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危机重重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4本章字数:1754字

    包厢里一片混乱。

    无论大家怎么劝说,刘海燕决意要离开包厢。

    见此情景,陈军道:“劝说是没有用的。这样吧,阿红、富芳、菲菲和陈雄,你们几个陪海燕回家,或者陪海燕到街上散散心。”

    刘海燕被众人簇拥着,离开了乡村食府。

    包厢里只剩下刘鑫和陈军。

    刘鑫已经止住了哭声,但还在流着眼泪。

    陈军知道刘鑫喝醉了,便拍着男人的肩膀,道:“你喝醉了,要不我们也回家?”

    “不,你陪我坐坐吧,我太郁闷,我太痛苦了。”刘鑫拉着陈军的手,哽咽道。

    “刘鑫,有什么烦心事尽管说出来,说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

    “陈军,我们是哥们,我相信你。”刘鑫歪坐在椅子上,端起酒杯,道,“军哥,干了!”

    陈军抢下刘鑫的杯子,道:“不要喝了,再喝我就不陪你说话了。”

    刘鑫眯缝着眼睛,道:“就这一杯,最后一杯。干!”

    陈军道:“好,最后一杯。”

    两个男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陈军叫小妹泡好两杯绿茶后,将她请出了包厢。

    “军哥,别看我出门开宝马,满身穿名牌,在众人面前人模狗样的,但你知道我内心有多痛苦吗?我是夜夜担心,日日不安啊。”刘鑫抓住陈军的手诉苦道。

    “你再痛苦,也不至于像我家那样糟糕吧。陈雄天天和他母亲打冷战,我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

    “除了担心陈雄,你还担心什么?没有了吧。我不但操心海燕,在家既当爹又当妈,而且还要操心公司的运营。公司现在有300多万元收不回来,变成了死账,我急啊。”

    “刘总,现在全球经济不景气,我国经济明显受到拖累。有一部分中小企业和出口导向型企业资金链条已经断裂,濒临破产,这个趋势一时半会扭转不了。我们县的一些中小企业也陆陆续续出现了钱荒。”陈军顿了顿,道,“你要赶紧收缩战线,尽量把资金撤回来。”

    “我正在抓紧行动,加紧回收风险比较大的资金。”

    “对,必须抓紧时间,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的那笔200万元的贷款下个月就要到期了,希望陈主任能继续支持我。”

    “你必须准时把贷款还清,续贷一般没有问题。”

    “感谢陈主任的大力支持。”

    “不用客气,都是老朋友了。”陈军看着稍微清醒了一些的刘鑫,道,“我隐约听说你把钱放到地下赌场,有这回事吧?”

    “谁说的?我操他娘!这都是社会谣传,根本没有这回事。”刘鑫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回答道。

    “没有就好,如果有,要赶紧刹车。这件事不仅仅关系到资金安全,更重要的是关系到是否触犯刑律。作为富芳的校友,我就不绕弯弯,直话直说了。”

    “陈主任,你放心,我刘鑫决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陈军看了看刘鑫,道:“海燕看起来好像很温柔,其实性格刚烈,你要好好动脑筋教育培养好。”

    刘鑫摇着头,道:“女大不中留啊,我那丫头经常拿我的感情生活说事,经常搞得我束手无策。”

    “她反对你再婚?还是知道你外面乱搞女人的事?”

    “外面的事她不可能知道,她就是一根筋地反对我再婚,头疼啊。”

    “我估计要等到海燕出嫁以后,你才有机会娶回新伴侣咯。”陈军大笑道。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这句话难道是专门写给我刘鑫的?”刘鑫笑了笑,打趣道。

    “你别装纯洁了,谁不知道你刘鑫财色兼收,女人成群?”

    “有诗云,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谁会对自己过不去呢,何况我是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四十一枝花啊。”

    “听你讲话,怎么像是中文系毕业的大学生?你可是初中没有毕业的大老粗啊。”

    “呵呵,吃惊吧?嫉妒吧?这是包厢里的小姐教给我的。”

    “你都快变成半个大学生了。人们常说,社会是一所大学,这句话说得一点不假。”

    “陈主任这是在笑话我吧,社会还是个大染缸呢,我刘鑫是被越染越黑了。”

    “刘总太谦虚了。”陈军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不知海燕怎么样了,我打个电话问问阿红吧。”

    刘鑫摆了摆手,道:“不用问啦,海燕和陈雄、菲菲一定都聚在我家聊得起劲。”

    “你刘鑫吹牛吧?我家小子到现在还生他妈妈的气呢。”

    “这个你就不懂了,海燕啊,她的火气来的特别快,特别的莫名其妙,消的也特别快,特别的出乎意料。火一消掉,就什么都没事了。”

    “那你回家怎么和海燕相处?”

    “我回家只要主动和丫头打个招呼,道一个歉就可以了。”

    “看来你家海燕的确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在教育孩子方面,你比我要轻松多了。”陈军羡慕地看着刘鑫道。

    “海燕一直对我的婚姻大事不依不饶,和陈雄母子俩的冷战有相似之处。你陈军头疼,我刘鑫也烦恼。”

    “呵呵,看来教育孩子还真不容易啊。”陈军看了看手表,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你也该对海燕说声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