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陷入绝境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13本章字数:1975字

    “月辰,昨天我在搜查邱正耀居所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司空星宇拿出一张照片,照片的主人公,司空月辰并不陌生,因为那正是灵婉儿。

    司空月辰看见照片,眸色一紧,他几乎要把照片捏碎!

    “月辰,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邱正耀可能要动那个女人。”司空星宇偏着头,并不看司空月辰,她曾是那么的骄傲,可是,骄傲,并不能使她靠近他。

    司空月辰捏着照片,他笑了,狂傲不羁的笑,近乎疯狂的笑,邱正耀和灵婉儿居然拥有同一张照片,而且上面印着的时间竟然是在两年前!照片上,灵婉儿笑靥如花!可是现在在他看来,这笑,虚伪,邪恶,甚至是不堪入目!

    “月辰,你怎么了?”司空星宇难以置信的甚至是略带惊恐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了?

    简直是一个疯魔!青筋外暴,双眼猩红,带着要抛弃一切摧毁一切的决绝神情,却还在不停的笑着!

    这笑,带着心之血沫。

    “月辰,你别吓我!”司空星宇不明白,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她从未见过他这番模样!

    瞬间敛了笑声,他,要去收割生命!

    攥紧手中的照片,如疾风般退出屋子。司空星宇紧追其后,却还是晚了一步,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司空星宇眼角的泪水黯然飘落,面对爱情,她终究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他,是去找灵婉儿了吗?恐怕也只有灵婉儿,能撼动司空月辰的心绪至此,不甘心!好不甘心!

    黑夜凉薄,水静如玉,今夜,注定难眠。

    而今夜难眠的人,又何止一人呢?

    ——你就没觉得她奇怪吗?你就继续自欺欺人吧!

    是啊,他一直在自欺欺人!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他就觉得灵婉儿奇怪,可是为什么还是忽略了那份奇怪!还是让她卷入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真是太不谨慎了!

    她说她有特殊能力,这种荒谬的事情他居然也相信了?

    司空月辰,你真是疯了!疯的厉害!疯的丧失了心智!疯的可笑!

    “这是什么!”司空月辰眸中闪出骇人的暴戾之色,手一甩,照片跌倒灵婉儿面前。

    什么?灵婉儿捡起那张已经褶皱不堪的照片,居然是自己?她不解的看向司空月辰。

    “说,为什么邱正耀会和你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司空月辰捏住灵婉儿的下巴,力气之大,简直要将骨头捏碎!

    “疼!”灵婉儿皱着眉头,痛苦的挤出一个字,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之前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疼?今天我会让你对疼这个词有全新的认识!”司空月辰大手一甩,灵婉儿直接跌坐在地上。

    她,又一次的被推了出去,一如小时候。

    小手捏着照片,她迫切的想知道司空月辰在想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对她?

    但是从嗅觉中提取的信息却是一片空白。

    无措,惶恐,不解,灵婉儿抱着自己刚刚摔痛的手臂。

    “不要再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司空月辰咬着牙,他痛恨自己,因为他看见她这幅模样,竟然会觉得心疼!别傻了!那只是她的演技!

    “月辰你这是怎么了?就算是要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也总要有个理由吧?”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灵婉儿根本接受不了!

    “理由?好,你要理由,我就给你理由!”司空月辰拖拽起地上的灵婉儿,径直走向桌子上的手机。

    灵婉儿一个趔趄,再次摔在地上。

    “说!这个人是谁?”调出电话里的通话记录,司空月辰将手机屏幕冲向她,居高临下的问道。

    灵婉儿用胳膊撑起身子,缓缓抬起头,看着这条已接信息,尽管已经是十几天前的电话,但是她依然记得很清晰,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只接过两个电话而已。

    “是打错了的电话。”灵婉儿直视着司空月辰,她真的很委屈,很心痛,难道就因为这样一通打错了的电话就足以让他怀疑她至此吗?

    “打错了的电话?”司空月辰狂笑起来,眼神中带着灵婉儿所不熟悉的阴狠暴戾,“这么巧的刚好是邱正耀打错了电话!”

    “我不知道邱正耀是谁,也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怀疑我?”灵婉儿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她讨厌这样的感觉!

    “打这个号码!”

    “我不打!”倔强的灵婉儿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司空月辰的命令。

    “再说一次!”司空月辰扬起胳膊,分明就是想打灵婉儿。

    见司空月辰如此,灵婉儿的眼泪再也忍耐不住,终于决堤而下,她别过脸,紧紧的闭着眼睛,缩着身子,不躲不闪,静静的等着接下来的动作。

    看着那张泪痕满布的小脸,还有那样委屈的神情,司空月辰的手是如何也落不下去。飞起一脚,灵婉儿身边的桌子被踢了个粉碎。

    “不打,就是承认了。”司空月辰的声音冰冷到极致。

    灵婉儿缓缓摇头,她睁开满含泪水的双眸,只轻轻一眨,滴滴泪珠便滚滚而下。

    “为什么仅凭着一通电话就能做出这样的判断?”柳眉紧拧,下唇轻轻颤抖,她深吸着气,却依然觉得胸闷无比。

    司空月辰看着伤心欲绝的灵婉儿,这是在做垂死的挣扎吗?

    “你说话啊!”

    “人证物证俱在,你已经暴露了,如果不想死,就做我的反卧底!”

    “人证物证俱在?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怎么可能人证物证俱在?”灵婉儿实在不懂,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太过突然了,她是不是在做噩梦?那么她好希望,下一刻就能梦醒,就能回到现实中,然后看见司空月辰对她温柔的笑,告诉她刚才的一切都是梦,所以不要怕!

    可是,这便是现实!

    因为司空月辰,用那冰冷至极的声音,做出了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