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各怀鬼胎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0本章字数:2076字

    某间大厦里,浑身赤裸的两个人。

    “这次,我就不信司空月辰还能逃脱的了!”

    “哼,你当司空月辰那么容易对付吗?”

    “你别忘了,这次派出的人可都是顶级杀手。”

    “要是司空月辰和你一样蠢,我们就不用这样费尽心思了。”

    “你这么中意司空月辰,怎么不在他身下呻吟去!”

    “你......”女子切齿的挤出一个字。混蛋,要是他能看上我,我岂会在你的身下与你苟且?

    昏暗的包间里。

    “你说谁会接替罂锦正主的位置?是司空月辰还是司空星宇啊?”

    “司空月辰霸气十足,但是树敌颇多,而司空星宇,一个娘们,能成什么大事,老子看啊,让她在床上伺候伺候老子还差不多!哈哈哈......”

    “哈哈......”

    “都闭嘴!”一个声音像炸弹般投入到人群中,原本嘈杂的一片顿时安静下来。

    一群没用的废物!

    “全都滚出去!”司空月辰与司空星宇皆是人中龙凤,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凭你们也配对他们评头论足?闪烁的灯光细心的绘制着一张阴森的脸,思虑着各种各样的暗胎诡计。但是如果是他,想除去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高尔夫球场上。

    “爸,您还是那么厉害!”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赞叹道。

    “星宇啊,昨天,月辰是不是没有回来?”老者并没有理睬司空星宇的话,他的心思,不在这球场。

    “爸,您就放心吧,月辰的身手那么好,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应该只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耽误了,所以没有及时回来。”

    司空勉目光远眺,沉默了好一会儿,仿佛是在思考刚才话语的可信程度。

    “星宇,你觉得,你有能力接任罂锦正主一位吗?”罂锦,世界上头号暗杀组织。

    “爸,我不想接管罂锦,我只愿一心辅佐月辰,帮他稳坐正主的位置。”

    “星宇啊,月辰他......”

    “爸。”司空星宇阻止了司空勉将要说出口的话。“女儿想什么,您自然是知道的。”这么多年来,她的心思,又有几个人是不知道的呢?

    “星宇啊,现在罂锦人心浮动,暗藏杀机,以后你还是和月辰离开的好,罂锦,不适合你们啊。”

    “爸,罂锦是您一生的心血啊!”司空星宇不明白父亲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以后司空月辰位居正主,自己则是他的左膀右臂,夫唱妇随,多么美好的生活啊!

    司空勉顿了好一会,才缓缓吐出几个字,“命数啊!”然后将双手背到身后,转过身离开了,似乎不愿意再多说。放弃罂锦,他心中自然是不舍,但是,让自己的子女陷入无尽的杀戮中,时刻面临丧命的危险,他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啊!现在的司空勉,非常后悔将两个孩子带入到杀戮的世界里,他现在只想让他们平凡,但是却很平稳的活下去。可是,染了血的双手,如何还能像平常人一样拥抱每日的朝阳?

    灵婉儿的小公寓里。

    一翻身,脚下一空,还在睡梦中的灵婉儿身子一歪,直接砸在了地上。她猛然睁开眼睛,眸子里满满的全是诧异,愣了好一会儿,大脑才恢复了正常的运作,恍然记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自己睡在沙发上,难怪会掉下来!

    司空月辰!还在吗?灵婉儿甩开身上的薄被,急急地冲进房间里。看见受伤的人还躺在床上,不觉松了一口气。要是他走了,怕是一辈子都难再见了吧!

    她走上前,细细打量起床上的人来。细细碎碎的头发,柔和的亲吻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性感的薄唇也恢复了一些血色,只是,如此好看的脸上,却有着一丝不和谐,司空月辰的眉角处,有着一道大约三厘米长的伤疤,看起来很深,即使已经愈合了,灵婉儿还是觉得特别的疼!司空月辰,这是你真实名字吗?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这么多伤呢?

    灵婉儿摇摇头,悄悄的退出了房间,昨天晚上他流了那么多血,应该好好补补才是。

    “月辰,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已经是下午一点,司空月辰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灵婉儿有些担心,不论是直觉上还是理论分析上,司空月辰也不应该是一个嗜睡的人。

    “月辰......”她伸出小手,可是又有些害怕,不会一摸然后发现已经变得冰凉了吧?她咬咬手,在心中生气的喊道,灵婉儿!你在瞎想什么?!

    “月辰!”声音大了许多,小手也摇起了司空月辰。

    “走开!”声音中没有一丝睡意,反而是充满不屑的冰冷斥责。

    “你......你醒啦?”醒了你不起床!难道你是超人不用吃饭的吗?

    回答灵婉儿的是无尽的沉默。

    “你饿了吗?我做了一些吃的可以补身体......”灵婉儿刚要献宝似的汇报自己做了什么吃的,看看司空月辰喜欢吃什么,却被他投射过来的两道目光吓得不敢说话了,那眼神,简直是两把小刀子啊,刷刷刷,要你命!

    “端过来!”声音冷得真像阎罗王索命啊。

    灵婉儿像只大老鼠,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离开了房间。司空月辰,超凶!不过转念一想,灵婉儿又笑出声来,那眼神,不会是饿疯了吧?刚才想要表达的不是要你命,而是......快给我吃的!

    “笑什么!还不快点!”

    “是!”奴婢遵旨!当然,后一句灵婉儿是不敢说出声的,只能在心里说说。

    看着眼前这么多吃的,确实全都是补血的,红枣性暖,养血保血,和桂圆搭配在一起,熬制成粥,上佳,动物肝脏,经过细致独特的烹饪之后,细滑却又不油腻,清淡爽口的菜肴摆满了一桌子,让人食欲大振。看着眼前这么多样精心烹制的食物,司空月辰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但是脸上,还是挂着那万年不化的冰山!

    “好吃吗?”灵婉儿眨着那双大眼睛,一脸期待的问道,她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自信的。

    “不好吃!”虽然冷冷的说着不好吃,但是嘴上却是吃个不停。

    看着心口不一的司空月辰,灵婉儿的嘴角不觉挂上了甜甜的笑,他真是好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