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过往烟云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2025字

    司空月辰坐回到车上,看着灵婉儿在副驾驶座上发呆,他猜不出她们谈话的内容,他等着灵婉儿告诉他。

    “刚才有没有担心我会被你的好妹妹送上西天?”灵婉儿感觉到两道强烈的光线锁定住她,让她想不回魂都不行。

    “怎么你没点自保的手段就敢把我支开吗?”司空月辰反问道,说实话他刚才很担心。

    “奴婢哪敢支开陛下啊!”灵婉儿嬉笑着,司空月辰真是的,说的那么委屈,还支开,她明明用的是商量的语气嘛。

    司空月辰伸手点了一下灵婉儿的鼻子,“诡辩。”这是司空月辰第二次用这个词形容她,“说实质性的。”

    “实质性的,哎!其实我们也没说什么实质性的,就是围绕着你说了几句。”灵婉儿知道,司空星宇绝不会放弃,因为她临走时的味道闻起来实在是太坚定了,如此执拗的一个女人,哎,注定会被伤的体无完肤!

    “这么简单?”司空月辰将俊脸靠近灵婉儿。

    每次都用这招!灵婉儿不屑的想到,然后乖乖的缴械投降,“她提了你的伤疤。”

    司空月辰如墨的双眸中映着灵婉儿俏丽的小脸,“又吃醋了?”

    灵婉儿摇摇头,接着用小手抚上司空月辰眼角的伤疤,“当时很疼吧?她说你眼睛差点瞎了。”她好心疼他!

    “这不算什么,为了你,我两只眼睛都可以不要!”

    “哼!你敢!你没眼睛了我还得伺候你,你眼睛好好的伺候我,我多快乐啊!”灵婉儿才不愿司空月辰为她受伤。

    闻言,司空月辰唇角微扬,他抱住灵婉儿,他一定不会让人伤害她的!

    “嗯,好好伺候你!”

    灵婉儿也抱住司空月辰,“月辰,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情吧,我想知道你的全部,我不愿意别人说的时候我却什么也不知道。”

    “嗯,你想听我就告诉你。”司空月辰应着她,都知道了也好,就不怕别人拿来挑拨离间了。

    “那是不是要说好久好久?”灵婉儿眨着大眼睛,宛若夜空的星辰。

    “怎么?”司空月辰不解,还没开始说就嫌久了吗?

    “我肚子好饿啊!”灵婉儿立即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一只小狗摇着尾巴,还不停的蹭着主人的裤腿儿。

    见灵婉儿这般模样,司空月辰忍着笑说道,“好,我们边吃边聊。”

    “你讨厌!不许笑我!还有啊,我得换身衣服,要不见不了人!”灵婉儿说着又将司空月辰的外套拉了拉。

    “行,老婆大人说什么是什么!”司空月辰再一次说了老婆大人这四个字,果不其然,灵婉儿傻呵呵的笑起来。

    换上了一套整洁的衣服,又饱餐了一顿之后,司空月辰开始了叙述,沿着时间的轨迹,追溯到三十年前的那一天。

    司空勉和司空远竟然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当时的司空远,也就是司空月辰的父亲,选择了放弃,因为他不愿为了一个女人而与自己的亲兄弟闹翻脸。司空月辰的母亲林桦,因为司空远的退出而选择了司空勉,却三年无出。

    林桦到医院做了检查,发现自己身体正常,她开始怀疑司空勉不能生育,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如果知道自己不能生育,该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于是她偷偷做了人工授精,精子的捐献者是司空勉的亲哥哥司空远。

    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了,司空勉痛不欲生,十三年了,他养着自己老婆和亲哥哥的孩子!这一切均源自他不能生育!

    他将司空月辰送还给司空远,接着自己领养了一个孩子,取名司空星宇。那一年,司空星宇年五满岁。痛不欲生的司空勉带着司空星宇离开,和所有人断了联系,独自创建了罂锦。

    当时的司空月辰是不明白的,为什么有了妹妹,爸爸就不要他了,他想爸爸,他缠着妈妈要爸爸!但是总是失望而归,次数多了,他的心也就淡了。

    一年后,司空远自焚家中。

    两年后,林桦因为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心力交瘁而死,临死前为司空月辰定下十五年之约。

    为了完成十五年之约,司空月辰整整在门前跪了五天,司空勉才让他进了罂锦的门,当时的司空月辰,内心已是一片冰凉,如墨的眸底隐藏着浓浓的恨意!

    对于司空星宇,司空月辰不知该如何面对,应该也是憎恨的吧!

    那次执行任务,司空月辰十七岁,司空星宇九岁,司空月辰不明白,平日里司空勉对司空星宇百般疼爱,可是她还那么小就被派出来执行任务,就让她的双手沾染罪恶,原来,司空勉并不是真的疼爱司空星宇,原来,一切都是谎言。

    因为带着对司空星宇的怜悯,他替她挡下了那一刀,之后的三年,司空星宇就发疯般的强化着自己,司空月辰看在眼里,也明了缘由,所以,那三年两人的关系,亲密不少,但终究是有一道鸿沟横亘在那,司空星宇不懂,可司空月辰却真真实实的感受着那份痛楚,永不能忘。

    而再后来的事情,灵婉儿多少了解了一些,司空星宇爱上了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却因此招致厌恶。

    “什么是十五年之约?”灵婉儿的小手握住司空月辰的大手,她的小手凉凉的,于是司空月辰反握住灵婉儿的手。

    “司空勉养育我十三年,付出了十三年的心血,我母亲不愿我和他从此断了父子情,所以才在临终时定下了十五年之约。十五年之内,不离不弃司空勉。”

    十五年之约,对司空月辰来说,简直是一把枷锁,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灵婉儿低下头,司空月辰就这样直呼司空勉的名字,看来早就对他死了心,可怜的林阿姨,如果泉下有知,一定会很伤心的。

    “还有三年,十五年之约就结束了。”司空月辰淡淡的说,用不了多久,他就自由了,到时候他会带着灵婉儿离开,更名改姓,再不与他们有任何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