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临时起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2016字

    灵婉儿等在门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不对劲!事情根本不对劲!怎么办?给司空月辰打电话求救?可是自己出门的时候根本没有拿电话!逃走?鸭子已经被赶上架了,哪可能下的来?当初自己觉得有问题就应该及时觉悟,现在到了如此棘手的时候,到底该怎么办?

    灵婉儿揉搓着自己身上的护士服,心乱如麻!怎么办?怎么办?

    “灵小姐,时间到了,我们进去吧。”宁远的声音打断了灵婉儿的思绪。

    “啊?这么快啊?”怎么办?怎么办?灵婉儿跟在宁远身后,短短的走廊仿若黄泉路一般,阴森恐怖,寒风刺骨,鬼魂萦绕......

    与此同时,司空星宇在高台上宣布,“下面,有请我的准大嫂——灵婉儿!”

    什么!司空月辰心中一惊,婉儿,居然被接到了这里?别墅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时间紧迫,已经不可能打电话确认。第一次,司空月辰祈祷了起来,千万不要是真的!

    无数双眼睛注视着那扇灰色的大门,全神贯注,唯恐错过她进入的第一个瞬间,门被慢慢的推开,屏息,凝神!马上就会看见那个女人的庐山真面目!

    “哎呦!少主大人呐!我来啦!”一个破锣般的声音从半开半掩的门外传来,接着,一个清秀的男子率先出现在众人眼前,不过下一刻,他就趴在了地上,紧接着,一个一身护士装的女人飞奔而出,不管不顾的踩过倒在地上的男子,冲进了屋内。

    这是什么情况?大家一头雾水的互相看了看。这女人就是司空星宇口中的准大嫂?就是让司空月辰非常中意,倍加疼爱的女人?那这司空月辰也实在是太没有品位了吧?已经有人开始窃笑。本来,司空星宇在台上宣布这件事的时候,大家就抱着很怀疑的态度。若是真是那么中意,那么倍加疼爱,司空月辰怎么会让司空星宇当众宣布?所以大多数人都会判定,这是这对兄妹放出的一个鱼饵!当然,若是诱惑巨大,也是值得一试的。可是现在一看,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少主啊!你在哪里啊?这几天你不在我这里,我这身上好难受啊!”灵婉儿扯着嗓子,扭着屁股,边走边四处打量。

    “看什么看,老娘我可是罂锦少主的女人!是你可以攀的高枝吗?”灵婉儿一挺胸,一仰头,扭搭扭搭的挨个看起来。

    趴在地上的宁远,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他现在非常怀疑灵婉儿是不是有人格分裂,前一刻还战战兢兢扭捏不前,怎么后一刻就变成了撒泼打架的疯婆子?一把推开他,那叫一个狠!就好像他是她十世的仇人一样!踏破铁鞋,终于觅得,此时不报,更待何时!于是便有了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推!

    司空星宇就更是纳闷了,这女人是那个姓灵的那个女人吗?以前不是挺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吗?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宁远......接错人了吧?

    灵婉儿伸出左手,扣起鼻孔来,扣完了,两只手互相拍打了几下,仔细检查,发现手指干净了才满意的继续向前走。

    “少主大人啊!你不是说最喜欢我的技术了吗?我们回家去乐呵一下吧!在这开什么破会啊!多没意思啊!”灵婉儿拍了两下屁股,“快出来啊,出来也让你摸!”

    “风凌,把这个疯婆子扔出去!”司空月辰的声音陡然响起,是整个屋子的温度瞬间下降,他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身后跟着风凌。幸好这里有不能见血的死规矩,要不然,今天灵婉儿定然是不能活着离开的。

    “是,少主!”只有在外人面前,风凌才会叫司空月辰少主。现在的他,要马上把灵婉儿送走!真是棘手,想不到宇少主居然不计后果的行动。

    灵婉儿一看见司空月辰,像八爪鱼一样的黏了上去,可是却被风凌一把钳制住。

    “少主大人!少主大人!”灵婉儿极力的想挣脱风凌的钳制,可是却是无可奈何,所以只好不停的喊叫,“你不爱我了吗?你不爱我了吗?前几天你还那么热情的对待人家呢!我不甘心啊!少主大人......少主大人......”灵婉儿的声音越来越远,此场闹剧,才算勉强结束。

    “各位,刚才的事情,还望海涵!”司空月辰冷冷的看了一眼司空星宇,“她还小,不懂事!”

    罂锦的脸面都被刚才的闹剧丢尽了,司空星宇小?她还小?不少人在心中冷笑,却不会说穿。也有人使了眼色,派人跟了过去。

    司空星宇攥紧拳头,众人嘲笑的目光,她怎么会看不懂?灵婉儿!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堂堂罂锦少主,哪个见了我不是退敬三分?就是因为你!今天的耻辱,我记下了!

    要说这件事归咎到灵婉儿头上,或许有些牵强,但,这就是真实的人性!亦是人性的弱点!

    司空月辰和司空星宇两个人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帷帐内。

    “的确是惊喜!”司空月辰率先开口,一如既往的冰冷。

    “怎么?得意了?因为她!就是因为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罂锦这次丢尽了脸面!”司空星宇面目狰狞的吼叫着!

    “与其说是罂锦丢尽了脸面,还不如说是你司空星宇丢尽了脸面吧,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你......”司空星宇拿起桌上的酒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这时,风凌正好回来。

    “哟哟哟!刚送走一个发疯的,这怎么又疯了一个?”

    司空星宇双眼猩红,她死死的盯着风凌,一只伺机而动的野狼,一旦动手,就会果断的咬断对方的脖子!

    “呵呵......”风凌干笑两声,前一个是装疯,这一个是真疯!

    “宇少主,您别激动!”外面的人可都等着看新的笑话,此时的风凌才不会招惹这个疯女人!

    司空月辰如墨的眸子里寒光四起,司空星宇,你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你,当真是活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