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追寻死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377字

    “堂主,属下回来了。”说话的正是将死讯传达给司空月辰的人,名为潘凯。

    “他怎么说?”邱正耀不阴不阳的问道。

    “少主他......”潘凯将他们之间的对话一个字不漏的重复出来。“堂主,少主他这是什么意思?暗戮堂的堂主啊,那死的可不是一般的人,为什么少主显得那么不温不火的?”

    邱正耀但笑不语,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潘凯心中不由升起疑惑,怎么他们都这么难懂呢?

    潘凯不懂是一定的,要不然他怎么一直都只是一个跑腿的呢?

    邱正耀拿起桌上的酒杯,深红色的酒在杯子中慢慢旋转,留下鲜红色的痕迹。司空月辰,你可真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啊!暗戮堂是你的主要势力,可如今堂主一死,分明就是大大削减了你的势力,你不问死者问生者,难道是想马上提拔一个堂主?可是那些副堂主,哪里有什么真本事!又或者,你在怀疑是谁下的毒手?司空月辰,你这算盘,到底打得什么主意?邱某我,可是没有这耐性陪你玩下去了。

    邱正耀一仰头,将酒尽数喝到嘴里,唇边留下了深红色的印记,就像是刚刚吸食了人的鲜血一般。的确,罂锦,到了该收割生命的时刻!

    “老大,你你!”乘磊自打司空月辰一从房间出来,就一直黏在后面,直接闯进房间?他还没有那个胆量。“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在听。”司空月辰还有点沉浸在那“一挠”里面,当时他转过身后,就觉得被两道光线锁定了,顿时有些后悔,在等待被挠的短暂时刻,心中更是涌出一股难言的情绪,紧张?期待?说不清楚,至少是不讨厌的。其实乘磊的话他根本没仔细听,不过,就算不听,他也知道乘磊要说什么。

    “老大,你得马上把那个女人送回去!”乘磊心里这个急啊,好端端的你怎么就带一个女人回来了?以前安稳的时候你不带,非等到大家都红了眼的时候带,这等生死存亡的大时刻,你你你,居然悠然自得的风花雪月?

    “我自有分寸!”人带都带来了,哪有送回去的道理。

    又是自有分寸,老大啊,你上次说自有分寸,这次又这么说,我这心里头啊,怎么这么忐忑啊!

    乘磊这一脸的不高兴,仿佛好好的正蹲着厕所,突然地震了,结果一个不小心坐到了自己的消化产物上。天啊,我该怎么办?

    “暗戮堂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昨天发生的事,今天应该有所收获了吧。

    乘磊从幻想中回过神来,表情变得极其严肃,低声回答道,“一刀封喉。”

    “一刀封喉?”在自己人面前,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此时,司空月辰心中一抖,他很震惊!

    “的确是一刀封喉,老大,我很不能理解,凭着暗戮堂堂主的身手,就算是被十架机关枪扫射,也不可能死的这么痛快啊?”

    司空月辰闭上眼,用右手揉着眉心,一语不发。

    “老大,你倒是说句话啊!”乘磊满脑子的疑惑,本以为司空月辰会为他解释,没想到居然一个字也不往外蹦!气煞我也!

    司空月辰嗤笑,“说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想不出答案?”

    乘磊一翻白眼,这话明摆着是侮辱他的智商啊!“老大!”他不满的叫道。

    “暗戮堂堂主的确身手不凡,但是想要杀他,也不是不可能,然而想要做到一击毙命,恐怕在罂锦内部,又或者放眼全世界,包括我在内,都是不可能的。”

    “老大,这些我都知道!”你说些重点内容好不好啊?乘磊在心中嘀咕道。

    “所以,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司空月辰顿了一下,“他的死,是自愿的。”

    “什么?自愿的?”乘磊不是太大的眼睛此时瞪到极限,眼球摇摇欲坠!太震惊了!谁能让暗戮堂堂主甘心去死?

    “老大......那你觉得谁有可能做到这一点?”乘磊比之刚才的疑惑,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乘磊,可以为了司空月辰而死,但是如果有一天,司空月辰说,我有一个计划,但是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你死,你愿意为我牺牲吗?他会同意吗?他可以为了司空月辰死在敌人的手中,可是,死在自己兄弟的手中,是什么滋味?能够把自己牺牲在计划里的兄弟,还能称之为兄弟吗?所以,他现在更加疑惑,谁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司空月辰轻轻摇头,“你还有别的发现吗?”

    乘磊叹了口气,快速的掏出一个东西放入司空月辰的口袋,动作快的让人眼花,“老大,实在是没有什么发现啊!”声音近乎比刚才大了三倍。

    “废物!”司空月辰这句话的意思实际上是,办的还不错!“还不滚出去?”

    乘磊低下头,一脸痛苦,然后相当沮丧得走出了密室。嗯,难得受到表扬!

    司空月辰靠在椅子上,眼眸低垂。

    司空勉,一个月前发下敛魂帖,为的就是罂锦下一任正主之事,并且放言只看实力,不看血缘。司空星宇,一心想助他取得正主一位,若是此时杀了暗戮堂堂主,岂不是愚蠢之极?更何况,她哪里来的能力让暗戮堂堂主引颈受戮?所以嫌疑最大的就是同级的夜律堂堂主邱正耀和炫彩堂堂主柳慧如。之前邱正耀三番两次前来试探,态度暧昧,而柳慧如,自是不能小觑。至于其他人,当然也都是有嫌疑的,因为暗地里的交易,实在是太多了!

    过了一会,司空月辰也从密室中走出来,转身上楼,该去会会司空勉了!

    “正主。”司空月辰的语气毫无恭敬可言,反而充斥着难以忽视的冷漠。

    “嗯,回来就好。”司空勉上前,拍着司空月辰的肩膀说道,表现出的满满的全是长辈对晚辈的关怀。

    司空月辰向后退了一步,错开了司空勉的手。别有用心的关怀,让他只觉得不屑!

    “月辰啊,你是知道星宇那孩子的心思的。”

    这么快就进入主题了?司空月辰在心中冷笑,因为深情戏码不奏效,所以干脆收起了那副好好长辈的嘴脸了吗?

    “我不知道自己的好妹妹对他的大哥有什么心思?”

    “月辰,我们暂不说星宇的事情,就说今天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必须马上处理掉!”

    “司空星宇难道连一个让我起了兴的床伴都容忍不了吗?”司空月辰如墨的眼眸中泛着残忍似狼的流光,嗜血的唇边溢出的笑容让司空勉都心生寒意,“还有她做的好事!不要逼我不念旧情!”

    “月辰。”司空勉叹了一口气,万般无奈的说道,“不管星宇做什么,那都是因为她对你的爱啊!”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司空月辰说罢当即摔门而去。

    司空勉颓然的坐到椅子上,眉头深锁,他缓缓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浅色的纸包,这正是司空月辰那天扔给他的纸包,他拿出里面的东西,注视良久,不禁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