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解开谜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2114字

    三个人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气氛沉闷冷寂的犹如深夜里的停尸房一般,三具“尸体”一动不动,猜不透到底在想些什么。

    “月辰......”司空勉率先打破了这份死寂,他揉了揉太阳穴,才又接着说道,“你先出去吧。”毕竟是血脉相连的骨肉,就算那件事情是真的,他也只会装作不知道,如果今天追问到底,反而很难处理。一开始,他对司空星宇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她不会做那种蠢事,但是,看见她刚才癫狂的状态,他的心里就没了底,这丫头,或许早就为了司空月辰而不顾一切了!

    “正主这是要让我去哪啊?”司空月辰的薄唇噙着浅浅的笑,甚至还多了一丝慵懒。想赶他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月辰,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那正主要给我交代的事恐怕不止这一件!”既然要玩,当然是玩的越大越好。

    “够了!”司空勉现在很恼火。

    “够了?我觉得还远远不够,因为正主现在肯定还不知道令牌被盗了吧?”司空月辰唇角的邪意更盛。

    “你说令牌被盗了?”司空勉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怎么可能?

    “不然正主以为凭着我的好妹妹的本事,能将灵婉儿从我的别墅里接出来吗?”提到这件事,司空月辰的身上渐渐泛起杀意,如墨的双眸也变得更加凛冽。

    “司空星宇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司空勉大声质问司空星宇,这种要受虐杀的罪,她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做?

    “哈哈哈哈……”这样严肃的时刻,司空月辰却大笑出声,只是这笑,鬼声鬼气的,似乎连通了地府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正主不必装腔作势了,我说出这两件事,只是让你知道我的好妹妹有多么恣意妄为,并没有要追究责任,所以苦肉计之类的就不必演了。”

    司空月辰的一番话,让整间屋子再次陷入了沉寂,时间悄然流逝着,仿佛被无限量扩大。

    “爸,我承认是我盗走了月辰的副令牌,但是暗戮堂堂主不是我杀的。”终于有一个人率先开了口。

    “月辰,你有证据吗?”司空勉现在头痛欲裂,怎么司空星宇就这样的糊涂呢!

    “司空星宇,我如果拿出了证据,只会让你更加难堪而已。”

    “难堪?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难堪!”司空星宇冷冷的说道。

    “哦?你不知道什么叫难堪?我以为在排名大会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是难堪了!”司空月辰讥诮的说道,自己已经给过她机会了,不过她竟然如此执迷不悟,那么他就亲手将她推进深渊吧!

    “你……”司空星宇咬着银牙,怒火在心中翻腾,对灵婉儿的恨意愈发强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做的哪件事不是为了他?为什么他的视线永远不为她停留?

    司空月辰看着司空星宇,为什么你总是如此的可悲。

    “司空星宇,我问你,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如此轻易的杀了暗戮堂堂主吗?”司空月辰并不着急将谜底掀开,就像汤汁,熬得越久,味道就越香醇,越迷人。

    “你问这样的问题,不觉得很幼稚吗?”司空星宇甩开脸,并不配合。

    “司空星宇,我再问你,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情爱这个东西有多大的魔力?”司空月辰不着边际的问着。

    司空勉沉默不语。

    “有多大的魔力?月辰,我可以为了你去死!”司空星宇直直的盯着司空月辰,简直要把他洞穿。

    “呵呵呵呵呵呵……”听完这样的言语,司空月辰竟是不可抑制的笑起来,笑声连绵不绝,他甚至笑弯了腰。

    “司空月辰!”司空星宇怒吼道,他居然把她当笑话!她心寒,她不甘!

    司空月辰陡然间停住笑声,双眸微眯,闪烁着虐杀的光芒。“一个愿意为你付出生命的男人,你却把他杀了,一个视你如草芥的男人,你却一步不停的追赶着他,司空星宇,你说你可不可笑!”

    听完司空月辰的话,司空星宇的神情变得很不自然,她支吾着不说话,他,不可能知道的啊!

    “是暗戮堂堂主提出见面的,他送给了你一件血红色的晚礼,然后将他自己的性命也一并送给了你,对不对,司空星宇,我的好妹妹!”司空月辰将那颗红色的钻石掏出来,在司空星宇面前晃了晃,“眼熟吗?”

    司空星宇的脸变得煞白,连退了好几步,“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对了,你应该不眼熟,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看里面的衣服,就迫不及待的把它扔了,就在你杀了暗戮堂堂主以后,甚至他的话还没来得及消散的时候,你就把它扔了。”

    “胡说,你胡说!”

    “那个盒子我已经找到了,衣服上写着几行字,简单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司空月辰冷冷的说道,“不用穿上那件衣服,哪怕只是看一看,这个证据就不存在了,暗戮堂堂主不是想送你衣服,而是想用生命来换取一个答案。”

    答案,是啊,答案,这个付出了生命的男人,最终也没能得到心爱女人的一丝丝垂怜,一如那个女人。

    “对于具体的谈话内容,现在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了,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司空月辰不屑地看着司空星宇,他不明白,为什么暗戮堂堂主会爱上她,他也不明白,人,为什么会如此痴迷得不到的东西。

    司空星宇捂住脸,却并没有哭,只是发出间断的鸣叫,分外悲凉。

    一直沉默的司空勉走上前,抱住司空星宇,给予她最大的安慰。他看着司空月辰,衰老的双目里满是心痛,他示意司空月辰出去,事情已然明了,他的目的达到了,可以走了。

    司空月辰噙着冷笑,“司空星宇,即使你杀了暗戮堂堂主,我也不会向你靠拢,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当罂锦的正主,一切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他转身,向门走去,“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了说,还记得之前你要和我做交易的时候,是要拿谁杀了暗戮堂堂主来交易吧?呵,连死人的价值都充分利用,你真让我恶心!也让一直看着你的暗戮堂堂主寒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