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忠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5本章字数:1049字

    这让他莫名的胸闷起来,该死的女人,原本以为她的忠诚无人能及。

    “属下知错!”龙清歌头垂得更低。

    南轩寒愤怒地看着她,只见她低着头,露出白皙光滑的颈项,小巧的耳畔上,有细小的耳洞,一时间,他竟然所有的血液似乎都在燃烧,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身体已经开始行动。

    他一步一步地走近她,在她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单手将她提起抵在她身后的墙壁上,他有如盯着自己的猎物般看着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牙缝中迸出,“你失踪三个月了吧?三个月,方天琪有没有像我这样对你?”

    龙清歌看着他嗜血的眼神,害怕起来,她脸色苍白的推拒着他,“主上,我和侯爷是清白的!”

    她急于撇清她和方天琪的关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看着她清澈急切的眼神,他松动了,邪肆的双眸微微眯起,唇角的笑意,在逐渐变暖,“龙儿,如果你和他是清白的,证明给我看!”

    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朕”,龙清歌的心脏,有刹那间的失控,她不可抑制的轻喘,低着头,“主上,您,要属下怎么证明?”

    “就这么证明!”毫无悬念的,他开始了行动,她紧咬着唇,忍受着,看着她的隐忍,他忽然就有了怒气,钳住她的下颚,让她对上他狭长的眼睛。

    “如果,我让你去云州拿到方天琪的军事布阵图,你一定不会拒绝,是吗?”南轩寒一字一顿,字句中带着森冷的寒意。

    龙清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南轩翼,主上他现在跟钦州的战事,已经焦头烂额,难道他想要进犯云州?这是兵家大忌。

    “你放心,朕在拿下钦州之前,不会去动云州,但是他们的布阵图,朕现在一定要拿在手上!”

    龙清歌只是垂下了眼睑,遮去眸中所有的心事,南轩寒的动作开始粗暴,他冷声,“抬头,看着朕!”

    龙清歌于是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主上,其实方天琪已经有归降朝廷的意思,不如……”

    她的话被他冰冷的眼神制止,他的手,狠厉的握住她柔白的颈项,他捏着她的脖子不断用力,“你活腻了吗?竟然敢教朕去如何做事……”

    “主上……”龙清歌想要挣扎,颈项上的那只手,却一点点扼住她颈项中冰冷的空气,她逐渐不能呼吸,脸色惨白如纸,耳边响起南轩寒戏谑的话语,“这,就是你对朕的忠贞吗?”

    在她昏过去之后,如往常般,将朱红的药丸喂入她的口中,然后轻捏她的下颚,逼着她咽下。

    天牢中,周敬已经浑身发霉,这阴暗潮湿的地方,他满脸的胡髯,灰色的囚服,看上去狼狈不已。

    龙清歌有些复杂地看着他,周敬无辜,可是主上却拿着他作为她的把柄,她根本就无法挣扎。

    周敬看着龙清歌,一时激动,咳嗽起来,他在天牢中得了风寒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三个月听见无数龙清歌的传言,有人说她死了,也有人说她被擒了,还有人说,她叛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