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从天堂到地狱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5本章字数:1342字

    殡仪馆,刘鑫穿着黑T恤、黑裤子,佩戴黑纱,一动不动地坐在轮椅上。

    几天不见,刘鑫整个人已经瘦了一圈。因眉头紧锁,额头上皱纹更加明显。头发有些干涩,黑发中夹杂着几根白发。也许是睡眠不足的原因,刘鑫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他紧紧地闭着嘴巴,眼睛直直的盯着女儿的遗像,表情冷得像一块冰。

    刘鑫身后,依次站着从老家来的叔伯亲戚,刘鑫的朋友、同学、公司下属,以及刘海燕生前同窗好友、高三科任老师。

    刘富芳和阿红两家也一同出现在葬礼现场。

    邹菲菲眼睛红肿,眼角挂着泪水,有点像雨打梨花的样子。陈雄站在邹菲菲身边,眼含泪水,表情沉重。

    刘富芳静静地立在一边,神情悲痛,眼神游移,始终不敢直视刘海燕的遗像。

    阿红紧紧挨着陈雄,不时叹着气,一脸哀伤。

    邹兴池和陈军站在后面,不发一言。

    超度仪式完成后,进行最后的送别仪式,大厅里渐渐响起了抽泣声、痛哭声、歇斯底里的哀号声。

    陈雄和邹菲菲也禁不住失声痛哭。

    刘鑫神色依然冷峻,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地坐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女儿的遗像。

    送别仪式结束后,参加葬礼的人们陆续离开了殡仪馆,只留下一部分至亲好友陪伴刘鑫,为刘海燕作最后的送别。

    刘海燕的遗体被工作人员徐徐推到火化区。

    在遗体被推进火化炉的一刹那,沉默了一个上午的刘鑫猛然恸哭起来,男人充满磁性、略带沙哑的低沉哭声触动了在场每个人的神经。

    大家一起跟着痛哭起来。

    刘富芳一行回到县城不到两天,陈雄和邹菲菲分别收到S大学财经学院和某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但刘海燕的意外死亡和刘鑫的被捕,将金榜题名的喜庆冲刷得无影无踪。

    陈军跑上跑下,哭爷爷求奶奶,好不容易打通各种关系,才把贷给刘鑫的二百万元收回来。陈雄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更加沉默,整日呆在家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宅男。由于受到一系列事件的刺激,阿红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动不动发脾气甩东西,只能靠吃药控制病情。

    收到S大学财经学院录取通知书的还有一个人,他就是林楠的弟弟林朝晖。林朝晖拿到通知书后显得非常激动,立马拿起手机和林楠通上电话,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给姐姐。

    那段时间,林楠正为耗子的死亡而心痛,林朝晖的报喜电话恰似一场及时雨,给她受伤的心灵带来一丝甘霖。

    邹菲菲收到录取通知书后,内心很高兴,但是由于受刘海燕死亡和家庭变故的影响,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喜悦。唯一没有变的是,她仍然天天赶书店,似乎雷打不动。

    刘富芳和邹兴池没有闲情逸致陪邹菲菲快乐,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心烦焦躁。

    刘富芳每天都会打几个电话给刘鑫催要借款,刘鑫每次都说正在处理,叫刘富芳不要着急。实际上,刘鑫一直在敷衍刘富芳,他根本没有能力还钱。因为刘鑫能够调动的资金只有四百多万,这些钱除了偿还银行二百万元借款外,剩下的二百多万元早就被政府官员等少数难缠的债主瓜分掉了,刘鑫能够掌控的钱只有赌博剩下的那十几万元现金。

    参加完刘海燕的葬礼,刘富芳才得知,由于客户跑路,刘鑫借出去的钱,有1200多万元变成了死账,加上赌博输掉和被公安机关罚没的钱,总计1500多万元打了水漂。其余的钱散落在企业和私人手里,短期内根本无法收回。

    至此,刘鑫由原来的千万富翁沦为负债几百万元的大负翁!

    刘海燕下葬后的第七天,刘鑫终于没能扛住人财两空的双重打击,在家中割腕自杀。

    刘鑫死后,有关部门对裕信担保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了清算。根据比例,刘富芳分得53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