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奄奄一息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20字

    突如其来的压迫感使灵婉儿顿时惊醒,近在咫尺的一张肉脸,厚厚的嘴唇马上就要亲到她的嘴唇,她下意识的赶快闪躲,使得那厚厚的嘴唇只亲到了脸颊。

    “嗯......香......”张竟亮没想到灵婉儿的脸蛋竟然这般香甜柔软。

    “张竟亮,怎么是你!”灵婉儿想要从张竟亮的身下逃出来,可是他那肉墩的身体仿若有千斤重,压得她根本动弹不得。“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此时的张竟亮哪有功夫回答灵婉儿的问题,软玉温香在怀,他只想着怎么品尝。不满足于只亲了一下,他又将那厚厚的嘴唇凑过来,“宝贝,再亲一个!再亲一个!”

    灵婉儿拼命挣扎,一直胳膊竟然从他的身底下抽了出来,她立马用手挡住了张竟亮下落的嘴唇。

    “婉儿啊,你怎么哪里都这么香呢?”张竟亮眼中带着猥琐的笑,“宝贝,你让我亲一个,我让你做护士长!好不好?来,再亲一个!”他拽下灵婉儿的小手重新按在身下,低头一通乱亲,灵婉儿虽然极力躲闪,但是脸上,唇上,都没能躲过张竟亮的蹂躏。

    “张竟亮......你这个......畜生!”灵婉儿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也因为被压得时间太长,说起话来有些力不从心。

    “宝贝,你别哭啊!我会对你好的,我保证,行不行?”

    灵婉儿知道自己在体力上不占优势,所以只能智取,现在首要任务,就是让这个肉墩从自己的身上下来,“你说什么......对我好,你现在压得我......难受死了......”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张竟亮,晶莹的泪珠缓缓滑下,这幅可怜兮兮样子,真真是惹人百般怜爱。

    听完灵婉儿的话,张竟亮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么重,而她那么娇小,把她压坏了可怎么好?

    “那我起来你可得保证不能跑!”张竟亮色迷迷的说,“你答应我,我就起来!”

    “嗯......答......答应你......不跑!”灵婉儿感觉张竟亮要是再不起来她就得被活活压死。

    张竟亮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他粗壮的胳膊撑起身子,慢慢悠悠的从她身上爬了下来。得到解放的灵婉儿,胸腔被压得生疼,狠狠的咳嗽了两声。她侧过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才被掠夺的空气,可是,张竟亮身上传来的欲望的味道,让她着实是不愿意多吸。

    灵婉儿还没有恢复过来,张竟亮就一把拽下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她身上只有一件睡衣,由于发烧出汗的原因,睡衣贴在了身上,玲珑的身子一下子暴露在张竟亮的面前,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灵婉儿,恨不能直接透视过去!又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

    灵婉儿赶紧从床上跳下来,一刻不停的冲向门口,逃!快逃!她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可是还没跑两步,就被张竟亮钳制住了。他一只胳膊紧紧的抱住灵婉儿,另一只胳膊绕到前面,袭上了那饱满的胸部。

    “你无耻!你混蛋!”张竟亮的胳膊就像是铁臂,任凭灵婉儿如何撕扯,也依旧是纹丝不动。女人的力气本就比男人的小,即使是张竟亮这样的老男人,也还是占了上风,更何况现在灵婉儿还发着烧,身上的力气更是大打折扣。

    “宝贝,别怕,我就是摸摸......就是摸摸。”手上传来的美好触感让张竟亮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

    其实张竟亮说的是实话,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能力了,他有的只是色心,他看见漂亮的女人,心里总是痒痒的很,别的干不了,能让他摸一摸,亲一亲,他也就非常满足了。

    灵婉儿用脚狠狠的跺张竟亮的脚,但是微小的反抗肯本无法逃脱张竟亮的钳制。

    “求你了.......张竟亮,张院长,你放过我吧!”灵婉儿无助的哭诉着,“求你了......你想想,你想想,我和你女儿一样大......我......”

    灵婉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撕拉一声,睡衣被扯开一大块,张竟亮看着眼前的一大片雪白,脸上的肥肉再次抖动起来,他把头深深埋了进去,忘情的啃咬起来。

    灵婉儿慌乱无措,目及范围内瞧见了一个花瓶,顿时把它当做了救命的稻草,想也没想,拿起来就砸到了张竟亮的脑袋上,张竟亮身子一软,手一松,让灵婉儿逃到墙角。她一手拉着睡衣,一手拿起另外一只花瓶,脸上满是恐惧的看着张竟亮。

    “你......”张竟亮用手一摸脑袋,满手都是血,“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张竟亮怒火中烧,自从当上院长以后,哪个不是低眉顺眼的,这个小护士一次比一次嚣张,这等侮辱和伤害,让他发狂!

    感受到张竟亮怒气的灵婉儿更加手足无措起来,拿着花瓶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月辰,救我!救我!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救我?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过脸庞,明明知道他不会来,自己又在奢望什么?

    灵婉儿颤巍巍的用手中的花瓶指向张竟亮,好像花瓶成了她所有勇气的来源。“你别......别过来,别过来......”语气中带着哭腔,这对于恼羞成怒的张竟亮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

    他一手捂着头,一手蛮狠的夺过灵婉儿手中的花瓶,狠狠的摔在地上,花瓶顷刻之间化成碎片,失去花瓶的灵婉儿更加害怕起来,跑不掉,躲不开,无助,彷徨,恐惧,像一张无情的大网,包裹住垂死挣扎的猎物。

    “臭娘们!”张竟亮扬起手,边骂边落在了灵婉儿的脸上,结结实实的一个巴掌,打得灵婉儿眼冒金星,又是一巴掌下来,灵婉儿直接被打飞出去。

    “啊......”大大小小的碎片扎进灵婉儿的后背,疼痛几乎使她晕厥。

    “臭娘们!叫啊,叫啊!”张竟亮似乎很中意灵婉儿痛苦的叫声,他走到她面前,用肥硕的脚踩在灵婉儿的肚子上,这样的举动使得灵婉儿背上的碎片刺得更深,内脏也似乎在这样的踩碾下错了位。

    这是......要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