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别墅盘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30字

    一辆黑色的轿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缓缓前行。

    “什么人?”路的两旁跳出几个人,阻止他们继续前行。

    车上的人立即下了车,“在下地藏堂堂主宁远。”宁远身后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原来是地藏堂的,不知道有何贵干啊?”为首的男子态度十分蛮横,什么狗屁地藏堂,芝麻大的地方,还敢跑到这里撒欢?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为首的男子表面上虽然蛮横无理,但是心里上还是十分警觉的。小小的地藏堂,自然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可是他既然敢来,说明背后肯定代表着谁,能查到这栋别墅,背后代表的势力更是不容小觑,不知道究竟是敌是友。

    “在下是奉少主之命,前来迎接灵小姐的。”

    “什么玩意?灵小姐?没听说过!你小子是不是跟我逗乐子呢啊!”为首的男子大眼一瞪,剑眉一挑,凶相毕露,大手按住宁远的肩膀,狠狠的推了出去,宁远猝不及防,踉跄的退了好几步,被身后的人扶住,这才停住了脚。

    宁远怒火中烧,却仍是一脸的恭敬谦和,“在下的确是奉少主之命,前来接灵婉儿灵小姐的。”

    “混蛋!你小子耳朵聋了是不是?刚才老子说啦!这没有你要找的人!”庞大的身躯发出愤怒的吼叫,震耳欲聋,他从腰间拿出一把黑压压的枪,抵在宁远的额头上,“你小子难道找死不成?”

    “在下有少主的令牌为证!”尽管黑压压的枪抵在头上,但是宁远却没有一点慌张,不变的唯有那张恭敬谦和的面孔!

    这小子的这幅嘴脸真叫人恶心!

    令牌?有令牌不早拿出来?为首的把枪收起来,脸上的煞气却是未减半分,真想狠狠的揍这小子一顿,把他打得连他老娘都认不出来才算过瘾,这幅嘴脸太恶心人了!

    “那你小子怎么不早说?”

    “是在下的一时疏忽,还望见谅!”宁远一拱手,深深地鞠了一躬。

    “哼,你小子先别急着说客套话,把令牌拿出来让我检查一下!”

    “这是自然。”宁远掏出令牌,这是临来之时司空星宇给他的,要是没有司空月辰的令牌,别说在别墅里把人接出来,恐怕连见上一面都是不可能的,不得不说,灵婉儿在别墅里被保护的很好。

    为首的男子检查过令牌,令牌是不假,可是总觉得事情里透露着些许蹊跷,保护灵婉儿的工作,说实在的,他们哥几个是有些不满的,但是不满归不满,尽职尽责还是很必要的。

    “你身后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啊?”为首的男子尽可能详细的盘问着,以期发现是否还有蹊跷之处从而判断事情的可信度有多少。

    “他们一个负责为灵小姐更衣,一个负责为灵小姐上装。”

    “弄这么两个人干什么?”还更衣,还上装,这小子是不是古装剧看多了?为首男子的厌恶之情暴涨到极致,他真担心一会自己会情绪失控起来。

    “少主命令在下前来迎接灵小姐参加排名大会,并以女伴的身份公开介绍,所以要精心打扮一番。”

    以女伴的身份公开介绍?少主这是要干什么?这不是要把那女人往枪口上送吗?难道这就是少主带她回来的目的?为首的男子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令牌是真的,这小子说的话,应该也是真的。管它呢,反正那女的死了也好,就不用天天守着这个没用的任务了。

    “行啦行啦,进去吧。”为首的男子不耐烦的说道,接着做了放行的手势,别墅内的狙击手这才停止了瞄准。

    宁远带着身后的两个人,就这样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别墅。

    “灵小姐。”宁远站在灵婉儿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

    “你们是......”在别墅里看见别的人,灵婉儿感到很诧异。

    “我们是奉命前来迎接灵小姐的,在下是地藏堂堂主宁远。”宁远微笑着,恭敬的回答道。

    奉命?灵婉儿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一身白衣,一张略显秀气的脸,而脸上表现出的恭敬谦和,凭着自己的判断,并不是装出来的,只不过这份恭敬,从何而来呢?

    “是奉谁的命呢?”虽然这个问题有些弱智,但是灵婉儿还是问出了口。

    宁远再次躬身,脸上挂着近乎标志性的谦和笑容,“灵小姐说笑了,我们自然是奉的少主之命,要不然,如何进的了这别墅呢?”

    灵婉儿尴尬一笑,发现对方没有说谎,于是就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只是她不知道,宁远口中的少主,指的是司空星宇,而不是司空月辰,因为两个人都被称为少主,所以宁远并没有说谎,这样一来,灵婉儿自然就不能发现其中的问题。

    “那个......要接我去哪呢?”

    “少主要灵小姐以女伴的身份参加一个宴会。”

    “哦。”灵婉儿轻轻应了一声,感觉上还挺神秘,“那我......是不是应该打扮一下?”

    “这个灵小姐请放心,少主都已经安排好了。”宁远转过身,给身后的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

    “灵小姐您好,我是白琳。”

    “我是望峰。”

    “灵小姐,他们都是少主特意安排的人,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宁远拿出一个盒子,“这是少主亲自挑选的衣服。”

    “嗯,我这就去换上。”灵婉儿接过盒子。

    “白琳,帮灵小姐换衣服。”

    “不不不......我自己来就好了。”灵婉儿一听赶紧拒绝,就算是女人,灵婉儿也不习惯被人看,再说了,穿个衣服而已,难道自己生活不能自理了不成?

    “那我们就在外面等候灵小姐。”宁远依然保持那一成不变的恭敬谦和。

    灵婉儿看着他,要说他戴着一张虚假的面具吧,又不太合适,因为他所散发出的气味,就是表现出来的情绪,可是,看起来还是觉得那么别扭,可能是装的太久了,所以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吧。

    罂锦怎么还培养这样奇怪的人?地......地什么堂来着?真的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