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初到罂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155字

    司空月辰领着灵婉儿回到罂锦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两天。

    “月辰,你回来了!”司空星宇一听到司空月辰回来的消息,顾不上什么矜持,一路小跑的下楼迎接,一件暗紫色的连衣裙,滚了金边,熨帖合身,衬得高挑的她更加娇媚,更加高贵。

    “她是谁?”司空星宇发现了灵婉儿的存在,原本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看着司空月辰小心翼翼的扶着她,没错,用小心翼翼一点都不为过,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竟然让月辰如此小心翼翼!?司空星宇心中的嫉妒之火一瞬间蹭蹭蹿老高,于是直直的挡在道路的中央,双手叉腰,面露凶光,那架势,像极了要审讯在外面拈花惹草的负心汉!

    司空月辰却并不配合,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司空星宇,就又把注意力转移到灵婉儿身上,“累了吗?”他伸出手,轻轻的环上了灵婉儿的纤腰,生怕不小心碰到她的伤口。

    “不......不累。”此刻的灵婉儿有些紧张,她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冰美人对自己的敌意,那浓浓的嫉妒之心更是惹得她难受。这个女人,会是谁呢?抛开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说,这个房子里的味道,才是她紧张的真正原因,或者称之为恐惧的真正原因也并不为过。从他们进到这个房子,虽然放眼看去,入目的不过寥寥数人,但其间的心思,却是着实让人费解。仇恨,恐惧,不屑,欣喜,冷漠,赏识,谴责,爱慕......太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交织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让灵婉儿不自觉的向司空月辰靠了靠。

    这样的举动落在司空星宇的眼睛里,无疑成了挑衅!无疑成了炫耀!她双目喷火,恨不能马上把她从司空月辰的怀里扯出来,然后以血泄怒!但是,身为一个杀手的隐忍让她只是冷笑了两声,然后转身走开了,此仇此恨,来日必报!就先让你得意两天!

    “那就好。”司空月辰冷眼环视四周,太多双眼睛,注视着自己。“我们上楼吧,到了楼上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嗯。”灵婉儿并不打算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司空月辰,她,必须学会面对这一切,只有那样,她才有资格站在司空月辰的身边。

    “少主!”一个人急急地走到司空月辰跟前。

    “这是我的房间,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司空月辰轻轻的关上门,这才转过身看向来人,周身瞬间撒发出一贯的气息——王者的冷傲。

    “一点规矩也没有了吗?”

    来者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我......少主,实在是事关重大。”

    “说下去。”

    “暗戮堂堂主,死了!”来者把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

    暗戮堂堂主死了?司空月辰冷峻的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辨不出是喜是忧。而实际上,他的心里,着实是很震惊。在罂锦,除了司空勉、司空星宇和自己,权力最大的就属夜律、暗戮、炫彩三堂堂主,其余十几个堂主的地位大约和刚才提及的三个堂的副堂主差不多。所以说暗戮堂堂主死了,就意味着权力中心出现了瓦解现象,分崩离析,恐怕是在所难免。

    “什么时候的事?”司空月辰的眼眸中满是阴沉,他不由得为暗戮堂堂主惋惜,暗戮堂,顾名思义,暗中杀戮,夺人性命!作为堂主,身手更是无庸置疑,这样不可多得的人,到底是谁下的黑手?联想到刺杀自己的那些人,眼中的暴戾之气骤增,又是内鬼吗?

    “就在昨天。”

    “暗戮堂的三个副堂主现在可都安好?”

    “这......”来的人一时语塞,少主怎么不问暗戮堂堂主是怎么死的?怎么不问保密情况怎么样?怎么不问是谁发现的尸体?他......他居然问,三个副堂主是否安好?副堂主跟堂主相比,那简直就是小蚂蚁啊。

    司空月辰嘴角浮出一个邪佞的笑,很浅很浅,似有若无,“我知道了,下去吧。”邱正耀,你的那些小伎俩,当真以为我不知道吗?三番两次前来试探,好,好得很!

    收敛了身上的杀气,司空月辰推门而出,却看见了非常搞笑的一幕。灵婉儿趴在床上,摆成一个大字,她伸出小手,轻轻的挠了挠......小翘臀!似乎并不解痒,又不自觉的挠了两下,这次似乎比较满意了,没有再动手。有这样一个活宝在身边,司空月辰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他强忍着笑意,走到灵婉儿跟前,伸出大手,替她挠了挠!

    “啊......”灵婉儿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好痛!”动作幅度太大太激烈,扯得后背上的伤口从新裂开了,顿时,灵动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快躺好。”司空月辰哪里想得到灵婉儿的反应会这么激烈,暗自怪自己行事太鲁莽。其实灵婉儿的反应很正常了,他也不想想自己,要是他的屁股突然被人挠了,保准下一秒那个人的脑袋就会被一把黑压压的枪指着,然后被狠狠的虐一顿。当然,这还是对待熟人,手下留情,法外开恩,要是换做一般人,直接送他上西天!不过话说回来,老虎的屁股,谁敢摸啊?更甭说挠挠了!

    “你......你你你”灵婉儿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当然,害羞还是占了大部分,怎么自己挠......挠挠痒痒,单单是自己挠痒痒的时候他进来了!那么不雅!真是羞死人了!讨厌死了!

    司空月辰只当是他挠了她的屁股而不高兴,“别哭啊,别哭啊,要不......我让你挠回来?”天啊,一代暗杀天才,一代冷傲王者,此时,真真是傻到家了!

    灵婉儿的小脸顿时像煮熟了一般,他居然还让自己挠他的......屁股,真是羞死人了,这摆明就是欺负她,可是,要是不挠的话,他还不以为她怕了他?挠,挠就挠,气势上绝不能输给他!挠!挠!挠!

    灵婉儿在自己的鼓舞下,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小手。

    “你倒是转过去啊!”她娇嗔道。

    司空月辰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顺从的转过了身。灵婉儿目不转睛的盯住他的屁股,心跳竟然没出息的加快了。

    灵婉儿你个色女!她在心中咒骂着自己。色女就色女!心一横,灵婉儿的小手碰到司空月辰的屁股,胡乱的挠了两下。

    看来,这老虎的屁股,也还是有人敢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