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陈雄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5本章字数:1742字

    开学没几天,林朝晖很快和同学打成一片。他被班级推举为篮球队长,加入了学院篮球协会,整天忙忙碌碌,嘻嘻哈哈,似乎把所有的不快都忘光了。

    陈雄却刚好相反,整天沉默寡言,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陈雄做得最多的事情是站在宿舍窗前,望着篮球场出神。他在想些什么?是郑彪和东东,还是林楠或者刘海燕?或者是他至爱的动漫专业?大家不得而知。

    军训结束后,开始正式上课。陈雄眼光无神,坐在课堂上发呆,以致招来老师和同学们异样的眼光。

    对陈雄的反常行为,林朝晖并没有太在意。他只是单纯地认为,陈雄的这些反常举动,仅仅是由于这个“准富二代”适应能力比较差,还没有完全融入班集体的缘故罢了。

    舍友们为林朝晖庆完生日第三天晚上,也就是9月8日晚上,林朝晖找到陈雄,和他商讨关于庆生的事情。

    陈雄也很配合,对林朝晖说,庆生的事随便一点,不要搞得尽人皆知。

    晚上,陈雄辗转反侧,弄得床铺吱呀吱呀地响。大家以为陈雄在为第二天的生日而高兴,也就没有当作一回事。

    陈雄的眼睛布满血丝,整个晚上都没有合眼。

    在东方露出鱼肚白时,陈雄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给陈军发了一条短信。

    “爸爸,我走了,请原谅我的不孝行为,如果我的死能够换取妈妈的解脱,我也就高兴了。这个暑假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知道了生和死之间竟然相隔如此之近。死不足惜,生也不值得我留恋。爸爸,你不要担心我,有郑彪、东东、海燕、林楠他们在九泉之下陪伴我,我会过得很快乐。爸爸妈妈,我们来世再见。”

    陈雄悄悄从床上爬起来,穿上一身洁白的运动装,走到阳台的窗户边。

    这天的天气很好,天空湛蓝,像被洗过一样。鲜红的太阳从东边冉冉升起,阳光照在身上,温暖而又明亮。近处,是绿荫掩映下的校园,小鸟在晨曦中欢快地叫着飞来飞去。

    陈雄拿起手机,按下发送键,将短息发送出去。

    少年将手机放回床上,回头看了看林朝晖,然后爬上窗台,迎着阳光,飞身跳下。

    林朝晖和舍友正在睡梦中,突然被陈雄的手机铃声吵醒。

    “草!谁那么执着,还让不让人睡觉!”林朝晖骂道。

    刚想翻身睡去,铃声又响了起来。

    林朝晖有点恼怒,便从床上坐起来,循着声音看去,发现手机铃声来自陈雄的床头。仔细一看,床上空无一人。

    “新生宿舍楼有个男生自杀了!”隐隐约约听到楼下传来嘈杂的声音。

    林朝晖跳下床,穿着短裤跑到阳台,伸出脑袋往下一看。楼下黑压压站着一堆人,人群中间躺着一个男生,鲜血流了一地。

    “这样的孬种,死了算了!”林朝晖嘀咕着。

    这时,陈雄的手机第三次响了起来。

    林朝晖有些疑惑,跑回宿舍,拿起手机一看,呵,是陈雄的父亲陈军打来的。

    林朝晖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手机那头立刻传来陈军焦躁的声音:“陈雄,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和你妈妈祝你生日快乐。以后这种玩笑就不要再开了,你妈妈被你的短信吓得睡不着觉了。”

    林朝晖道:“陈叔叔,我是林朝晖,我不是陈雄。”

    “是朝晖啊,那陈雄呢?陈雄在哪儿,你赶紧叫他过来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陈军不安的声音。

    “他不在宿舍,我去找找看。找到了,我会叫他给您回电话。”

    林朝晖挂掉电话,赶忙翻出陈雄发出去的短信。

    林朝晖越看越觉得害怕。

    “不好!”林朝晖心里咯噔一下,脸刷的一下,变得像纸一样煞白。

    林朝晖边穿衣服边喊道:“大家快起床,陈雄恐怕出事了。”说完冲出宿舍,朝楼下奔去。

    林朝晖挤进人群,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陈雄脸朝下,静静地趴在地上,已经没有一丝生命气息。

    林朝晖蹲下身子,抱起陈雄,哭喊道:“陈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走了,你父母亲怎么办!要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今天是他的生日?在生日选择自杀?”

    “心里肯定有无法承受的痛苦才走上这条绝路。”

    “现在的年轻人太脆弱咯。”

    “如果这事摊到我的头上,恐怕也很难承受。”

    “你啊,说不定会去杀人哩!”

    林朝晖抱着陈雄,满身是血,哭得像泪人一样。

    陈雄的班主任刘先奇、学校老师和警察先后来到了现场。

    林朝晖将陈雄的手机递到刘先奇的手中,道:“刘老师,这是陈雄的手机,他跳楼之前发了一条短信给他的父亲。”

    刘老师看着短信,沉默了良久,然后拨通了陈军的电话。

    “陈军家长,您好。我是陈雄的班主任刘先奇,我很悲痛地告诉您,您孩子陈雄跳楼自杀了,您赶紧到学校处理后事吧。”

    “陈雄真的自杀了?”电话那头的陈军只说了一句话,便长时间保持沉默。

    刘先奇道:“陈军家长,您节哀吧!有什么事需要我做的,您尽管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