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高烧不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73字

    灵婉儿看着日历,在上面打上一个红色的叉,又过了一天,已经是第二十六天了,司空月辰离开已经快一个月了,这样毫无尽头的期盼与等待,她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也许,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灵婉儿拖着鞋子,缓缓地从卧室移动到客厅,她觉得今天的自己格外的虚弱,浑身上下提不起力气,头也昏昏沉沉的,看东西时,要看好一会,才能找到合适的焦距。该去上班,可是自己连走路都十分勉强,这样的状态,要如何工作,如何照顾病人呢?今天,就休息一天吧,连同心,也一并的好好休息一下。

    灵婉儿迷迷糊糊的找到手机。

    “喂,你好!”接电话的是一个声音嘹亮的女人。

    “喂,李姐,是我,小灵,我今天身体实在是不舒服,想请一天假。”

    “这是怎么啦?昨天我见你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可能是因为昨天淋了点雨,今天发烧了。”灵婉儿舒了一口气,头真晕啊!

    “那来医院输点液,不比你待在家里好得快?你来医院我还算你上班。”

    “李姐,就知道你最心疼我,可是我这浑身没有力气,就想窝在被窝里,好好的睡上一天呢。”

    “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就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假我准啦,你记得吃药,多喝白开水,好啦,你好好休息吧。”

    “嗯,谢谢李姐。”

    “小丫头,跟我还客气什么!好好休息吧!”

    挂了电话,灵婉儿拿出温度计,三十九度二,原来烧的这么高了,难怪觉得这么迷糊,她扣了两粒药丸,顺水服下,真的好苦,一下子苦到骨头里,又生病了,不过病了也好,睡着时就不会想起他了......

    医院那边,灵婉儿发烧的消息不胫而走。

    “爸。”张瑛冲进院长办公室。“有好消息!”

    “哦?有什么好消息啊?”张竟亮正坐在椅子上玩纸牌游戏,肥硕的身躯挤满了整个座位。

    “她今天发烧了!”今天绝对是个绝佳的机会。

    “谁发烧了?”张竟亮不明所以。

    “灵婉儿啊!那个扎你屁股的小护士!”生怕张竟亮不记得,张瑛急急地提醒道。

    听到这话张竟亮立即黑了脸,真是哪壶不开你提哪壶呀,那是老子的痛处!那是老子的耻辱!花没采成,反倒让花给整治了!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啊!

    “你没事提她干什么!”过了十几天,都忘了的事,你非叫老子再重温一遍痛苦!

    一看张竟亮的情绪不涨反落,张瑛有些摸不着头脑,“爸,你怎么了,你不想要那个小妮子了?”

    不想?怎么不想!可是那是硬茬儿啊,就怕到时候连老命都没了。

    “到底什么事啊?”张竟亮不耐烦的问道,要不是一开始张瑛怂恿他,他能丢这人吗?

    “爸,今天那小妮子发烧了,你不如深入敌营,然后来个出奇制胜!”

    “什么深入敌营……”张竟亮说道一半,似乎明白了张瑛的意思,

    肥硕的脸上又浮现出他标志性的猥琐笑容,“那咱们就来个深入敌营啊?”

    “哈哈哈......哈哈哈......”

    一拍即合的二人立即赶往灵婉儿的家。

    “阿姨,您是楼上灵婉儿的房东吗?”

    “我是,你们是?”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男的肥硕不堪,面露色相,女的一身护士装,看着倒是那么回事,房东揣测着二人的关系。

    “我是婉儿的同事,平时关系特别好,她今天发烧了,自己在家没人照顾,我这不放心,过来看看她。”

    “那你们直接上楼叫她就是了,找我干什么?”

    “阿姨,刚才我们敲门了,她没应声,这让人更加着急啊,可别出什么事情才好。”张瑛脸上露出急切的表情,“我是想,您给开了门,我们好去看看她。”

    房东看着女人焦急的表情,对她的话信了几分,可是这个男人算是怎么回事?“他是谁啊?”房东斜眼憋了一下张竟亮。

    “我是......”张竟亮看见自己好像被怀疑了,急忙想开口解释。

    “他呀。”张瑛把话抢过来,“他是我爸,我不会开车,他开车送我过来,看看要是婉儿病的严重,就再把我们送回医院。”哪能跟房东说出真实身份,一个小护士病了,院长亲自来看,这事情不太合常理,肯定会引人怀疑。

    “对,我是她爸。”张竟亮赶紧附和着,但是并不明白为什么不让他说出让他自豪的院长身份。

    房东再次憋了一眼张竟亮,“孩子啊,幸好你长得不像你爸啊!”

    一时间,三个人表情各异,张竟亮黑了脸,张瑛笑出声,房东一脸嫌弃。

    “阿姨,您还是赶紧给我们开门吧,别耽误了婉儿的病。”

    房东想了一下,觉得一起去看看也好。“那我和你们一起去。”

    开了房门,屋子里飘出淡淡的桂花香,沁人心脾。

    刚要进入屋子的房东阿姨被电话打断了前进的脚步。

    “喂,什么?打架了?”房东阿姨说着就要往外走,“我家小子和别人打架,进医院要做手术,我得马上过去。”一开始还担心这两个人是坏人的房东,现在一着急,就把什么担忧都抛在了脑后,门也没关,脚步凌乱的下了楼。房东的这一着急,可着实害惨了灵婉儿,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这一着急,再后面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也算是福祸相济吧。

    “阿姨您别着急啊!”张瑛现在的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刚才还绞尽脑汁的寻思怎么支走房东,没想到机会自己送上门来,这可真是老天开眼啊!

    “爸,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父女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露出一副你懂我懂的表情,“我就先走了。”

    “瑛瑛啊,你可真是我的智多星啊!”张竟亮激动的浑身抖动。

    “爸,别耽误时间了,快去吧,我走了。”临走时张瑛还细心的为他们锁上了房门。

    张竟亮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看见灵婉儿正在熟睡,细嫩的脸颊因为发烧而染上了异样的红润,显得更加诱人,张竟亮色心暴涨,一下子扑了过去,压在了灵婉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