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兽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45:46本章字数:1251字

    龙清歌额头上满是冷汗,她虚弱一笑,缓慢地吐出两个字,“摔的。”

    龙飘飘还想再问,门口却响起了一道极冷的声音,“滚出去!”

    她脸色一白,看着进门的南轩寒,咬着唇,躬身离开。

    “龙儿,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南轩寒一撩衣衫的下摆,坐在繁花殿上方。

    龙清歌脸色惨白如纸地站在那里,她没有说话,如木偶般,一动不动。

    南轩寒手指轻敲着木椅的扶手,眯着眸子打量着龙清歌,半晌,他倏然站起。

    对着门外的侍卫,厉声道,“来人,将龙清歌拿下,兽池外,听候发落!”

    龙清歌没有丝毫挣扎的,被四个侍卫拿下,她眸中无怨无哀,平静的仿佛一团死水。

    高处,柳苏苏和南轩寒坐在正上方,她柔媚的身体贴在南轩寒的身上,纤细的指甲,在南轩寒的胳膊上轻刮,声音媚如春水。

    “寒,这样好危险,万一方天琪不来,歌妃娘娘怎么办?”柳苏苏缩在南轩寒的怀中,看着不远处,被吊在半空中的女子。

    龙清歌的双手,被束缚在绳索上,她悬空吊在兽池的上方,和她一起吊着的,是虚弱的生肉。

    生肉鲜血淋漓,有点还在往下面滴血,下面是一群饿的发急的猛虎,老虎够不着生肉,发出暴躁的嘶吼声。

    散发着腥臭味的兽池,让龙清歌几乎不能呼吸,被吊了一夜,意识有些模糊,她只知道,她的脚下是凶残的野兽,掉下去,就是尸骨无存。

    “方天琪不来,她就代他去死!”南轩寒淡淡的,声音无波无澜。

    “寒,你最近,花在她身上的心思越来越多了。”柳苏苏鼓起嘴巴,玩弄着南轩寒衣衫上的一个配饰。

    南轩寒清浅一笑,勾起柳苏苏的下巴,“吃醋了?”

    他的声音带着调侃的味道,柳苏苏娇嗔一笑,依偎在他的怀里,“是啊,我现在都不敢肯定,你真的,还是爱我的那个寒吗?”

    南轩寒看着不远处如生肉一般的女子,抚摸着柳苏苏的头发,声音笃定,“我不会变!”

    “是吗?”柳苏苏媚眼一勾,“现在时辰已经到了,方天琪没有出现。”

    南轩寒回之以魅惑众生的笑容,对着旁边的侍卫,点头道,“行刑吧!”

    侍卫躬身应是,长长的绳索,被砍断,龙清歌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孱弱的身体,坠落在了兽池当中。

    南轩寒看着那一抹孱弱的身体,心脏莫名一痛,他紧抿着薄唇,眯着眸子看着那纤细的身影垂直坠入了兽池当中。

    那一刻,龙清歌心里是无怨无哀的,如果在自己的那个时代,一次的背叛,就已经等于判了自己死刑。

    她不会有第二次放走方天琪的机会,主上对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毕竟,他是她的主上,而她,只是他的属下,她没有侍宠生娇的资格。

    散发着腥臭味的兽池中,野兽的利爪摁住了她的皮肉,她看不见那森寒的獠牙是怎样切进皮肉,有的,只是刻骨的痛。

    接着野兽被重重的踢开,天空似乎开了一道缝隙,龙清歌满脸是血地看着救自己的男子,她看见了方天琪干净漂亮的脸孔,还有兽池上,一位明艳的中年女子。

    方天琪不知道,他是怎样将她从野兽的爪下救出,只是在他看见她无力的阖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知道,他再也放不开了。

    风徐徐的吹过,南轩寒看着兽池边的明艳女子,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明黄的衣袍,绣着幡龙的下摆,轻轻的摇曳。

    一句“母妃”哽在喉间千回百转,可是无论怎样都叫不出口,他抿着唇,深呼吸了三次,才缓慢的开口,“你果真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