇人肉身的赌徒做贼心虚,趁乱偷偷溜出了房间。妇人的几个好姐妹一边数落着男人,一边探身扶起兰花嫂。阿旺拉下脸,手提密码箱,保持着骇人的沉默。龚德芳快步走到男人身边,抓住男人扇脸的手,目光如炬,厉声断喝,止住了男人的娘们行为。

    此时的龚德芳已经不是一分钟前和蔼可亲的龚叔,他已经恢复成了凶狠残暴的龚大哥。

    龚德芳一手抓住男人的衣领,像小鸡一样把他拎了起来,一手抓住男人的头发,用恶狼一样的眼光盯着他,牙缝里蹦出一句:“你打死了兰花嫂,就等于断了我龚某人的财路,就是要和我过不去。”

    男人几年前领教过龚德芳的厉害,哪里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只见他躲避着龚德芳的眼光,头摇得拨浪鼓。

    龚德芳对男人提出了三个要求,一,兰花嫂借的钱,连本带息,今天必须全部还清。二,不许和兰花嫂离婚,不许动兰花嫂一根汗毛。三,不许报案,不许外传,带着兰花嫂马上离开村子,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男人对龚德芳也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永远将兰花嫂驱逐出乡村游。二,约束男女赌徒,不得让他们联系兰花嫂。三,免掉十万元的利息。

    第一条和第二条属于龚德芳的权限范围,他一口答应。第三条属于女赌徒和刘鑫的权利,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兰花嫂的姐妹们免去了妇人的所有利息,刘鑫只象征性地免去了妇人五千元的利息。

    男人不同意,说前一次都免除了他五万元的利息。

    阿旺说,如果不同意,那五千元也不给他免。

    男人肚子里像吞下了一只苍蝇,尽管恶心无奈,但还是痛苦地答应了阿旺的条件。

    这个条件不是阿旺能决定的,这是刘鑫的旨意。前一次刘鑫之所以答应给男人减免五万元,是因为兰花嫂那时还有利用价值。这一次兰花嫂彻底被榨干,刘鑫为什么要把吃到嘴里的天鹅肉给吐出来呢。

    男人把兰花嫂带回家后,照例又扔给妇人一万元钱。

    男人嘴巴半张着,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话。

    男人看着不成人样的妇人,眼角里溢出了一滴泪水。

    男人转身离开,头也不回地走了。

    男人还了钱,付了息,驾着车,跌跌撞撞地回到小三的身边。

    兰花嫂躺在床上不吃不喝,累了,就闭上眼睛走进梦乡,醒了,就睁着深陷的大眼睛,看着盛夏的太阳从东边窗户升起,又看着通红的太阳消失在西边的窗户。

    到了第三天,妇人突然来了精神,嘴角微微上翘,微笑着,挣扎着喊了一声皓儿,想爬起来为儿子煮早餐。

    许久,妇人才知道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便又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妇人不知想起什么,眼里突然流出泪水,这是她两个多月来第一次流泪。

    妇人从床上爬起身,扶着墙壁,走进卫生间,脱光衣服,将剩下的大半瓶沐浴露倒在乳房,脖子,腰腹部,及至全身。妇人捧起洁白的泡沫,一遍遍地冲洗着下身。

    妇人将目光移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结痂的头皮。

    妇人将凌乱的头发梳洗好,吹干,盘起,将伤口遮盖起来。

    看着一身洁净的身子,妇人又微微地笑了。

    妇人觉得自己还和以前一样干净,一样漂亮。

    妇人艰难地来到衣柜前,挑出自己最喜欢的衣服,一件件地穿上。

    妇人移步来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望了望盛夏炫目的太阳,以及清水镇墨绿延绵的群山后,回到床前。

    妇人拾起男人丢下的一万元百元大钞,一张一张地撕了,将碎屑撒在自己的身边。

    做完这些,兰花嫂便拿起窗帘系绳,在铺满鲜红色钞票碎屑的房间,把自己送离了这个喧嚣闷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