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以暴制暴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426字

    “小护士,你给打针的时候这屁股怎么就不疼呢?”一个老婆婆笑着说道。

    “是啊,这个小护士心细着呢!”同一个病房的另一个病人附和道,三十几岁的样子。

    “杨奶奶,李大姐,你们两个就别夸我啦,我这就要骄傲了!”灵婉儿灵动的眸子里满是笑意。“你们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按铃叫我。”

    “这孩子,多喜人,快去吧,杨奶奶我呀,不能独占着这个开心果啊!”病房里顿时传出一阵阵笑声。

    灵婉儿端着药盘,走出了病房,脸上的笑意却一下子黯淡了下去,司空月辰,已经离开十五天了。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灵婉儿护士吗?看你这张苦瓜脸,你也有春风不得意的时候啊?”对面走过来另外一个护士,化着不适宜的浓妆,挖苦的语气太过明显,嫉妒的心理可想而知。

    灵婉儿其实早就知道她的存在,在张瑛从拐角出现之前,她就知道了,这般作呕的气味,她只想快点离开。

    “灵婉儿,你当真以为别人都喜欢你,你就高高在上了?”张瑛一把抓住灵婉儿,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要不然,她,她张瑛就得气死了!每次灵婉儿见了她,全然把她当做空气,这种忽视,让身为院长女儿的她,让一直受人追捧的她,受不了!!

    灵婉儿要是知道张瑛的想法,一定会当场否决的,把她当做空气?要是空气是那么恶心的味道,她一早就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灵婉儿顿了一下,然后低垂的眼眸缓缓抬起,迸射出的寒意席卷四周。“但是,就凭你,还不配这么和我说话!”接着一把甩开张瑛的手。她灵婉儿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从来不是!

    张瑛震惊的愣在原地,原来灵婉儿,不是她张瑛能对付的人,但是,这口恶气,怎么能咽得下?

    张瑛飞快的走到院长办公室,推开门之后,一下子扑到桌子上。

    “爸,你一定要替瑛瑛做主啊!”张瑛一边说着,一边挤着眼睛,挤得狠了,眼睛里微少的眼泪终于被挤了出来。

    “谁欺负我们瑛瑛啦?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肉肉厚厚的手为张瑛抹去了那少得可怜的眼泪,“别哭啦,你的妆都花了,这样瑛瑛就不漂亮啦!”

    “是那个护士,那个灵婉儿,她不把我放在眼里!她欺负我!”

    “哦?是那个灵婉儿啊......”张竟亮别有意味的说着。

    这样的眼神,张瑛又怎么会不认识,于是心中顿生妙计。

    “爸,你看上那小妮子了?”

    “瑛瑛,你这话可不要乱说,要是让你妈知道了,她还不把我的皮扒了。”

    “爸,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张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哪还有刚才的可怜模样。

    “可是那灵婉儿......看起来不像以前的小护士那么容易弄到手啊!”张竟亮摸了一下下巴,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爸,你就放心吧,瑛瑛一定会帮你的!”张瑛抹了一把花了妆的脸,灵婉儿,你就等着吧!有你哭的那一天!我看你能骄傲到几时!

    “那这事,可不能让你妈知道啊。”

    “一定不让妈知道,你就等好吧!”

    “嘿嘿,嘿嘿。”张竟亮肥肉横生的脸,上下跳动着,眼睛里流泻出的猥琐的光芒,仿若那灵婉儿已经轻解罗裳,面带桃花的等着他品尝了......

    “灵护士,张院长找你过去一趟。”一个小护士弱弱的说着,仿若已经看到了灵婉儿未来悲惨的命运。张竟亮荼毒小护士的行径,早已在医院传开了,这个小护士,虽然很同情灵婉儿,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还好没有轮到自己头上。

    “我知道了。”灵婉儿浅浅一笑,对于事情,她比任何人看得都更加透彻与清明,张竟亮看上她的事,她早就通过他一身的欲望之味知晓了,忍了这么久才有小动作,倒是难为那个色坯了。

    灵婉儿拿起桌上的药盘,开始为病人配药,丝毫没有要去找张竟亮的意思。

    “灵护士,你......”你怎么还不去啊?你在这里磨磨蹭蹭的,到时候张院长为难起我来,我可怎么办啊?

    “三号病房的病人该吃药了,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而已。”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我替你送过去吧,你还是先去张院长那里吧。”

    无事献殷勤啊,灵婉儿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我一会就去,你忙你的去吧。”其实小护士的心理,她还是能理解的,所以灵婉儿也无意为难她,因为为难她,毫无意义。

    “那......谢谢灵护士了......”小护士说完赶紧离开了。

    躲是躲不掉的,灵婉儿深知这一点,她缓缓走到院长办公室门口,想了一下一会应该怎么摆脱那个胖院长,接着拽了拽衣袖,藏好了手上的东西。

    咚咚咚......

    “进。”声音里带有些激动。

    灵婉儿旋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张院长,您找我?”

    “咳咳......”张竟亮干咳两声,“灵护士啊,你把门关上啊,这样说话很不方便啊。”

    “张院长,我怕是关上门说话更不方便!”

    “灵护士,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可关乎你的前途,我让你关门,可是为你好啊!”

    灵婉儿看着这只老狐狸,他要耍的手段,无非就是威逼和利诱。

    “张院长,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看还是开着门更加妥贴,我的前途,自然比不上您的人身安全!”

    张竟亮在听了灵婉儿的话之后,竟然不自觉的笑了,这个灵婉儿真会故弄玄虚啊,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身安全?是不是已经吓的傻了?

    看见张竟亮的笑,灵婉儿也笑了,“张院长既然想关门,不如自己动手啊!”她让出门口的位置。

    看着灵婉儿脸上的笑容,张竟亮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了,细细揣摩她话里的意思,难道她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自己的人身安全,难道是指......张竟亮猥琐的笑了笑,起身准备去关门。

    在张竟亮背对自己的时候,灵婉儿拿出手里的东西,狠狠的刺向了他肥硕的屁股。

    “哎呦!我的妈呀!”张竟亮哀嚎起来。“你......你......你干了什么?”

    灵婉儿扬起手中的注射器,“护士替人打针看病,张院长,我在做本职工作啊。”

    看着灵婉儿一脸无辜的表情,张竟亮气的牙直痒痒。

    “你……你给我注射的什么?”屁股上传来阵阵刺痛,张竟亮龇牙咧嘴的表示抗议。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点艾滋病人的血液。”

    张竟亮一听,顿时觉得两腿发软,一屁股墩在地上,震得地都跟着颤了颤。

    灵婉儿绕过张竟亮,把注射器扔在地上,“放心吧,张院长,这次注射的只是一点麻醉药而已。”她看了一眼在地上的肉墩,冷冷的说道,“不过下一次,就说不准是什么了!您可要提前买好棺材,选好墓地!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怕,希望您记准了这一点!”

    灵婉儿走出房间,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是的,她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想拥有的,也永远,永远得不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