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追本溯源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2本章字数:2070字

    对于过去的追溯,上次的谈话并没有完成它的使命,而这一次,他们一起回到了那所精神病院。

    这是一所很老的精神病院了,门口种着的两棵柳树,三个成人围在一起才能勉强环抱,其中的一棵,不知为何枯死了一半,但枝杈尚存,狰狞的指着苍穹。

    大门紧闭,门口值班的人,灵婉儿已不认识。

    她已经离开精神病院三年了,三年的光阴,真快啊!

    司空月辰牵住灵婉儿的手,冲她点点头,今天,她来看望姚叔叔,或者说是来看望裴阿姨的,因为他们二人,本为一体。

    最深沉的爱,是在你离开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再没有别的话更能为二人的感情礼赞了,因为任何的话语,都不能表达出这份感情的重量!

    灵婉儿紧紧的握住了司空月辰的手,她希望,他们也能拥有如此深沉的爱!

    “干什么的?”门口值班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方脸阔嘴,蓬头乱须,一张口,还有一股酸臭味。

    “我们是来看望病人的。”灵婉儿淡淡的回答,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呵,稀客啊,我当是这里全是没人管没人要的疯子呢!”随着音量的增加,酸臭味也明显增加。

    司空月辰眸光凛冽,寒气四起。

    灵婉儿见状,赶紧拉着司空月辰进了大门。

    “别生气,不值得。”在精神病院里,灵婉儿什么样惊骇的场面没见过,能那么平静的对待,或许真的是有点不正常。

    “不是生气!”是心痛,只因为那句没人管没人要的疯子而心痛!

    灵婉儿一愣,因为不能嗅出他的味道了,所以判断错了他的情绪。

    “嗯。”灵婉儿轻声应着,她还不适应变成普通人。

    两人牵着手,一路无言。

    突然一个男人跳了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个床单,冲着他们手舞足蹈,龇牙咧嘴。

    司空月辰将灵婉儿护于身后,没有出手的打算,跟着一个神智不正常的人,没必要浪费力气。

    男人见面前的两个人都不理他,似乎是觉得无趣,便又转向了别处。

    “是不是婉疯?”两人身后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跟她叫做婉疯的,必定是这里的护士。

    “是我。”灵婉儿回过头,冲她一笑。

    “还真是你,我还以为眼花了呢!”护士身高约一米八,膀大腰圆。

    司空月辰听到婉疯这个称呼,简直想把这个护士丢出去!

    “我想问问姚叔叔在哪啊?”对于婉疯这个称呼,灵婉儿也是被迫接受的。不过可笑的是,有时候,不疯的人甚至比疯的人还要疯狂。

    “哦,在最里面,你……”话还没有说完,刚才那个男人就跑过来拽了一下护士的辫子,护士瞪圆双眼,愤怒的追了过去,“欠收拾是不是!”

    灵婉儿无奈,“那我们去吧。”她感觉不到司空月辰的情绪,但是看脸色是很不高兴,早知道就不该带他来这里。

    走廊并不长,左边是集体宿舍的样子,摆放着一张张床铺,密密麻麻,病人们穿着粉色的病服,有的人在躺着,有的人在互相攀谈,还有人,双手紧抓着通往外界的栏杆,痴痴的望着。右边是一个个屋子不知道用来干什么,房门紧闭,透着几分诡异。

    司空月辰神色愈发凝重,这十年,灵婉儿就是住在这样的环境中,就是和这样一群人相处?

    很快的,他们便穿过走廊,只见一个人靠在墙角,呼吸急促,张大了嘴巴,神色很痛苦。

    “好了,小尼,今天的游泳就学到这里,回去吧。”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靠在墙角的这个人,一听到今天不再学习游泳了,立即站起身,兴高采烈的的跑走了。灵婉儿也很高兴,因为里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要找的姚叔叔。

    灵婉儿拉着司空月辰进了屋,“姚叔叔!”

    里面的男人,瘦削英俊,眼似清泉。

    “你怎么回来了?”姚叔叔看着灵婉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是告诉过你,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来,这里不是属于你的地方。”

    “姚叔叔,我是带他来见裴阿姨的!”灵婉儿挽住司空月辰的胳膊,小脸上幸福洋溢。

    姚叔叔一愣,原来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只见眼前的这个男人,身姿挺拔,目光灼灼,薄唇皓齿,只是眼角处有一道伤疤,如果不是这道伤疤,真称的上是完美之人。

    眼见得,姚叔叔的气质发生了变化,想必,已是裴阿姨无疑。

    缓缓起身,步履优雅,她打量起司空月辰。

    “老公,这个人比你还要英俊!”裴阿姨浅笑出声。

    “婉儿真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呢。”能让他知道这段不堪的过往,想必感情已经很深厚了。

    裴阿姨拉住灵婉儿的小手,“婉儿的工作还顺利吗?”

    “已经辞职了。”灵婉儿护士的工作,就是由姚叔叔介绍的,姚叔叔原来是那家医院的院长,但是自从裴阿姨去世之后,姚叔叔就隐退不干了。她出院以后,为了纪念这全新的生活,便将这一天定为了她自己的生日,而这,是司空月辰所不知道的。

    因为工作一事被提起,灵婉儿不由的勾起了不愉快的记忆,但她并不打算将张竟亮的事情告诉他们。

    司空月辰看见这个“裴阿姨”拉住灵婉儿的手,怎么看怎么别扭,他不满的拉过灵婉儿,让她到自己的另一边。

    灵婉儿有些不解的看着司空月辰,他干什么?

    倒是裴阿姨率先笑出了声,没想到他竟然连这样的醋也吃。

    “好了,看也看过了,快回去吧!”

    “对,听你裴阿姨的,回去!而且以后也不要再来了。”已经不见了刚才的大方优雅,反倒多了一股阳刚之气。

    “姚叔叔!”

    姚叔叔已经背过身去不再看她。

    灵婉儿无奈,只能默默的离开了。

    出了精神病院,望着瞳瞳红日,仿佛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灵婉儿垂眸,自打进了精神病院,司空月辰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他到底在想什么?灵婉儿忽然觉得很彷徨,她非常怀念自己拥有特殊能力的日子,人,怎么总是这么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