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兄妹对峙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25字

    在密室中,司空月辰打开手中的信笺,扬扬洒洒的三行字,属于风凌。

    张竟亮,虐杀。

    张瑛,斩杀。

    房东,虐。

    完成了传递使命的白色信笺,吻着跳跃闪烁的火蛇,慢慢消弭,化成灰烬。

    张竟亮对灵婉儿造成的伤害有多重,司空月辰是清楚的。那几天晚上,灵婉儿总是会在睡梦中惊醒,吓得浑身是汗,他抱着她好久,她才能停止颤抖。还有昨天晚上,灵婉儿只问了自己是怎么进入到她的房间的,却只字未提张竟亮的事情。对于张竟亮的行为,她怎么可能不疑惑呢?只是,她选择了逃避,选择了遗忘,因为,那些是她不愿再提起的事情。这一切,司空月辰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恨不能将张竟亮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并不是不想亲自动手,但是却有其它的原因羁绊着他——灵婉儿。因为灵婉儿需要他的陪伴,需要他给予她最大的安慰和安全保障。

    他也曾想过将灵婉儿藏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可是,藏在暗处,也不一定能逃过罂锦的眼线。而且,他相信,他司空月辰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在以后,在罂锦的日子,他会更加小心的保护她,使她远离伤害,远离悲伤。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串有规律的敲击,打断了司空月辰的思绪,来者何人?他思考着缓缓起身,接着依次打开密室的三道门锁,隔音,防爆,屏蔽,密室最基本的作用。

    “是你。”司空月辰看见来着,冷冷的说道。“有事吗?”

    来者一身黑色皮衣,紧紧的包裹着丰盈俏丽的身体,夸张的抹胸设计暴露了胸前太多的风景,耳环上镶嵌的三颗蓝色钻石,在密室的灯光下熠熠生辉,本就姣好的面容经过精心的装扮,更是美得炫目。

    “司空月辰,是我很失望吗?我问你,你凭什么这么冷淡的对我?”来者正是司空星宇。

    “这就是你要说的事情?”司空月辰一脸讥诮,漆黑的眸子里迸射出的不屑,更是让司空星宇难以接受。

    “我哪一点比不上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为什么你可以对她那么好?而对我却这么冷淡?我和你在一起十几年,在枪林弹雨中同生死,共进退,这十几年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说!你自己说!”司空星宇在来的路上,明明下定了决心,下定决心要心平气和的和司空月辰谈判!可是对话才刚刚开始,司空星宇就失去了控制,满是质问的语气中也带着浓浓的失落。“你说啊,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司空星宇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两只手抓住司空月辰的衣服,近乎疯狂的撕扯着,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

    “司空星宇,别忘了,我是和你拥有同一个姓氏的人,就凭这一点,我就不可能和你在一起!”司空月辰抓住司空星宇的胳膊,一个猛劲,就将她狠狠的推了出去。

    司空星宇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才勉强停住了身子,“同一个姓氏,同一个姓氏,好一个同一个姓氏!”司空星宇哈哈大笑起来,眼泪夺眶而出,“司空月辰,我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你的理由,未免太过牵强,太过可笑!”

    司空星宇的脸逐渐狰狞起来,目露凶光,“我如此爱你,你却找别的女人,我决不允许!决不允许!我现在就去杀了那个女人!”

    司空月辰眼眸微眯,一把拽过气势冷冽的司空星宇,将她按到桌子上,另一只手攫住她的脖子,动作简洁而迅猛,令司空星宇毫无招架之力。

    司空月辰手上的力道逐渐增大,像一只猎豹居高临下的掌控着猎物的生死一般。“看着我!”他低低地吼道。

    “你......你不杀......我......我一定......杀她!杀她!”即使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司空星宇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冥顽不灵!

    司空月辰松开手,他,不会杀她,但是,他也绝不允许司空星宇伤害灵婉儿。

    司空星宇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扶着生疼的脖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可是,这眼泪,却没有一滴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而流。

    “何苦呢?”司空月辰的声音突然柔和了许多,硬碰硬,只会两败俱伤,更何况,这十几年的情谊,或多或少,也都是存在的。“司空星宇,你应该知道,你的地位,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月辰,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就知道你是属于我的!”果然,司空星宇一瞬间就误会了司空月辰的意思。

    ——你的地位,无人可以替代。

    司空月辰指的是在罂锦的地位,司空星宇理解的是在他心里的地位。罢了,罢了!解释也是解释不清的,因为司空星宇根本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她的心中只想着她自己,她要的东西,或是爱情,就必须得到。这也正是司空月辰特别厌恶的地方,打着爱的旗号,让司空勉压制他,拿着情的字眼,肆无忌惮的提着要求,做着过分的事。

    司空月辰仍旧一脸冷漠,“我先出去了,你自己冷静一会再回去,不要让别人看见。”

    不过司空月辰态度终究还是缓和了,这一变化让司空星宇决定,那个女人,就暂时让她苟活一段时间!而且她还意识到了一些事情。在罂锦,她爱司空月辰的事情人尽皆知,她支持司空月辰成为正主一事也是人尽皆知,所以,如果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势利无疑会成为最大的一方,这样在争夺罂锦正主一位时,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导致实力的迅速流失。可是,司空月辰现在带回来一个女人,就打破了这种局势,所以他的做法,无疑会成为一个助力。那么也就是说,司空月辰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一颗可怜的棋子,自己,才是最后的赢家!想着想着,司空星宇的脸上终于展露出了笑容,那笑容里,带着浓浓的得意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