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送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4本章字数:1181字

    他的手扶住了她,修长白皙的手,完美的胜过女子的手。

    只是拇指和食指间有薄薄的茧,这是一双惯于拿剑的手。

    也是她梦中出现过千百回的手。

    她微微的直起身体,大气不敢喘的低着头。

    等待着南轩寒的吩咐。

    南轩寒扶着她肩膀的手没有松开,反而紧了一些。

    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龙儿,明天你和我,去云州一趟,我们去见见,翼王爷。”

    翼王爷,南轩翼,老皇帝的嫡子。

    只是和南轩寒一样,因为自己母妃的关系,打小不受宠爱。

    封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王爷之后,远走封地。

    云州,翼王府。

    悠远的琴音响彻在花园。

    凉亭叠翠在假山上方,流水湍湍。

    微风过,凉亭中男子白衣胜仙。

    他双手十指停顿在琴弦上方,余音依旧在琴弦袅绕。

    忽而,他侧头,对着假山的方向微微一笑。

    温润如和田白玉,“寒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南轩寒身形微动,人已经出现在了凉亭中。

    他身后紧紧地跟着一名女子。

    穿着男装的女子,没有人会将这位女子当作男人。

    因为她浑身的气质,太冷冽,太孤傲。

    仿佛天地间她就看得见自己和身前的主子。

    南轩寒对着身后的龙清歌微微颔首。

    “你先退下吧,在远处守着……”

    龙清歌垂首,没有说话,只是转身,朝着假山的远方走去。

    南轩翼玩味地笑着,看着龙清歌远去的背影。

    这个女子,让他想起了森林中的野狼。

    桀骜不驯,可是一旦驯服,一生就只认一个主人。

    龙清歌站在远处,怀中抱着短剑。

    两把短剑雕着阴阳浮图,她警惕清冷的眸子,一如手中的短剑。

    犀利危险。

    她在原地踱着步子,机敏的查看着四周。

    不用去猜度主子的心思,她也知道。

    主上和翼王的谈话,肯定不能让第三个人听去。

    这也是主上带她来这里的原因。

    周围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眉头一拧。

    不用看,人已经纵身跃上了房梁。

    不远处,几名黑衣人正鬼鬼祟祟的准备离开。

    她脚尖点着横梁,人已经飞掠而去。

    手中的短剑直点黑衣人离去的方向。

    可是在她靠近的时候,自己却被翼王府的侍卫包围。

    南轩寒被迫出现在人前。

    南轩翼依旧是笑如春风,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龙清歌。

    龙清歌想要解释,却被南轩寒的眼神威慑。

    她知道,因为她的鲁莽,将南轩寒的身份暴露在人前。

    藩王私下,不允许见面。

    这是朝廷历来的规矩,这一次如果被有心人利用。

    恐怕还没等他们动手,就会被新皇扣下谋反的罪名。

    龙清歌低下了脑袋,沉默的如一个哑巴。

    南轩翼却开口了,“寒王,你这份礼,送的太贵重了。”

    南轩寒蹙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南轩翼接着道,“知道今天是本王的寿辰,却送如此一名貌美女子来,本王在这里,多谢了!”

    龙清歌大惊,南轩寒却面不改色。

    他冷着一双凤眸看着南轩翼。

    这附近,恐怕有不少皇帝的眼线,他微微一笑。

    “翼王,区区一个女人而已,只要你不嫌脏,尽管拿去!”

    南轩翼大笑,笑声爽朗.

    龙清歌却煞白了脸色,她握着短剑,手指微微泛白。

    南轩寒转身预离开,龙清歌开口,“主上……”

    南轩寒眉头微蹙,脚下步子未曾停顿。

    他只是侧首,冷声道,“从今天开始,你的主子,是翼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