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初试牛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2026字

    整个罂锦内部,大大小小十几个分堂,有些分量的,全部被写进号牌中,各堂特点不同,各具千秋,但实力最弱的要属地藏堂。所以第一场比试,几乎是没有悬念的。

    宁远长叹一口气,他已经预料到了结果,地藏堂内无能人,他,必死无疑。

    柳茹慧打了一个哈欠,对方太弱了,完全提不起兴趣。

    宁远蹙眉,他甚至都不知道派谁出战比较好,正在踟蹰间,一颗子弹飞来,洞穿了他坚硬的头颅。微蹙的双眉还没有舒展,就这样丢了性命。

    一堂堂主就这样死了?太突然了!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在场的,第一反应就是拔枪,手里握紧枪,时刻准备反击。大家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自己会死的那样突然,甚至连死因都无从知晓。

    究竟是谁开的枪?人们揣测着。

    司空星宇站出身,“大家无需惊慌,枪是我开的,地藏堂的人赢不了,我赏他一个痛快,也为下面的比试省下了宝贵的时间。”

    谁也没想到第一场比试居然就这样结束了?这样算不算违规?

    “哎呀,宇少主你真是的!炫彩堂就这么一场比试,你还给搅和了!”柳茹慧一脸的惋惜,内心则是一片冷笑,剩下的,就是你们的好戏,尤其是邱正耀,看你自相残杀时是什么表情!

    司空星宇直视柳茹慧,“既然柳堂主如此惋惜,加赛如何?就赌我和你!”骄傲的语气,仿若这根本不是一场赌局,而是一场审判游戏。

    眼中的杀意一扫而过,柳茹慧迎着笑脸上前,“宇少主,我们得按照规矩来啊!”

    “规矩?我就是规矩!”司空星宇展开双臂,拥抱着天下。她今天,要为司空月辰剔除所有异己,即使他不领情也好,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罢,她都不会退缩。而杀了宁远,算是一种变相的道歉,她悔不该触及司空月辰的底线!只可惜宁远,成了代罪羔羊。

    “宇少主不要忘了,下一场比试就是赌的您美丽的头颅,掉的太早,不好吧?”柳茹慧当然不会答应赌局,命这东西,她还是很重视的。

    “我看柳堂主是没胆吧?”司空星宇冷笑,各中用意大家自是明了。

    “宇少主,你如此拖延赌局,我看没胆的是你吧?”柳茹慧也敛了笑,想用激将法?真是幼稚。

    空气开始凝滞,气氛变得越来越沉重,刚刚脱离肉体的灵魂,正在寻找着适合同行的伙伴。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跃跃欲试!

    “宇少主,要是您主动认输,我迷印堂愿意为您求情,保您项上人头。”开口的居然是迷印堂的新堂主。此言一出,满堂皆惊!难道他是赶着送死不成?他怎么可能会赢?

    “哈哈哈哈!”柳茹慧和司空星宇同时大笑起来,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人,竟然如此默契的大笑出声。

    “柳堂主,看来我遇到了强敌!”司空星宇使了一个眼色,身边站着的一个男人出列,一米九左右,胡须浓密。

    “雷粹,一会赢了,杀之前把他的舌头给我割下来!”司空星宇身上的杀气太重了,不知道是累计了多少条人命,才积累下如此戾气。

    “只希望一会不要太血腥就好,人家心善,见不得红!”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其实最喜血色。

    柳茹慧不忍的转过身,暗中观察着自己的手下,这其中有内鬼!他将自己的计划透露给了邱正耀,要不然,以邱正耀的谨慎,怎么可能会选这样一个人当堂主?可恶!她本想借此机会削弱邱正耀的!现在一个垃圾堂主,死不死的有什么意义?

    雷粹走进场地,等待。

    此时的迷印堂堂主才有些慌了,他看着自己堂内的人,个个低着头,没有一个愿意出赛,没办法,只好让原来的副堂主上。

    副堂主极端不情愿的走进场地,把宇少主给得罪了,以后就算有邱堂主撑腰,也于事无补啊!那么现在,唯有出色一战,才能赢得邱堂主对自己的青睐!

    “请。”雷粹拱手,没有任何兵器。

    迷印堂副堂主也顾不上什么礼节,直接冲了上去,一把锋利的匕首藏于袖中。

    雷粹轻叹一声,哎!真是没有素质的对手。

    迷印堂副堂主身高明显逊于雷粹,所以打算主攻下盘,心中的想法还没有传达到动作上,就看一个拳头挥了过来,不花哨,但是速度太快。

    凭本能的用胳膊去阻挡,拳头打在匕首上,匕首尽碎,却仍不能阻挡下全部拳劲,铁拳至,胸口凹陷,肋骨断裂,伤及内脏。

    级别差太多!

    雷粹再次拱手,“承让了!”他自己的拳劲,他知道,这一拳下去,肯定就结束了,要不然他这铁拳的称号,就名不副实了。

    既然赢了比试,雷粹转向迷印堂堂主。

    “你……你给我起来啊!喂,你别过来!他还没输,他还能比!”迷印堂堂主吓傻了,副堂主的实力,他觉得已经很强了,可是没想到一招就被干掉了,这个人到底有多么恐怖!这根本不是人啊!

    “聒噪!”雷粹最讨厌话多的人!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想要逃跑的迷印堂堂主,大手捏住他的下颚,周围的人甚至能听见骨头被捏碎的声音,另一只手直接探入口中,将舌头生生的拔了下来。

    迷印堂堂主已经合不上他的嘴,只能从咽喉中发出呜咽。

    “失礼了。”雷粹将他扔在地上,俯身将拔出来的舌头放到他手上。

    迷印堂堂主瞪着眼睛,他想报仇,可是他没有勇气,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现在只求速死!

    大家惊恐的看着他,他刚才居然说失礼了?平淡的语气仿佛只是踩了一下别人的脚!

    变态!十足的变态!

    传言司空星宇手下的铁拳雷粹与人过招不曾超过十招,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啊!太恐怖了!连匕首都能震碎,那么骨头,简直不堪一击!

    第二场比试,就这变态之中,就在这惊愕之中,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