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造反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4本章字数:1381字

    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一种默契。

    白天两人之间就是上下关系。

    而晚上,旖旎罗帐,她承欢,他掠夺。

    他在军中赏罚分明,所以口碑极好。

    他从来不失信任何一个人,包括她。

    所以他没有忘记他的诺言,他教她,飞叶伤人。

    纵使龙清歌学习能力很强,可是飞叶需要人有强大的内力。

    这就出现了一个情况,她体内,实在是没有任何内力。

    她平日的身手,都只是她的一些取巧的动作和固定的招式。

    南轩寒不明白,这个女人,究竟是跟谁学的功夫。

    若是说她不会武功,谁都不会相信。

    战场上,她总是冲在第一。

    杀人像是家常便饭,动作利落,毫不含糊。

    可是说她会武功,可是体内竟然连一点内力修为都没有。

    充其量,只是力气比普通女人大一些。

    为了让她学会飞叶伤人,他就开始教她内力。

    她的领悟能力是很好的,也就半年的时间,她学会了七成的无上心法。

    这半年来,她的勇猛,他的算无遗策,两人的军队从无败绩。

    很快的,战争要结束了。

    因为年轻的皇帝在听说寒王的军队攻上京城,自焚与自己的宫中。

    义军攻上京城的时候,龙清歌首当其冲。

    皇宫中哀鸿遍野,有人忙着迎接新帝,有人忙着祭奠旧君。

    还有人看着狼烟,眼泪纷落。

    龙清歌的刀上鲜血未曾干涸,精致的血槽,滴落着殷红的液体。

    她提着刀,走在未央宫,脚步有些迟钝。

    当她看见皇帝两个孩子的时候,旁边的太监一个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一个牵着三岁的小皇子。

    小皇子显然不愿离开他长大的地方,双目仇恨地看着龙清歌。

    龙清歌想起了南轩寒的话。

    皇帝后裔,杀无赦。

    她的手颤抖了一下,脸色冷然地看着抱着婴儿的太监。

    太监显然已经被吓的愣住,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三岁的小皇子倏然冲了出来,他捡起地上染血的长剑想要找龙清歌报仇。

    他稚嫩的声音叫骂着,“妖女,是你和皇叔逼死了我的父皇,我要杀你了!”

    龙清歌没有动,只是在他的剑靠近她的时候。

    她手中的刀将他的长剑架开。

    旁边的太监见自己无法带着三岁的小皇子离开。

    竟然抛弃小皇子,抱着襁褓的婴儿意欲逃走。

    龙清歌一时急了,下手没了轻重。

    她避开小皇子的时候,小皇子竟然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的断剑上。

    断剑刺破他的胸膛,小小的他,瞠着无辜的眼睛,瞪着龙清歌的方向。

    龙清歌的手不住颤抖。

    太监已经抱着襁褓中唯一的小皇子逃开很远。

    她丢下刀,心中有些泛呕。

    放眼望去,满目的狼藉。

    殷红的血,染红了整个皇宫。

    连浮过的云,都带着浓郁的血腥味。

    她看着自己的手,竟然也是血红一片。

    远处的太监,抱着襁褓中的小皇子,并没有跑的太远。

    他在转角处,愣在了那里。

    从前胸到后背贯穿了一把冷寒的长剑。

    剑尖在滴血,鲜艳的血,带着人体的温度。

    太监倒下,襁褓中的婴儿大哭了起来。

    前面站着手持长剑的男子,男子黝黑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杀气。

    他眉头紧皱,握着长剑的姿势,依旧是一个霸道十足的杀姿。

    他的长剑,滴下一泓浓稠的血液。

    手下没有丝毫停顿,手起剑落,婴儿的啼哭声终止在了他的剑下。

    他收回剑,剑尖上又多了一道稚嫩的血,新鲜的,像是初升的朝阳。

    龙清歌的心脏无法呼吸,她看着远处走来的男子,眸底有微微的疲惫感。

    周敬捡起地上的柳叶刀,递在她的手心。

    “如果让主上知道你放了他们,死的人,会是你。”

    龙清歌握着刀,没有说话,这半年来,主上待她如何,别人不知道,但是周敬却最清楚。

    看着地上堆积成山的尸体,她秀眉蹙起,所有明里暗中阻挠南轩寒登上帝位的人,都已经被她杀死了,她这个寒王妃,不知道未来的位置会在哪里。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周敬站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满目担忧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