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次相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0本章字数:2244字

    一个黑影鬼魅般的在黑夜中疾行,他的身后,三三两两的人错落相追,消了音的枪,子弹飞出时与枪膛发生的摩擦,还是引起了闷闷的响声,却不足以惊醒沉睡中的人们。不知是哪个粗心的住户忘记了锁窗,给了黑影一个绝佳的机会,敏捷的身影像夜行的蝙蝠一样,一窜而入。

    灵婉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公寓里,机械的拿出钥匙,然后开门,室内的空气扑面而来,不是熟悉的桂花香,而是一股......血腥味......灵婉儿心中一惊,手一松,钥匙滑落到地上,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响亮。她定了定神,屋子里,除了血腥味儿,还弥漫着一股使她无法转身逃走的味道。她天生奇特,禀赋异人,屋里的人的气味,让她心安,让她迷恋,所以,她必须进去!

    她捡起钥匙,慢慢的挪进屋子里,“我......进来了,我......开灯了......”小手还没有碰到灯门,就被一把扯了过去。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一把锋利的刀抵在了灵婉儿的脖子上。

    “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不伤害你,能做到吗?”冰凉的触感并没有吓到灵婉儿,她眨了眨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许开灯。”在寂静漆黑的夜晚,如果开了灯,恐怕会引起黑衣者的注意。“要是敢耍花样,下一秒我就能要了你的命。”低沉的声音冷冷的警告着,仿佛杀人只是一件和穿衣吃饭一样平常的事情。他把大手从她的嘴上移了下来,刀子却是未动分毫。

    “你受伤了......要紧吗?”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灵婉儿的嗅觉,使得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关你的事。”

    脾气真是又臭又硬,灵婉儿在心里嘟囔,要不是自己的禀赋异于常人,恐怕会被他吓到呢。

    “我帮你包扎一下吧,我是护士。”

    他看着她,宛如星辰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不是恐惧,而是真真实实的关心。这个女人,究竟是善良的过分而像个白痴?还是经过特殊训练而深藏不露?伤口传来的阵阵疼痛感让他不能多想。现在,他确实需要处理一下伤口,要不然,身上的血都要流干了。

    明晃晃的刀子从雪白的颈子上移了下来,灵婉儿马上走到抽屉旁边,拿出包扎用的东西。“不开灯的话我看不清楚你的伤口,还是......”

    “我说过不许开灯!”硬生生的打断了灵婉儿的话。

    “哦。”灵婉儿垂下小脸,显得有些沮丧。

    “你是不是想耍什么花样?”暴戾的男人狠狠的拽住灵婉儿的胳膊,冷峻的脸上满是杀气。

    凶什么凶,灵婉儿微微嘟起小嘴,我不就是想开个灯?好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一样!灵婉儿心里虽然不服气,但是嘴上还是服了软,“我没想耍什么花样......”

    “那样最好!”男人甩开灵婉儿的胳膊,她的手腕红了一大片,疼的她直咧嘴。

    真是世界上第一凶!

    “枪伤,会处理吗?”

    枪伤?我怎么可能会处理?我可是一等良民!连枪都没见过!你当是喷水枪啊?

    “会!”豪言壮语脱口而出,其实经常在电视上看见。那句话怎么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男人嘴角浮出一抹冷笑,“很好!”

    明明通过自己的禀赋能够了解这个男人,也想要亲近这个男人,可是在看见男人嘴角浮出的冷笑之后,灵婉儿还是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要是一般人,恐怕十个也冻成冰块了吧。

    “我去给你拿一些酒。”先麻醉一下吧,要不一会儿剜肉还不得疼死?

    男人接过白酒,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仰头灌了起来。等喝完白酒,看见灵婉儿正在研磨药片,然后用火为一把刀子消毒,确切的说是一把水果刀,一会儿,这把水果刀将刺进他的肚子里。灵婉儿神情非常专注,动作也比较娴熟,这让男人心里又提高了一丝警觉,这个女人,不寻常!

    灵婉儿拿起刀子,手却发起抖来,刚才摒除杂念,所以没觉得害怕,可是突然意识到,她要用刀在人的肚子里把子弹取出来!虽然并不晕血,但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护士,动刀的事情她只看医生干过,现在毫无心理准备的轮到自己上阵,怎么可能不害怕?

    男人也看出灵婉儿的恐惧,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审视与怀疑,然后一把拿过刀子,准备亲自动手。子弹并不是太深,这颗子弹,是从墙壁上反弹然后射进腹部的,因为在墙壁上卸去了一部分力量,所以子弹并不是太深,要不然,恐怕今天就要成为亡魂了。这次的刺杀,绝不简单,追杀他的人,身手,枪法都是一流,不仅如此,自己今天晚上的行动路线,很是保密,他们又是如何得知的呢?恐怕是因为......内鬼!

    男人将刀子刺入腹部,顿时冷汗直冒,刀子在肚子里搅动着,血腥味随着刀子的进入突然增加。灵婉儿紧张的看着男人,她咬着自己的拳头,心里祈祷着子弹赶快出来。

    汗水滑过男人棱角分明的脸,慢慢浸入染了血的衣服里。子弹好像和他玩起了捉迷藏,迟迟不愿露面。灵婉儿看着男人血色变得越来越少的脸,焦躁不安起来。快出来啊,快出来!老天爷,你帮帮他,求求你了!

    随着一声闷哼,子弹应声而落,男人也虚脱般的掉了手中的刀子,灵婉儿赶紧拿起研好的药片,准备给他洒在伤口上。

    “那是什么?”声音有些微弱,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你都半死不活了还凶什么凶?“是止疼药和消炎药,我把药片研成粉末,对你的伤有好处的......”灵婉儿弱弱的回答。

    “你哭什么?我没死你很失望吧!”男人拽过那些粉末,直接倒在了伤口上,这样粗鲁的举动让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嘴角也抽了抽。

    灵婉儿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这才发现竟然是满脸泪痕,刚才自己因为担忧他的伤势,根本没注意自己居然已经哭成这样了。

    刚想开口反驳,却发现他的伤口变得更加惨不忍睹了。白色的一大片,混着浓浓的鲜红,沟沟壑壑的那样不平整,灵婉儿赶紧拿起纱布替他包扎。

    “怎么能这样不爱惜自己?你难道没有痛觉吗?你这个混蛋!”灵婉儿大声训斥道,眼泪再次决堤而出。

    男人一愣,他不明白她这份关怀从何而来,只是这样的感觉让他想起了早早去世的母亲,但是只是一瞬,这感觉便被生生的遏制住了。

    可是,掉进湖里的那颗小小的石头,引起的层层涟漪,又怎么能平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