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前往宴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1本章字数:2067字

    灵婉儿走进屋子,锁上门,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衣服,天啊!这是什么衣服啊?

    这......这根本就是一块破布!找了好半天,灵婉儿才分清了哪里是正面,哪里是反面,哪里放胳膊,哪里伸脖子,一块红色的破布,像极了古人穿的肚兜,整个后背露在外面不说,胸前的风景也大部分都暴露在了外面,而且还短的要死,这是哪个变态设计的衣服?这是哪个流氓的即兴之作?这也太省料子了吧?光穿内衣都比这盖得严实!天啊!这要是赶上个阴天下雨的,还不得冻死?

    “灵小姐,好了吗?”门外传来宁远恭敬的声音。

    幸好锁了门,要不他还不直接派那个白琳进来?灵婉儿暗自庆幸。

    “没......还没......马上就好!”灵婉儿拿着这件仿若破布的衣服,一时间踟蹰不定,穿还是不穿?

    “那个......你们少主还有没有准备其他衣服啊?”这一件,实在是太暴露了!

    “灵小姐,这件衣服是少主亲自为您挑选的,所以请您务必穿着它。”宁远自然知道盒子里的衣服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司空星宇曾恶狠狠的说,那种女人,就是千人枕,万人骑的妓女!所以他就特意挑选了那样一件衣服。

    灵婉儿坐在床上,叹了口气,什么啊!这种衣服怎么可能穿得出去?司空月辰这是什么审美?流氓!大流氓!

    “灵小姐,您换好衣服了吗?”宁远的声音再度响起。

    “别催了行不行!这是什么衣服啊!根本没法穿!”灵婉儿把衣服扔在地上,“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不去了,你们回去吧!”

    “灵小姐,您别生气!”宁远一听,打电话?这不就露馅了?

    “你们回去吧!我和他说,不关你们的事!”

    “灵小姐,您这是让我们为难啊!要不然您自己选一件衣服,您不去的话,少主会惩罚我们的。”宁远在门外显得很焦急,没想到这个灵婉儿这么难伺候,一件衣服不称心就嚷嚷着不去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少主夫人了?难怪宇少主不喜欢她,欲除之而后快!

    其实灵婉儿也没真想打电话,这是她早就养成的习惯。如果打电话的时候,司空月辰正处在危难的时刻,那不就让他分了心,那么处境肯定会变得更加危急,所以灵婉儿是不会给司空月辰打电话的,更何况是这么琐碎的事情。既然对方已经松了口,自己当然也不能装的太过了!

    “那好吧!我去就是了!”灵婉儿皱着眉头,在众多的衣服中挑选着最合适的那一件。

    终于,灵婉儿从屋子里走出来,昂首挺胸,阔步向前!

    “灵小姐。”宁远本来是要鞠躬的,但是看见灵婉儿的这身衣服,要弯下去的身子僵在半空中,好一会,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您......您这身衣服......”

    宁远身后的白琳和望峰,也都惊得傻了眼,这身衣服,怎么能穿着去参加宴会?这个女人有没有脑子啊?

    “怎么啦?不好看吗?”灵婉儿咧嘴一笑,宛若星辰的大眼睛里满是真诚。思前想后,她决定穿着她的职业装——护士服。当初把这件衣服带来实在是太明智了!本来是打算什么也不拿了的,可是,护士服,毕竟是她过去生活的象征,所以还是有所留恋的,为了能时不时的缅怀一下,就把衣服带来了!

    “灵小姐,您......您这件衣服不适合参加宴会。”宁远耐心的解释着,希望灵婉儿能够听得懂,想得明白!

    “怎么就不适合了?司空月辰就喜欢我这个样子!”灵婉儿的态度傲慢起来,“你们有谁比我还清楚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你?是你?还是你啊?”灵婉儿的伸着小手,把他们挨着指了一个遍,声音也越来越大,“说啊?是你们谁啊?”

    真是狗仗人势!别墅里负责保护灵婉儿的几个人,不由得在心中唾骂,本来就看她不顺眼,今天,算是看的更清楚了!

    纵使宁远一贯的恭敬谦和,此时也不免皱了皱眉头,“灵小姐说的极是,我们的确是没有人比您更清楚少主的喜好。”

    “好啦,赶快给我化妆吧,给我画烟熏妆!”

    “灵小姐,这恐怕与您的衣服......”望峰的话还没有说完,灵婉儿就直接打断了。

    “怎么,你比我还明白?”不屑与傲慢弥漫在整间屋子,一时间,这种熟悉的气场,让宁远恍惚间觉得眼前的人是宇少主。

    望峰攥紧拳头,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只不过是辰少主的一个玩物,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接到这样的命令?这个女人真是会狐假虎威!真是令人讨厌至极!

    “不......不敢!”望峰这两个字简直就是从牙缝里生生的挤出来的,太多的愤怒夹在其中,让人担心会不会憋成内伤!

    “望峰,注意你的语气!灵小姐,还请您见谅!”宁远的心性了得,即使是灵婉儿几次刁难,也依然保持着那份恭敬谦和。

    “哼!这种小人物,自然入不了我的眼!”灵婉儿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拽了拽衣领,“好啦,赶快吧给我上妆吧,要是耽误了时间,有你们好看的!”

    别墅里原本的保镖,互相看了看,纳闷啊,平时这女的对待哥几个也挺客气的,今天怎么像吃了枪药一样?

    其实宁远心里更纳闷啊,一开始进来的时候,这灵婉儿还挺客气的,可是到了后来,这……这怎么越来越撒起泼来了?

    灵婉儿并不知道她影响了整个别墅里的气氛,因为此时的她心里也并不平静,很多疑点,可是却串不到一起。既然这几个人能进入别墅,那肯定是通过了保镖那一关的盘查,可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如此心神不宁呢?

    再说望峰,这个火药的直接接收者,此时已经气得满脸通红,牙龈紧咬,想要爆发却又不得不隐忍,他在心中不停的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总之,在场的人们各怀心思,气氛变得前所未有的沉闷,幸好没有压抑太久,灵婉儿就坐着车,一路狂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