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我来试试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6:05本章字数:2132字

    在几名同事的帮助下,这才第一时间的赶到医馆,可张医师的脸色,让谭欣有种很强的预感,爷爷病得很重!

    “急性中风!”张医师仔细搭了会脉,眯着眼睛猛得一睁,扭头对医馆里的弟子道,“拿针来”

    张医师示意弟子将老者衣服解开,手在老者身上摸索着,确定了穴位后,接过弟子递过的银针,缓缓的刺去。

    看着细长的银针扎入老者身体,周围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这一幕。

    老人面色依旧惨白,呼吸急促,四肢抽搐,那银针刺入显然没有起到丝毫的效果,但张医师却不停顿,手法娴熟的将几根银针刺入老者的身体。

    几根银针刺入,张医师的神色已然变得凝重,额头也出现了细汗。

    其手已经开始发抖,轻轻摇头叹气,神色愧疚的看向谭欣。

    医馆内顿时安静无声,张医师虽没说话,但其的意思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一时间医馆内弥漫着一股悲凉的气氛。

    张医师无能为力,病人却不能耽搁太久,如果再不救治的话,轻则失去行动能力,重则就此撒手,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遭受折磨,夏天做不到如此狠心,收拾了下心情,来到谭欣身边,“要不让我试试!”

    那张医师的话已经让谭欣绝望,双眼通红,泪珠凝结,从俏丽的脸蛋上划过,这让夏天心中没由的一痛,微笑着冲谭欣点点头。

    谭欣望着夏天,好似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般,猛地抽泣了下,一把抓住夏天的袖子,嘴唇颤抖,迫不及待的指向正躺在病床的上老人,一时间激动的她说出不话来。

    夏天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示意她不要着急,也不耽搁很快走到老人的面前,冲那张医师微微点头,随手拔下老者身上的银针,抬手在老者四肢上轻摁着。

    看到一位陌生的人,连招呼也没打就自作主张的替老人医治,张医师刚想开口喝止,可是,话还没出口,瞳孔猛缩,夏天的动作看得他目瞪口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闹道,夏天的手法在张医师的眼里有着大大地蕴含玄机。

    “这是什么按摩手法?”张医师看得呆滞了,他感觉得到,这套按摩的手法对老人的身体所形成的效果,有着极其显著的作用!

    夏天看了眼老人此时的情况,神色依旧平静,这一份淡然自信到极点的气质,也让谭欣原本已经绝望了的眼神出现了一丝的希望。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之前在火车上就是这个样子让已经心脏衰竭的老爷爷死而复生,他一定可以的!

    夏天飞快的从随身的包里拿起了一根长针,银光乍现,众人均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当他们看到夏天手中的银针轻微颤动并且发出刺耳的嗡声是,神色再次变得惊讶。

    夏天手指夹着的长针的一头,另一只手指依旧在老者身上轻柔,赫然一道银光闪过,其手上的那根银针已然刺入老者的身体!

    这一针刺入,轻微抽搐的老者渐渐的平缓下来,呼吸也开始正常。

    众人已经彻底的呆了,看着眼前的乡下小子飞快的拿起银针,刺入老者身体,那动作,竟然是那般的优美,仿佛那银针在手中跳舞一般。

    张医师也彻底的怔住了,蹲坐在地上,双手颤抖,眼中猛然涌出一股浓烈的激动来。

    银针落下,手掌有条不絮的给老人按摩,随着一根根银针扎在老者身上,夏天的动作也越来越轻缓。

    老人终于动了,一直紧闭的眼皮轻微的跳动了下,缓缓的张开。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才真正意识到这根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针灸针,却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神奇效果。

    这才是炎黄民族流传了数千年的瑰宝。

    众人均感觉今天不虚此行,看向夏天的眼神也都变了。

    “爷爷……”

    见老人苏醒,谭欣顿时惊喜,急忙蹲下去小心翼翼地将老人扶起,“爷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人神色茫然满然的四处看了看,“小欣,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中年警察也长长地舒了口气,身子一僵,正色道,“报告,这里是回春堂!”

    刚刚张医师对老人的急病束手无策的时候,谭欣已经是彻底绝望,如今见夏天成功救回了老人,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紧绷的神经再也忍不住,扑进老者怀中,放声哭泣。

    老者安抚着吓坏的谭欣,回头冲那中年警察烦了个白眼,“一边呆着去”随后转头看向张医师,眼中满是慈爱,“小张子,是你救了我?”

    张医师赶忙摇头,指着夏天,神色有些尴尬。

    夏天惊奇的看着这一幕,感情老头跟这张医师还认识。

    “小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谭某没齿难忘!”老者惊奇的打量着夏天,点头道。

    “救死扶伤本是医者的职责。”

    夏天傲然而立,这句话说得字正腔圆,惹得周围人纷纷叫好,就连那老者也是眼前一亮,轻轻点头。

    围观的群众见到老人没有了危险,也松了口气,各自又去忙手头的事情,医馆内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场景。

    夏天好想抽自己一巴掌,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好不容易出手一次,可什么都没捞到,这不是自己的风格啊。

    本还想冲这老头要点辛苦费,可看到低声呜咽的谭欣,夏天叹了口气转身一甩背包,朝外走去。

    “小伙子请留步!”老者的声音再次传来,夏天眉头跳动,脸上挂上了一丝坏笑,身子却依旧朝门口走去。

    “站住!”一声爆喝,让夏天下意识站住了身子,一脸苦闷的回头看向谭欣。

    老头显然也被谭欣这一嗓子吓一跳,苦笑着来到夏天身边,“小伙子多多谅解,我这孙女脾气有点冲!”

    夏天翻了翻眼皮,摇头微笑,“大爷还有事?”

    “小伙子刚来东海?”老者面露疑惑,又上下看了眼夏天,“还没地方住吧,走吧,跟着我老头子走,先给你找个地方落脚!”

    夏天眉头一挑,看着老头,心生警惕。

    “你出站那会我就看到你了,身上就揣着几十块,你还想找找地方住?住桥洞你都找不到地方”看出夏天疑惑,老头凑近身子,在夏天耳旁轻声说道,“另外,老头子还想求你帮个忙,有报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