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沛涎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1121字

    周敬深幽的眸底,黑暗的如一汪深潭,他脱下自己的外套,一言不发的披在龙清歌身上,龙清歌低着头,始终不敢正眼看他。

    “柳皇后要钦州的沛涎草治疗自己胞弟的肺疾,可是主上不愿意得罪翼王爷,你明白吗?”周敬声音淡淡的,只是一句,就道出了所有的来龙去脉。

    龙清歌点头,其实她还是不明白,只是沛涎草而已,主上想要的话,多得是办法。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她不信,主上想要,翼王爷敢不给。

    周敬见她依旧是一副茫然的样子,眉头皱了起来,他看着远处天边的月色,不咸不淡道,“明天主上若是让你去钦州,你断不可应承下来,知道吗?”

    龙清歌抬头看着周敬,她不知道,主上若是让她去,她能不去吗?而且去钦州找沛涎草,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周敬看着她,叹息一声。这女人,太傻了,主上和翼王爷的约定,恐怕只有她不知道了。

    她对主上来说,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棋子,而这颗棋子在天下大定的时候,其实已经失去了她的价值,翼王爷等着这一天这么久,他不信,她心里一点都不清楚。

    翌日,御书房,南轩寒不紧不慢的批阅着奏折,龙清歌跪在那里,太阳已经从东方升到了正午。

    “想好了吗?想好了,自己收拾一下,去钦州翼王那里吧!”南轩寒淡淡的,将朱笔撂在一边。

    “主上,属下……”龙清歌呐呐的,额头上有跪出来的汗珠。

    “嗯?”南轩寒咬长了尾音。

    “属下拿到了沛涎草,是不是,还可以再回来?”龙清歌感觉到了自己的卑微,她浑身都在颤抖,如一只被抛弃了的小猫咪。

    南轩寒看着窗外的阳光,犹豫了半响,淡淡地道,“周敬会陪着你一起去,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朕会派人在暗中接应你!”

    刹那间,龙清歌的心就亮堂起来,只是去做内应而已,主上并没有将她送给翼王爷的意思,主上这么骄傲的人,是不屑于去做这种事情的。

    她站起身,脸上又恢复了一片明朗,对着南轩寒抱拳,“是,主上!”

    南轩寒看着她退出的背影,有些许迷茫,龙儿,不是主上心狠,而是苏苏她不能死。她实在,太特别了,她是他捧在心尖的女子,她的灵魂,是来自未来的一个时空。

    而且他必须靠她,带给他线索,帮他寻找到他的生母。

    龙清歌寻找沛涎草,顺利的,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当她带着草,站在朝堂上百官眼前的时候,所有人窃窃私语。

    南轩寒冰冷的眸光打量着龙清歌,他不知道他那个三哥打的什么主意,竟然将沛涎草对着龙清歌双手奉上,他可不相信,南轩翼有这么的好说话。

    “翼王没有其他的交代吗?”南轩寒冷冷的,示意身边的太监,去下方接过沛涎草。

    龙清歌躬身点头,“皇上,翼王爷心忧皇后娘娘的病情,所以属下并没有多费功夫,就将沛涎草劝得手上!”

    南轩寒犀利的眸子,扫视了周敬一眼,周敬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他心中的怒气刹那间膨胀起来,他的三哥是什么德行,他难道不知道吗?仅凭她龙清歌笨拙的言语,能够让他三哥将钦州的宝物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