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黑色别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1629字

    司空月辰坐在车上,情绪并不高涨,本就阴冷的脸变得更加冰冷,前面开车的司机如坐针毡,手心,额头上出满了汗,一颗心脏似乎要跳出胸腔。

    司空月辰用手支着额头,如墨的眸子里满是阴霾,背叛我的人,你准备好接受游戏的惩罚了吗?我一定会让你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后悔!真希望你别死的太快了!

    车子徐徐开进一幢别墅,别墅门前已经停了许多车辆,黑色居多,阴沉的气氛像极了吊唁送葬的队伍。

    “少主,您回来了,听说您受伤了?不知道伤的严不严重?”说话的是罂锦夜律堂的堂主邱正耀,计谋一等,才华过人。

    “邱堂主,不知何时你也听信起谣言来了?”司空月辰漆黑的眸子变得更加黑郁,邱正耀是如何知道自己受伤一事的?难道他是游戏策划者?那如此试探岂不愚蠢!他绝对是一个高超的游戏者,而且也绝对正在享受着这场游戏。

    邱正耀并没有因为司空月辰的讽刺而显出尴尬,仍旧平淡的说道,“邱某以为,谣言一事,必定事出有因,若是有心者故意为之,恐怕用意不浅呐。”

    “邱堂主,这里人多耳杂,若是真有人故意为之,恐怕也会将你计划在内吧。”司空月辰邪魅一笑,眉眼中尽是鄙夷。

    辨不清是敌是友,亦或者时敌时友。

    邱正耀低头拱手,语气里却没有一丝谦卑,“少主提醒的是,是邱某鲁莽了。”

    不再理会邱正耀,司空月辰大步走进别墅中,伤口,叫嚣般的刺痛着。

    进入别墅,只有一个人。

    “回来啦。”司空勉坐在沙发上,眼眸紧闭,就连说话时,也不曾睁开,整个人沉寂的如同一尊铜像。

    司空月辰停下脚步,正坐在司空勉对面。

    “正主突然发下敛魂帖,该不会是为了选拔下一届正主之事吧?”敛魂帖一出,罂锦成员必须在三天之内汇合完毕,如果有谁未能及时出现,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会被追杀令追杀,天涯海角,唯死方休。

    司空勉并未回答司空月辰的问题,只是摆了摆手,略显疲惫。

    司空月辰见司空勉无意理会自己,也并不多言语,太多的提问,只会让他丧了主动权,所以,他要让司空勉,求他说!

    缓缓拿起桌上的一个高脚杯,手一松,高脚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裂个粉碎。

    司空勉猛地睁开双眼,机警地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司空月辰的身上,“昨天为什么没有按时回来?”

    司空月辰依然不说话,他将修长的腿搭在桌子上,然后动作依然很迟缓地从怀里掏出一个浅色的纸包,染着几滴鲜血,带着猩红的美 。

    “月辰,我是你的父亲,难道我们父子二人就非要如此针锋相对吗?”

    “正主这是说笑了,我哪敢和您针锋相对呢。”司空月辰双眸微眯,似笑非笑的回道。

    “月辰,我知道,对于星宇的事……”

    司空月辰猛地将手中的纸包掷向司空勉,打断了他的话。

    “看看是不是你要的东西。”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屋里回荡。

    司空勉见司空月辰不愿提及司空星宇的事情,只得作罢,他低头,打开沾血的纸包,双手竟不由的颤抖起来。

    对面的黑色双眸清楚的捕捉到了司空勉的颤抖,这东西对司空勉有什么秘密,竟然让他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月辰,”过了好一会,司空勉才勉强开口,“那个人……”

    司空月辰把手比在自己的脖子上,“砍下来,才拿到了东西,那个人,估计是活不了了。”

    司空勉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昨天你为什么没有回来?你是不是受伤了?”

    “正主不必担心,在完成承诺之前,我是不会死的,不会让您吃亏的。”司空月辰站起身,越发的冷峻起来。

    司空勉也站起身,挡在司空月辰前面不让他走,几度开口,却如鲠在喉,发不得半点声响,最终只能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手里,还紧紧地攥着那个染血的纸包。

    司空月辰冷笑一声,漠然的向二楼走去。

    走进屋子,反锁房门,司空月辰立即为自己包扎伤口,伤口已经裂开了,如果血腥味太重,自己受伤的事就瞒不住了。

    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不合时宜的跳到司空月辰的眼前,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想起那个女人?

    司空月辰不禁皱起眉头。

    “月辰,烦心的事情,等着身体好些的时候再想,现在就好好休息,好吗?”

    他居然在回忆那个女人说过的话!是因为那时他也皱眉头了吧,柔软的小手,带着微微的冰冷,很舒服。

    自己真是很不正常,大概是压抑太久了吧。司空月辰穿上衣服,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那份柔软,不该是他留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