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温柔以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11字

    “臭娘们,叫啊,叫啊!别给老子装死!”张竟亮正得意的时候,一个黑影鬼一般的出现在他面前,一抬脚,肥硕的身体竟远远的飞了出去。

    “哎呦,哪个混蛋踢老子啊!”张竟亮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发出哀嚎。

    身上突然一轻,灵婉儿的意识恢复了一些,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可是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但是,这熟悉的味道,她是认得的......月辰,是你吗?你终于......来救我了吗?

    司空月辰看着这一地的碎片,再看着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灵婉儿,如墨的眸子里瞬间染上了猩红,他想将她抱起来,可是却怕那样会使她更加疼痛,如果他今天没有来,如果他再来晚一些,后果会变成什么样,司空月辰不愿意想,更不敢想。

    “别怕,我来了,再没有人能伤害你了。”他俯在她耳边低语,希望用自己的话给她一些安慰。司空月辰尽量把动作放轻柔,但灵婉儿的眉头却还是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他的心也随着灵婉儿轻声的呜咽变得疼痛不已。要是自己能早点出现,她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

    “你......你是什么人?”能一脚把自己踹飞的人,张竟亮知道这是个厉害的角色,所以说起话来,明显底气不足。

    司空月辰让灵婉儿趴在床上,看着这一背的伤,他恨不能马上将那个男人生吞活剥。但是,他不会这么轻易就杀了他,杀了他固然容易,但是太便宜他了!灵婉儿受的苦,他要让这个胖子千倍百倍的承受!而且,这里是灵婉儿的家,在这里杀了他,不仅会脏了屋子,更会让她以后惹上许多麻烦,他不能毁了她的生活。

    司空月辰攥紧拳头,极力克制着心中的怒火,“滚!”一个字冷冷的迸射而出,周身散发的杀气更是冷冽。

    张竟亮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浑身抽搐,下一刻,裤裆一片濡湿。

    说不出一个字来,张竟亮赶紧向外爬,顾不上头上的伤,顾不上地上的碎片,逃命般的滚出了灵婉儿的屋子。

    看着已经昏了过去的灵婉儿,司空月辰眉头深锁,他从怀里掏出手机。

    “乘磊,我发给你了一个地址,拿着你的药箱,十分钟之内必须到,否则后果自负。”语气中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不管乘磊现在身在何方,也不管他正在干什么,总之,下达的是一个死命令。

    他挂了电话,紧接着又打了另外一通电话,“风凌,交给你一个新的任务,手上的其他任务先放一放,先处理这个,你一定要给我做的漂亮......”司空月辰嘴角浮出一抹阴冷的笑,胖家伙,你可要自求多福了!

    乘磊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就是老大受伤了!可是地址怎么是一个普通的小区?老大在那里没有房子吧?他一路飙车,闯过了无数个红灯,后面追来的警车越来越多,究竟是谁受伤了?思前想后,觉得刚才老大的声音并无虚弱,再加上对老大身手的了解,受伤的人应该不是老大。那么限他十分钟,这么紧的时间,要不就是那个人应该受伤极重,要不就是......是个在老大心中有分量的人。哎呀妈呀!快啊!必须抓紧时间!要不自己的小命就悬了!

    乘磊又狠狠的踩下油门,方向盘左拧完了又向右拧,拧啊拧,大有要把它卸下来的架势。终于,成功的摆脱了成队的警车,并于八分四十六秒抵达了灵婉儿的家。

    “老......老大,是谁受伤了啊......”乘磊奔上三楼,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飙车不累,可是心累啊,幸好没迟到!其实乘磊和司空月辰是好兄弟,只是乘磊习惯叫司空月辰老大。

    “进来吧。”没有解释究竟是谁受伤了,想解释,但是解释不清啊!一个朋友?说出去连自己都不信。救命恩人?那更是无稽之谈。

    乘磊一进屋,着实是吓了一跳,并不是因为看见了多么血腥的场面,因为这与平时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让他吓了一跳的是......这有些耐人寻味的场景。一地的碎片,沾着血迹,床上趴着一个女人,衣衫半褪,看不清样子,但可以肯定,是自己不认识的人,难道是老大将她伤成这样的?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又发生过什么事情?老大貌似挺紧张她的!

    “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司空月辰的声音催命般的回荡在屋子了,吓得乘磊一激灵。

    乘磊马上陪了一个笑脸,“麻醉,麻醉,先麻醉,马上麻醉!”他赶紧打开药箱,配好药,极其娴熟的将麻醉剂注射到灵婉儿身上。

    “老大,你把她的衣服都脱......哎呦!你干嘛啊!轻点呀!”乘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司空月辰横扫过来的腿踢得直叫唤。

    “老大,不脱衣服,怎么治啊?”乘磊一脸委屈,就差两眼泪汪汪了。

    “你出去。”

    乘磊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司空月辰,又看了一眼趴在床上的女人,“是,老大。”他一边退出去一边想,老大这是唱的哪一出?占有欲?保护欲?各种欲......总之这个女人,不简单!能让老大如此上心,真是不简单!

    司空月辰从药箱里拿出剪刀,小心翼翼的将灵婉儿的睡衣剪开,或许是动作不够轻柔,昏迷中的灵婉儿眉头狠狠的拧到了一起。

    该死!居然被伤成这样!司空月辰在心里咒骂着。等了一会,估摸着麻醉剂应该起效了,他开始为灵婉儿拔除碎片。一片、两片、三片......大大小小的碎片几乎分布在整个后背上,司空月辰看着她血肉模糊的后背,竟然没来由的一阵紧张,汗珠也悄无声息的滑落下来。就算是将刀子捅进自己的肚子四处寻找子弹的时候,他也没有现在这般紧张!总算是处理好了一切,司空月辰长舒了一口气,为她轻轻地盖上一层薄被,从屋里走了出来。

    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