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逼问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1051字

    左轻侯恶狠狠的掷下熄灭的烙铁,对着旁边叫骂,“把你们平时对待犯人的手段都使出来,打到她交出图为止!”

    龙清歌脸色惨白,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只要她坚持七天,方天琪一定可以改变军事布阵,到时候,就算他们拿到这张图,也没用了。

    鸾凤宫中,柳苏苏表演着她最新发明的流萤舞,没有灯火的鸾凤宫,她的衣衫莹莹闪亮,她轻盈的仿佛一只萤火虫般,在满是鲜花的宫殿翩翩起舞。

    南轩寒一杯接一杯的饮酒,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柳苏苏舞到他的身边,依偎在他的怀中,“寒,你有心事?”

    她如两年前,他们的初恋般,她叫他寒,他叫她苏苏。

    南轩寒摇头,放下杯盏,看着她身上的衣衫,淡然道,“你身上的衣衫,需要多少个萤火虫的性命?”

    柳苏苏脸色一白,直觉南轩寒变了,他以前为了她,可以倾尽整个天下,可是现在,竟然在担心几条萤火虫的性命。

    南轩寒站起身,拔步朝着东厂的方向走去。

    差不多是时候了,他故意把龙清歌交给左轻侯处置,目的就是让她知道,他的主上,对她并不差,她应该知恩图报,不能受点诱惑,就跟方天琪跑了。

    东厂中,龙清歌被打的奄奄一息,她从小耐打,所以她不惧怕什么。

    南轩寒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龙清歌浑身是血,被吊在半空中的样子,旁边的厂工,恶狠狠地对着她的身体泼盐水。

    龙清歌被泼醒,骤然陷入一双深幽的凤眸当中,南轩寒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对着左轻侯冷冷的道,“朕,有说过,你们可以动手打她吗?”

    左轻侯吓的面如土色,可是皇上明明说想办法让她招出军事布阵图的下落。

    “你们哪只手动过她,就砍掉哪只……”南轩寒淡然,眸光起了些微的涟漪。

    左轻侯等人,已经吓的跪地不能动弹。

    御书房中,龙清歌浑身是伤的跪在那里,她的膝盖已经仿佛针刺般,地上淌着一泓鲜血。

    她浑身都痛,下半身更是已经麻木,她感觉不到自己还有双腿。

    “想好了吗?想好了,就把图交出来。”南轩寒依旧淡淡的,伸手阖上最后一本奏折。

    “属下,没有布阵图。”龙清歌的声音,已经不像她的,浑身的冷汗,仿佛下雨般。

    南轩寒浅笑,方天琪果然让她动心了,他伸手,宛如召唤自己的宠物般,召唤龙清歌过来。

    龙清歌就跪着,行到他的身边,地上留下长长的血痕,南轩寒抚摸她惨白的脸颊,湿淋淋的,全部是冷汗,瞬间,他竟然有吻她的冲动。

    他压抑下自己的冲动,凑近她的耳边,“没有图,会死更多的人,周敬得死,接着是吕岩,最后是梁少谦,云州,我势在必得,而方天琪,也必须得死……”

    他的话,如魔魅般,萦绕在她的耳间,她低泣出声,迷离的眸子看着南轩寒,他依旧笑如春风,她浑身,却已经像躲入冰谷。

    “主上,为什么?”龙清歌低哑的声音,带着哭腔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