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被浇灭的欲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4本章字数:2154字

    话说阿红、刘富芳、邹菲菲和刘海燕东山庙求完签,回到清水镇镇上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刘富芳早就听说清水镇的河鱼味道不错,就提议找个河鱼店吃完中饭再回县城。

    吃完中饭,赶回县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

    刘富芳回到家里,冲完澡倒头便睡。

    邹菲菲头天晚上就和刘海燕、陈雄约好,下午四点钟一起到新华书店看书。

    阿红回到家,洗完澡,闷声不语回到卧室。

    这天恰好是周六,陈军傍晚就得出发到外地开会,他打算美美地睡上一个下午。

    阿红的推门声惊醒了陈军。

    陈军道:“阿红,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阿红心里不爽,不想讲话,敷衍着。

    “玩得开心吗?”陈军眯着眼睛。

    “还行吧。”阿红背对着陈军,躺到床上。

    陈军转过身,从后面紧贴在阿红身上,一只手握住女人的乳房。

    阿红一把推开陈军,道:“睡觉吧,累着呢。”

    “我晚上就要去开会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呢。”陈军暗示道。

    要是以往,不要等陈军说话,阿红会很默契地抱住陈军。

    陈军将阿红的身子扳转九十度,翻身爬到女人身上,张嘴就亲。

    阿红用力推开陈军,道:“都四五十岁了,还没个正经。出差辛苦,路上劳累,你还是多歇一歇吧。”

    陈军哪里肯依?他又翻身压在阿红身上,一只手像蛇一样游到阿红的下身,触到了女人最柔软的部位。

    “你怎么一点都不尊重我!”阿红大声叫一声,奋力将陈军推下身。

    滚落到床上的陈军感觉不对劲,便仔细瞧着阿红,道:“你怎么了,遇到不顺心的事了?”

    “没有,你最好不要碰我。”阿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阿红,你肯定有心事瞒着我。我是你的丈夫,有什么事情不能说的呢。”陈军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遂试探道,“要不,我挂个电话给富芳问一问?”

    阿红转过身,死死地盯着陈军的眼睛,愤愤地道:“富芳,富芳!你就知道富芳!你是想要挟我吗?!”

    “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值得你发火?你今天不太正常,绝对有事瞒着我。”陈军看着阿红,心里十分纠结,他想知道答案。

    “其实也没有什么。”阿红欲言又止。

    “你不说出来,我不会安心。”

    阿红看到实在瞒不过,于是,就将求签的事详细地对陈军说了。

    陈军笑了笑,道:“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你不要把它放在心上,吃喝拉撒睡,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陈军欲伸手抱住妻子,阿红又将他推开。

    “陈军,我以前不相信自己命硬,但是现在不得不相信了。”阿红凝视着陈军,眼里闪着泪光,道,“我打从离开东山庙那一刻就决定了,你下次出差回来后,我们就正式分居。”

    陈军觉得妻子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笑道:“阿红,别胡思乱想,我身体旺旺,每周还需要你给我消一次火呢。”

    “陈军,我是认真的。”阿红的眼泪已经流到了脸上,道,“但要疏远雄儿,我不甘愿啊。可是不这样做,我又担心会对雄儿造成伤害。”

    陈军抹去阿红脸上的泪水,道:“我们几十年一路走来,总的来说过得还挺顺当,你是个无神论者,你不应该相信这些迷信东西。”

    “陈军,你不要说了,我疏远你们父子俩,并不代表我不再爱你们。因为我爱你们,不想让你们发生意外,所以才会这样做。”

    陈军觉得事情比较严重,便从床上坐了起来,对阿红道:“你是听了东山庙妇人的谗言之后,才相信自己刑夫克子吧?”

    “从暑假开始,我就开始怀疑自己的命,东山庙妇人的话只是让我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而已。”

    “阿红,你难道没听说过,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这个道理吗?”

    “这是固执己见的人的一种托辞,你难道也相信?”

    “阿红,你需要冷静。”陈军下了床,道,“你休息吧。”

    “别担心,我非常冷静。”

    陈军卷缩在客厅的沙发里,心里很烦闷。

    他非常清楚阿红的性格,只要她认定的事,没有人可以说动她。

    这时,陈雄揉着眼睛,伸了一个懒腰,从房间里走出来。

    少年径自越过陈军,出门欲去。

    “陈雄,你要去哪里?”陈军问道。

    “去新华书店看书。”

    “你过来,我要和你说点事。”

    “时间不多了,我跟菲菲、海燕约好了四点钟到书店集中。”

    “还有四十多分钟,我不会耽误你们的约会。”

    陈雄不甘情愿地回到客厅。

    陈军起身来到陈雄身边坐下了,道:“雄儿,爸爸晚上要到外地出差,好几天才能回来。”

    陈雄点点头,道:“知道了。”

    “后天你们就要去L市旅游,路上要注意安全。你妈妈好像情绪不太稳定,不要和她顶撞,凡事让一让。”陈军看着陈雄,道,“你明白爸爸的意思吗?”

    “我才不想和她说话呢。”陈雄顿了顿,道,“至于去L市旅游,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有你这句话,爸爸就放心了。”

    “还有事吗?”陈雄催促道。

    “唉,我真的很担心你妈妈的身体。”

    “妈妈身体很好,没什么问题吧?”

    “雄儿,很多事情你还不懂,爸爸实话跟你说吧,妈妈患的是心病,她的病和咱们有关系。”陈军指了指脑袋道。

    “妈妈的病和咱们有关系?我才不信。你和妈妈的关系没的说,我只是冷落了她几天而已,没有那么严重,爸爸你就不要费神想这些了。再说了,即使妈妈生病了,也可以去看医生。”

    “雄儿,除了担心你妈妈,我还非常担心你。”

    “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填报我省的S大学财经学院,是自愿的吗?你砸坏游戏设备,出于对你母亲的愤怒吗?你要实话实说,和老爸交个底。”

    陈雄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道:“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你也别问了。”

    “爸爸想知道为什么,爸爸知道你有心事,你心里不舒服,窝着一肚子气。”

    陈军这句话戳到了陈雄的伤心处。

    陈雄站起身,大声道:“爸,你不要问了,我永远都不会把答案告诉你们的。”

    陈雄说完,快步离开客厅,打开门,走了出去。

    陈军摇摇头,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