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三人议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07字

    “老大,最近那帮小杂碎又有行动!”乘磊手里拿着啤酒,说完不满的灌了两口。

    司空月辰不以为意的回道,“要是他们不行动,才是怪事。”

    “辰哥,迷印堂堂主我已经做掉了。”此时说话的,是风凌。

    司空月辰微微点头,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有一颗小小的钻石。“嗯,其余的要加快速度。”

    “嗯?老大,那不是我给你的东西?”乘磊又开启了另外一罐啤酒。

    “放心吧,辰哥,我会干净利落的,不过这是什么,你怎么随身带着这种东西?”

    “这是暗戮堂堂主,死时含在嘴里的东西。”司空月辰举起它,对着灯光,血红色的钻石折射着迷人的光华。

    “什么?”风凌的眼睛瞪得浑圆,“那家伙不是被一刀封喉吗?怎么嘴里会有东西呢?还有啊,辰哥,你怎么随身带着这么晦气的东西!”

    “哎呦哎呦,风凌大哥哥你好迷信哦!”乘磊轻咬着手里的啤酒罐,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好几下。

    见惯了乘磊这副不着调的模样,风凌都懒得理他,“辰哥,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其实暗戮堂堂主早有准备?”

    “没错。”司空月辰肯定的回道,“暗戮堂堂主是何等机警之人,他和那人见面之时,就已经预见自己的命运了,所以他将这颗钻石含在嘴里,作为信息传递出去。”司空月辰将那血红色的钻石放在桌子上,然后瞥了一眼乘磊,这一眼,寒气逼人,邪气四起,“再喝,就去阴曹地府喝!”

    乘磊一个激灵,嘴里的啤酒直接被喷了出来,风凌不幸落难。

    “咳咳咳......”乘磊伸着脖子,头微仰,咳嗽不断。

    “乘磊,你个混蛋!”风凌蹭的站起身,一只手抹着脸,另一只手抓起一个啤酒罐就砸向乘磊的头。“老子要你的命!”

    “老大,这事......咳咳……怨老大,和我没关系!”乘磊慌忙躲闪着。

    风凌一个箭步飞窜上去,新仇旧恨一起算!

    乘磊一边咳嗽一边逃窜,奈何风凌速度太快,只得乖乖被揍。

    “好了。”司空月辰开口,语气平淡,并无不满。

    司空月辰一发话,两个人立即停止了打闹。

    “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没用!”既然行动上不能报复乘磊,风凌只能在嘴上图个痛快。

    “谁说的?那钻石就是我发现的,我之前去了三个人,都没发现那颗钻石呢,只有我最细心,给发现了!我这还叫没用?”

    风凌却并不接乘磊的话,这个祸害,直接无视。“辰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谁下的黑手了?”

    “嗯。”司空月辰应道,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计划。

    “哎呀!真是惊天的消息啊!老大你也太能憋着了吧!快告诉我们吧,谁那么厉害啊?”乘磊一脸的期待,就差伸手拽住司空月辰的衣服了,不是不想拽,实在是不敢啊!

    “还不是时机,以后你们会知道的,现在你们两个只要按照原定的计划行动即可。”

    “可是老大啊,你那原定计划里给我的任务,难度也忒高了吧,不适合我啊!我就是一个医术高强的酒鬼而已。”乘磊挠挠头,既然老大不愿意说,他也不会继续问,那减轻点工作难度总是可以的吧?

    “等排名大会结束了,我会给你变更任务的。”

    “排名大会啊,辰哥,这次排名大会,罂锦还能保住第一的位置吗?”

    “无足轻重。”

    “咦?老大,你手机响了,是不是那个美娇娘啊?”乘磊抛出一个暧昧的眼神。

    “蠢货,没看辰哥不着急接,要是美娇娘,早就急着接了。”风凌傻笑起来,“嘿嘿,是吧,辰哥。”

    司空月辰脸一冷,“都找死是不是?”如墨的眸子里怒火升腾,他,居然被调侃了!“都滚出去,还有乘磊,把你的垃圾带走!”

    两个人一见势头不对,就赶紧闭嘴了,干笑了两声,一溜烟的都不见了人影。

    司空月辰看着还在不断震动的手机,嘴角扬起一丝似有若无的邪佞之笑。

    “有事?”

    “月辰,排名大会的时候,我还是你的女伴吗?”司空星宇冷冷的问道,对于答案,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你觉得呢?”司空月辰反问道。

    “月辰,排名大会是大事,你做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儿戏?”

    “哦?你之前不是告诫我,应该多巴结你吗?我的女伴,自然是你。”司空月辰拿起桌上的血红色的钻石,拿在手中细细端详。

    “你说的是真的?月辰,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夺得正主一位的。”司空星宇有些激动的承诺着。

    “还有别的事吗?”

    “那你现在有空吗?过几天也行。”

    “没空。”

    “月辰,我知道你是在敷衍我。”

    “然后呢?”

    “月辰,排名大会是脸面问题,也关乎着以后每份任务的金额额度,我只是想让你陪我挑一下衣服,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不应该拒绝我。”

    “司空星宇,你的理由真是可笑!”明明该是极端聪慧的人,可是遇见感情上的问题,就变得如此低能和荒谬。

    “难道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我到底哪里不好?”

    “司空星宇,你的脑子里就只有这么几句话吗?”司空月辰讽刺道,“还有,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总是像催命鬼一样的黏着他,真是说不出的厌恶。

    “你陪我去挑衣服,我就告诉你是谁杀了暗戮堂堂主。”

    “哦?交易?你觉得我自己查不出来吗?”司空月辰冷笑着,她以前的衣服,哪件不是专门定做的,而只有今年,在这个非常的时期,司空星宇约自己出去买衣服,哼!

    “那你说个条件!”司空星宇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明天我会联络你的,准备好钱买衣服吧。”挂断电话,司空月辰嗜血的眼眸中又增添了几分诡异。鱼儿,都迫不及待的要咬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