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被判成疯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2306字

    小婉儿低垂着头颅,不停地抽泣着,这几个月来,她已经不知道流了多少泪水,为什么连他最爱的爸爸也要离开她了!

    小婉儿决定从明天开始拒绝进食,她要和爸爸一起离开,爸爸得了病,那么痛苦,可是妈妈却不好好照顾爸爸,妈妈厌恶自己,又嫌爸爸累赘,她恨妈妈!

    第二天早上,小婉儿还没来得及绝食,灵浩就先一步离开了。还不知道噩耗的小婉儿跑去和爸爸道早安,却看见爸爸盖着白布,身上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味道。

    “婉儿,过来看你爸爸最后一眼吧!”李珍雪泪眼婆娑。

    可是在小婉儿看来,李珍雪一点也不难过,因为她的味道里透着浓浓的得意之情。

    “是你杀了爸爸!”小婉儿斩钉截铁的说道,“爸爸是得了绝症没错,但是绝不会走得这么突然,妈妈嫌爸爸是个累赘,又觉得治病太费钱,所以就杀了爸爸!是不是!”小婉儿凌厉的气势和过分成人化的语言,惊得李珍雪说不出话来,她是下了药,可是谁也没有看见!这孩子是怎么知道的?此时的李珍雪,终于相信了小婉儿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但是,她不能让这个怪丫头毁了她以后的生活!她的好生活才刚要开始,谁也不能破坏!

    “我这是让你爸爸解脱了!”李珍雪没有一丝一毫的罪恶感。

    “我会揭发你的!你等着!你这个杀人凶手!”小婉儿声嘶力竭的喊道,为什么她要杀爸爸,爸爸是那么好的人!

    “杀人凶手?没错,是我给他下的药,他天天那样拖累着我,我太累了,我还要照顾你,我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遇到你们两个!”李珍雪也不想隐瞒什么,反正这个怪孩子都知道了,屋内又没有别人,索性承认!

    “我会把这个件事告诉大家,告诉警察叔叔,我要给爸爸报仇!”小婉儿迅速的从屋里跑出去,身后的李珍雪眼眸中一片阴霾。

    小婉儿边跑边回头,生怕被追上,她急促的敲响了邻居阿姨的门。

    开门的一看是小婉儿,顺势就想把门关上,小婉儿一着急,直接用手去挡,门一下子挤住了小小的手,门内的人一声惊呼,赶紧又把门打开了。

    “我说你这小丫头,来我们家干什么?”难掩的厌恶之情,让小婉儿心生退却,但是她不能退却!

    “阿姨,我妈妈杀了我爸爸,你替我报警好不好?我爸爸是好人!我要为他报仇!”小婉儿捂着小手,委屈的哭诉着,并充满期待的看着门内的人。

    门内的人却冷眼的看着小婉儿:“你爸爸是好人,但是他不是本来就要死了吗?你发什么疯?赶紧走开,真晦气!”因为担心小婉儿又会伸手阻止门的关闭,所以门内的人特意探出身来,将小婉儿推远了才狠狠地关上了门。

    小婉儿沮丧极了,她不甘心,她一定会找到人帮助她的!

    她又跑去敲另外一扇门,门还未开就被李珍雪抓住了胳膊。

    “你个坏女人,你放开我。”小婉儿挣扎着想脱离李珍雪的控制。

    “好孩子,快回去吧。我知道你爸爸的离开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我们不能这样打扰别人!”李珍雪其实并不担心事情会败露,下药的东西已经都处理了,小孩子说的话本就不可信,更何况是一个平日里看起来就很不正常的孩子的话。

    “坏女人,在家里你是怎么说的,为什么现在不敢那样说?”小婉儿愤怒的瞪着李珍雪。

    “婉儿听话啊!别闹了,妈妈心里也很难受的。”李珍雪的眼泪哗的流下来。

    “你骗人,你骗人,你明明很高兴,你现在也很得意!”小婉儿说出她嗅得的实情。

    “为什么你非要把妈妈想象成坏女人?”李珍雪也将音量提高,她需要更多的人来当看客。

    “杀人凶手,杀人凶手!”小婉儿不知哪里爆发来的力气,猛地甩开了李珍雪的手。她冲向离她最近的一个人,“方奶奶,方奶奶,求你帮帮我,求你为我爸爸报仇,那个坏女人杀了我爸爸,她给我爸爸下药,我爸爸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小婉儿用小手抓着方奶奶的衣服,顾不得手上的疼痛,只是一个劲儿的哀求着。

    “李叔叔,杨阿姨,你们相信我好不好,婉儿没有说谎,婉儿没有说谎!求你们了……”小婉儿一下子跪倒地上,冲着围观的大人们磕起了头,一下又一下,似乎将整个大地都撼动了,但却依然无法撼动那些冷漠的心。

    李珍雪看小婉儿这股视死如归的劲头,不由的害怕起来,她赶紧上前,抱住已是满头鲜血的小婉儿。

    “婉儿别这样,是妈妈没用,治不好你爸爸的病,你打妈妈,你打妈妈吧,可是你不能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啊!”李珍雪双目含泪,双唇微颤,痛苦不堪的说道,“你这样,让我怎么对得起你尸骨未寒的父亲啊!”

    此时的小婉儿眼中已然无泪,还有谁比她更清楚此时的情况呢?她,孤立无援!抱着她的女人是如此虚伪,周围的大人们又是如此冷漠,爸爸的仇,她必须报,也只能依靠她自己来报!

    小婉儿将头转向李珍雪,脸上一片木然。

    “婉儿,你别吓妈妈,你说句话啊!”李珍雪不知道这个怪孩子又在想什么,她得赶紧把她弄回家!

    小婉儿的嘴角微微抽动,辨不清是要哭还是要笑,却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婉儿?”李珍雪更加害怕起来,这样的表情她从未见过。

    小婉儿将目光锁定在李珍雪身上,像突然回了魂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以雷霆之势将李珍雪扑到地上,狠狠的撕咬起来。

    李珍雪嚎叫着闪躲,却始终躲不过这凌厉的撕咬,仿若是草原上最凶残的野兽,刚一交锋,就狠狠的咬住了对方的脖颈,唯有等待对方死亡才会松开自己的利口。

    看着不断打滚的李珍雪和死死咬在她脖子上的小婉儿,围观的人们都吓傻了,随着救命声的不断呼喊,率先回过神来的人开始拉扯这对母女,随着力气的不断加大,小婉儿被拽了下来,同时被拽下来的还有李珍雪脖子上的一块肉。

    小婉儿被甩在地上,只见她缓缓起身,吐出嘴里的血肉,用手理了理头发,俯身弹了弹衣服上的浮尘,动作优雅而缓慢,却看得人一身冷汗。

    唇角染血的小婉儿,微笑的看着昏死在地上的李珍雪,眼神残酷而冰冷。

    这哪里是一个七岁孩子该有的表情!

    “这孩子疯啦!”人们议论纷纷。

    “我早就看出来啦!从小就不正常!”

    “真是可怜了李珍雪了,死了丈夫,剩下个疯孩子,现在又弄得一身伤。”

    小婉儿听着人们的议论,就这样微笑着,微笑着,不禁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