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一切都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1339字

    一阵电击的酥麻感,一道火光在脑海里划过。

    臀部剧烈的疼痛感,让我睁开了眼睛。

    依旧是难闻的医药水味道,偌大的病房显得有些空洞。

    隐隐约约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黄萌的脑袋凑了过来。

    “姚小姐,您醒了。”

    “我……我怎么了?”

    “万幸,医生说送到医院及时,只要今天能够醒过来,就没大碍。”

    记忆里,我好似看见了火光。

    “发生了什么事情?”

    “姚小姐,公寓因为电路故障引发了火灾,整个房子都烧毁了,靳总好不容易将您救出来,庆幸都没有大碍。”

    火灾?

    听见人都没大碍,本身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知道房子被烧毁了,我的心又忍不住抽了一下。

    那个房子几乎记录着我跟靳少宁的全部,房子毁了,也就好像我们的情感走到了尽头。

    还记得他第一次带我去那里的时候,将一张卡塞在我的手心里。

    “从今往后,你就住在这里了,这张卡,你拿着,按着自己的喜好布置。”

    我讪讪地问:“靳先生,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不是你求我救你的吗?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

    “可我一无所有,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

    他本是要离去,听我如此说,回了头,瞧着我。

    “不要辜负我的救命之恩,就是最好的报答。”

    往事如烟,过往的卿卿我我,情情爱爱,终究飞灰湮灭,消失殆尽了。

    “那个贱女人呢?”

    还未来得及从愁绪与伤痛之中回神,靳夫人充满怨愤的声音纷至沓来。

    我本能的紧张,想要从床上下来,条件发射地喊:“妈……”

    不曾想,脚跟还未站稳,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一个耳光迎面而来,一股辛辣的疼痛感袭来。

    “谁是你妈?你有什么资格嫁给我的儿子,做我靳家的儿媳妇?我不过是看重你肚子里的孩子而已,原本想着等孩子落了地,再好好处置你,你倒是不客气,没有保住我的孙子,又把我的儿子害成了这幅样子?”

    尽管我一直知道她在意的是孩子,但是,当我亲耳听见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感觉很痛心。

    我是真的以为我会有个完整的家庭。

    “你这是离婚协议书,赶紧签了给我滚蛋,不准你再靠近我的儿子一步。”

    她将一叠A4纸摔在我的脸上,我被她的力度逼退几步,臀部重重地坐在病床上,瞬间感觉疼痛裹住了整个身体。

    黄萌见势急忙过来挡住她,“夫人,请您不要这样,靳总昏迷之前,特意交代,不准任何人伤害到姚小姐。”

    我有点迷茫地瞧着黄萌,“你不是说,少宁没事儿吗?”

    即便他如此待我,我却依旧是发自肺腑地担心他,那是让我痴迷了五年的男人。

    靳夫人恨恨地道:“托你的福,我的儿子进了手术室,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我慌了,黄萌急忙解释:“房子烧起来后,又引发了屋内小范围的爆炸,爆炸物进入了靳总的手臂,必须做手术取出来,已经没大碍了,不要紧。”

    靳夫人冷笑一声,“不要紧?黄秘书没有当过妈,自然不明白我这当妈的有多心疼。”

    黄萌见靳夫人更为动气,再不敢说什么了。

    母鸡也知道护着小鸡,何况是人呢。

    可是,他一句不想要孩子,就把我的孩子弄没了。

    我心灰意冷地捡起那份离婚协议书,靳夫人趾高气扬,“净身出户,你休想从我靳家拿走一分钱。”

    我瞧着离婚协议,又瞧着我左手上的钻戒,这是领证的时候,他在民政局给我戴上的。

    他没说什么煽情的话,只是说:“我原本可以给你更好的求婚与婚礼,可你太不听话了。”

    那一刻,我还感觉到了温存,认为他接受了这一切,如今想想,他可能仅是不想受他父亲的威胁吧。

    “您放心吧,我要是贪图靳家的钱财,也不能这样无名无分地跟了他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