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破军之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1056字

    “不是,主上!”龙清歌在他的手下不住颤抖,他扶住她的腋下,让她躺会床上,居高临下的审问着她。

    “说,你心里的男人,是谁?”南轩寒危险地眯起眸子。

    “是,是主上……”龙清歌结结巴巴的吐出,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他已经……

    他的凤眸似是着火一般,他低头,凑近她的耳边,“想着我做什么?是不是想了?”

    只是现在,她疼的尖叫起来,他瞟了眼屋外守着的侍卫,捂住她的嘴巴,语气中充满不耐,“不许叫的这么难听!”

    她清眸盈满水花,咬住他的手腕,就在神志有些许不清楚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他略带喘息的话语,“你胆子不小,竟然敢拿自己的心脏跟翼王做交换,你难道不知道,朕培养你这么久,你的命要比你的身体值钱吗?”

    “主上……”龙清歌的泪,毫无征兆的就落了下来。

    有那么一瞬间,南轩寒想要低头吻干她的泪痕,可是他忍住了,他只是残忍的拧着她的肩膀胛骨,“朕的那个三哥,平时是决计不会做亏本生意的,你说,你的心脏究竟有何价值,竟然让他用沛涎草来交换?”

    龙清歌痛的眉头拧起,她满脸泪痕地看着南轩寒,半晌才吐出轻飘飘的一句话,“因为翼王爷的府上,有一个道士说,属下是破军之相,属下的心脏有关南轩朝龙脉的命运,所以翼王爷才处心积虑要属下的心脏!”

    南轩寒冷笑一声,他在她身上留下蛮横的印记,啃咬着她精美的锁骨,声音模糊,“原来朕的三哥,收集美人的心脏是如此原因!”

    她在他的身下不再动弹,她知道,反抗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只是她的身体因为疼痛更加紧绷,她有些担心的紧紧拽着身下光滑的床单。

    他察觉到她的紧张,邪肆地笑着,轻拍她的脸颊,“你不说出来的原因,就是怕朕现在剜了你的心脏?”

    龙清歌脸色变得苍白,她知道,现在他不会这么做,就如翼王爷现在不敢这么做般,龙清歌是主上战无不胜的宠臣,如果翼王爷现在对她动手,那么主上就有了一个收复钦州的借口。

    同样的,如果南轩寒此时这么做,那么他就少了一个对付南轩翼的筹码,他们是何等心思通透的人,断不会做杀鸡取卵的事情。

    “龙儿,告诉朕,为什么你愿意用五年之后自己的心脏,换取翼王爷的沛涎草?”南轩寒声音温柔,第一次主动的,将龙清歌抱在了怀中,他让她冰凉的脸颊贴在他胸膛上,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她脸上未干的泪痕。

    “主上,五年之后,龙儿可能已经死了,如果主上拿龙儿的心脏也有用,那么在不到五年的时候,龙儿就将心脏献给主上,这样主上既得了沛涎草和龙儿的心脏,又不会失信于翼王。”龙清歌淡淡的,声音不悲不喜,仿佛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龙儿好计策,可是朕,现在就想朕的三哥死,怎么办?”南轩寒狭长的凤眸微眯,有一丝戾气从凤眸中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