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相聚一刻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55字

    “你回来啦?”此时的灵婉儿正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不过不是在罂锦那幢黑色别墅里,而是在司空月辰的一套私人别墅,周围安排了心腹来保护灵婉儿的安全。

    “嗯。”司空月辰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陪着灵婉儿,距离他们两个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星期。

    “我好想你啊!”灵婉儿激动的甩下怀里的抱枕,也顾不上穿鞋,小燕子一般的飞奔到司空月辰的跟前,然后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

    司空月辰将她腾空抱起,“不穿鞋就瞎跑,嗯?”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宠溺,俊脸上也是一片温柔。

    灵婉儿双臂环上司空月辰的颈子,一张俏丽的小脸就像开了花儿一样,她撅起小嘴,在司空月辰的俊脸上“吧唧”就亲了一口。

    怀里抱着日夜思念的软玉温香,同时感受着她对自己的依恋与热情,让司空月辰觉得,这几天的孤寂被一扫而空,而身上的杀戮之气,也仿佛在一瞬间就消失了。灵婉儿,你究竟拥有怎样的魔力?你,是不是就是我的心灵归宿?

    司空月辰就这样一路抱着灵婉儿,坐到了沙发上,却丝毫没有松开她的意思,他把头埋在她的颈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与美好。

    “婉儿。”我也好想你,而后半句话,司空月辰却没有说出口。

    “呵呵呵呵......”灵婉儿笑着躲闪了起来,“好痒啊!”

    “哦?痒吗?”司空月辰一挑眉,“是不是骗我?”

    “谁骗你啊!不信你试试!”灵婉儿低下头,把自己的脸埋在司空月辰的颈项处,然后开始吹热气,呼!呼!呼!

    “痒吗?”灵婉儿抬起小脑袋,询问道。

    “不。”

    “不痒?不可能啊?”灵婉儿又低下头,狠狠的吹了几口。

    “痒了吗?”

    司空月辰脸上的笑意越来越重,“还没。”

    “你你......你神经末梢不灵敏!”怎么他就不痒?好像自己说了谎话似的!灵婉儿一脸的气馁!

    “嗯,我的神经末梢不灵敏。”说着扬起大手,在灵婉儿的翘臀上拍了一下,“我猜你的一定特别灵敏。”

    灵婉儿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的一下,打在屁股上,羞死人了!灵婉儿娇嗔道,“你……你欺负人!我......我要出杀手锏了!”

    “嗯,好吧。”异常平淡的语气,摆明了就是瞧不起灵婉儿的杀手锏。

    气愤于司空月辰过分冷静的态度,灵婉儿决定一鼓作气!她伸出小手,盖上了司空月辰如墨的眸子。司空月辰能明显的感觉到,遮住自己双眼的那双小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她在紧张,很紧张!

    灵婉儿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含住了司空月辰的耳垂,然后用软软的小舌头,轻轻的拨动了两下。

    司空月辰搂着灵婉儿的手,陡然间握紧了。

    这个该死的小妖精!

    “痒......痒了吗?”灵婉儿的心跳声简直堪比过江的千军万马,那叫一个响!那叫一个乱!那叫一个快!

    “你这是跟谁学的?”司空月辰拿下遮住自己眼睛的小手,声音有些沙哑。

    灵婉儿红扑扑的小脸上顿时漾开一个得意的笑,“哼!知道自作孽不可活了吧,我是跟你学的!”

    司空月辰飞速调遣着大脑中的记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用这样的方法骗得了她的名字。真是个小心眼的女人!

    “小妖精,点了火,就要负责灭火!”司空月辰的薄唇噙着邪恶的微笑,漆黑的眸子中又多了些不知名的情愫。他按下她的头,准确的吻上了她香甜的唇。

    “唔唔......”灵婉儿要说出口的话被吻的支离破碎,她撑起胳膊,想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感觉到灵婉儿的抵触,司空月辰放开了她。

    “你不愿意做我的女人?”漆黑的眸子渐渐染上寒意,扩散,弥漫。

    灵婉儿看见司空月辰眼眸中的寒意,赶紧拼命的摇起头来,不是不是不是!

    “我不是不愿意做你的女人,绝对不是!只是,只是我......我生理周期来了!”从他们再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三个星期,这是第一次,司空月辰用那样冷冰冰的眼神看她,所以灵婉儿一下子就慌了,很慌很慌!

    听完灵婉儿的解释,司空月辰并没有说话,依然阴着一张脸。

    “那个......你......你要是不相信,我们......我们一起去厕所看看,确认一下,好不好?”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灵婉儿简直想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司空月辰,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心意。

    看着因为自己的怒火而变得战战兢兢的灵婉儿,司空月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愧疚感,自己太过敏感,又太缺乏安全感,灵婉儿跟着自己,会开心吗?会幸福吗?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司空月辰将灵婉儿抱得紧紧的,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我们还去检查一下吗?”灵婉儿怯生生的问道。

    司空月辰只是抱着她,并不言语。

    “月辰?”灵婉儿又叫了他一次,不要不理我啊!

    “小妖精,你就不怕我兽性大发?”恢复了轻松的语气,身上的寒气也顷刻消散。

    灵婉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说什么!竟然要他和她一起去厕所看看?天啊!我刚才肯定是疯了!太丢人啦!太丢人啦!

    不过,雨过天晴了!真好!

    “你……你讨厌!”灵婉儿用粉拳捶了一下司空月辰。

    “嗯,我讨厌。”司空月辰点点头,他并不打算将心里的话告诉灵婉儿,但是他决定,以后,会加倍的对她好,让她开心,让她幸福。

    忽然记起他一直欠她一个解释。

    “那天,”司空月辰顿了一下,“事出突然,所以食言了。”时隔将近两个月,司空月辰才做出了解释。虽然他并没有明确指出所谓的那天是哪天,但是灵婉儿是懂的!

    肯向她解释,说明他还是在乎她的感受的,也说明她在他的心里还是很有地位的!

    抱着司空月辰的灵婉儿偷偷的笑了,甜美的笑容如此明艳,醉人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