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弄巧成拙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1994字

    司空月辰的大手狠狠的捏着电话,问题,并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逃避只会让问题越积越深,越来越难看清,他要马上去见灵婉儿!

    拿定了主意,司空月辰拿起一件外套,立即准备出发。

    “辰哥。”风凌叫住了行动匆匆的司空月辰。

    “嗯。”司空月辰稳住心神,“什么事?”

    “邱正耀跟丢了!”风凌咬着牙,额头上青筋暴涨,目露凶光,双拳紧握。

    司空月辰唇边溢出冷笑,“这个老狐狸,恐怕早就谋划好了!”

    “可恶!”对于跟丢了邱正耀这件事,风凌觉得太丢人了!

    “气急败坏,丧失理智,只会让自己输得一败涂地而已。”司空月辰提醒着风凌,同时也是在提醒着自己。

    风凌一愣,即刻醒悟,自己太心切了,差点犯了大忌。

    “退下吧。”

    还未待风凌退下,只见一人疾步走来,

    “辰少主。”来人一脸匆忙,气息不匀,明显之前是跑着过来的。

    司空月辰看向来者,如墨的眸子里未见任何情绪。

    “竞亡堂堂主前来求见。”

    依然是没有任何情绪,“让他去密室等我。”

    司空月辰转身上楼,纷繁而至的事情,阻断了他的前往别墅的脚步。不能即刻见面了,希望能依靠灵婉儿柔软的声音,驱散心中的那丝丝阴霾。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灵婉儿惊讶,一天之内手机居然响了两次!

    “喂,月辰。”灵婉儿拿起手机,声音里略带娇羞,俏脸上浮现出甜甜的笑容。

    “在干什么?”司空月辰清冷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递过来,似乎柔和不少。

    灵婉儿瞥向自己正在织的毛衣,“在睡觉呢。”她可不想让他这么早知道这个秘密,那样就没有惊喜了!

    “留领4针缩领8针后,织到比后领高……”电脑里传出织毛衣的视频教程声。

    刚才视频卡住了,所以灵婉儿忘记按暂停就接了电话,听到传出的声音,灵婉儿在心里惊呼一声糟糕,立即跳着过去小手飞快的按停了视频,来势之汹涌险些把鼠标给按坏了。

    “什么声音?”司空月辰压着性子,所以语气中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质问。

    “哦,是……是电视里的声音。”灵婉儿磕磕巴巴的解释着,“我刚才在看电视,但是睡着了!”灵婉儿的大眼睛不自然的瞥向别处,小手也捏着衣角不停揉搓,最后,为了增加可信度,还特意打了一个呵欠。

    听着灵婉儿这样闪烁其词,司空月辰的脸色逐渐阴沉下去,细碎的头发挡住了如墨的双眸,却挡不住眸中的那抹伤痛。

    “月辰?”灵婉儿察觉到电话另一头的异常,试探性的叫道。

    “别着凉了。”没有任何感情的一句话,就像是一句公式化的问好。

    “月辰……”灵婉儿急急地叫着他,她不要这样的对话,她不要他这样的冷漠,她想开口解释,他却已经挂了电话。

    灵婉儿心情沮丧到极点,这是他们第一次通电话,可是却变成了这样的局面,她简直想撞墙,好端端的非要弄什么惊喜,现在后悔死了!

    她哭丧着小脸,无数次在心中重复那十一位号码,冰凉的指尖触摸在手机屏幕上,踟蹰着要不要给司空月辰打个电话,电话号码按了又删,删了又按,最后终于鼓足勇气将电话打了出去。

    “嘟…..嘟……”灵婉儿焦灼的等待着,她无意识的咬住下嘴唇,眉头也皱得厉害。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声,一声接着一声,灵婉儿的心越来越沉,直到最后,司空月辰也没有接电话。

    颓然的放下手机,已经没有勇气再拨一遍。想了数十种的解释方法,就这样,死在了胚胎之中。

    灵婉儿用手撑着额头,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两个人,到底该如何相处呢?如果是一对普通的恋人,相处起来是不是会容易很多?是不是就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就不用为了努力进入到对方的世界而竭尽全力。

    曾经,司空月辰不止一次的问她是不是后悔了,那么她现在,也问自己,灵婉儿,你后悔了吗?你后悔了吗?

    后悔吗?不,不悔的。

    ——永远不悔!

    她忆起这句话,当时是那么坚决,现在,一如过往。

    同时忆起这句话的,还有司空月辰。

    此时的他与竞亡堂堂主何云吉相对而坐,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唇紧闭,密室内,灯光昏黄,正好用来隐藏那些不愿向人吐露的秘密。

    何云吉猜不透司空月辰的心思,甚至感觉不到他是喜还是忧,他开始怀疑,投靠司空月辰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辰少主……”何云吉实在是沉不住气了,这样等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

    “辰少主?”声音略微加大,这难道是睡着了?正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司空月辰抬起了双眸,迸射出孤傲如狼的流光。

    “何堂主,如此心急?”司空月辰戏谑的问道。

    “我……不是。”对上司空月辰的眸子,何云吉毛发悚立,竟然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竞王堂一堂之主应该不只有这点胆量吧?还是说因为心中有鬼,所以……”司空月辰故意隐了后半句,唇角噙着的邪佞之笑使整个空气为之一窒。

    何云吉牙关紧咬,冷汗直淌,良久,才开了口。

    “辰少主,我知道你怀疑我的目的,是,我以前效力于邱堂主,但是我更是效力于正主啊!如今邱正耀背叛罂锦,我不可能再追随他!”这样的说辞,不知道能不能打动冷酷孤傲的辰少主。

    “何堂主,似乎表错了忠心。”司空月辰嗤之一笑。

    何云吉站起身,左膝触地,右手成拳抵在胸口,“竞王堂愿意辅佐辰少主夺得罂锦正主一位!”声音浑厚,两目焰焰。

    “那日后,可就要仰仗何堂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