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阿红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5本章字数:1413字

    “谢谢……”电话那头传来微弱的声音。

    此时,陈军正坐在客厅里喝早茶,阿红在厨房里做早餐。

    这段时间,阿红虽然坚持和陈军分居,但是心情比先前好了很多,高兴时还会哼哼小曲,跳跳广场舞。

    陈军很高兴,心想: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在床上和阿红顺利会师了。

    但世事无常,陈军没有高兴几天,就听到儿子自杀的噩耗,而且是在儿子生日这一天!

    陈军不想隐瞒阿红,这么大的事想瞒也瞒不住。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决定将儿子自杀的消息直接告诉阿红。

    陈军强忍着心中的悲痛,陪阿红吃完早餐。

    洗刷完毕,陈军道:“阿红,你马上去收拾一下,我们去S大学财经学院吧。”

    “想去给雄儿庆生吧,需要那么隆重吗?你比我还宠他哩!”

    “不,我们没有机会为雄儿庆生了。”陈军神色黯然。

    “呸呸呸,你这乌鸦嘴!”阿红不高兴起来。

    “刚才你不是看到了雄儿发来的短信吗?他真的自杀了。”陈军强忍住泪水。

    “开玩笑你也当真?别吓我!”

    “真的,是雄儿的班主任刘先奇刚刚打电话告诉我的。”

    阿红紧张起来,她抢过陈军的手机,拨通了刘先奇的电话。

    电话刚打到一半,阿红就昏厥过去。

    陈军抱着阿红,用指甲掐着她的人中。

    阿红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道:“陈军,我能承受,我们出发吧。”

    “阿红,你……”陈军简直无法想象,阿红居然如此平静。在他的想象中,阿红肯定会歇斯底里地大哭大闹,悲痛欲绝。

    但是,这看似平静的反应,却隐藏着更可怕的东西,这是陈军没有觉察到的。

    哀莫大于心死,阿红的心已死,她的内心不再挣扎。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认了吧。”陈军搂着阿红,安慰道。

    “我认,我认命!”阿红推开陈军。

    陈军看着妻子无神又无助的眼睛,无言以对。

    陈雄的丧礼,是在阿红的沉默中结束的。在这期间,阿红没有掉一滴眼泪,没有说一句话,没有挤出一丝笑容。她保持着可怕而反常的沉默,让陈军、邹兴池、刘富芳心生一丝不安。

    丧礼办完当天,刘富芳夫妇来到阿红的家。

    刘富芳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不要总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阿红苦笑了一下,说出了三天以来的第一句话:“你的意思是雄儿不是被我克死的,是他自取灭亡,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吧。”

    “当然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咯。”

    “可是,我坚信雄儿是被我克死的,我罪孽深重,罪不可赦!”阿红垂下头,眼神散乱。

    邹兴池推了推刘富芳,用眼睛暗示着妻子。

    阿红对邹兴池苍白地笑道:“别责怪富芳了,她说得在理,我不怪她。”

    刘富芳和邹兴池不知该怎样回答,沉默着。

    陈军泡好了茶,斟满了,一一递到邹兴池和刘富芳面前,道:“这几天大家辛苦了,我和阿红感谢大家。”

    “都是自己人,你就不要客气了。你也把心情放宽吧,别憋屈自己。”邹兴池道。

    “谢谢,你们也一样,不要一直老想着钱的事,事情总归可以解决的。”

    邹兴池点点头,道:“没法子的事,欠别人两百多万元,只能把房子卖了。”

    “唉!”阿红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阿红,别悲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刘富芳道。

    “我困了,我想睡一觉,不陪你们了。”阿红努力地从沙发里站起来,摇晃了一下,没能站稳,又跌坐回沙发里。

    “阿红,你身体太虚弱了,要多休息,多吃点东西。”邹兴池道。

    “没有事,你们不要担心我。”阿红在刘富芳的帮助下终于站起身,慢慢走进卧室,关上房门。

    “陈军,这段时间你要照顾好阿红,我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刘富芳低声道。

    “是啊,阿红这段时间白头发长了不少,人也虚弱不堪,确实不能太大意。”邹兴池顿了顿,道,“是不是送她去医院休养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