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短信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9本章字数:1994字

    “老公,你这样看着我干吗呀?”,黄晓燕突然发现,老公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

    陈杰脸色确实很难看,直接将茶杯放在了沙发上,冷哼了一声。

    黄晓燕略带不解地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陈杰强忍着愤怒,黄晓燕,你也太能装了吧,只怪自己以前太相信你,没想到,你和那些低俗的女人一样,为了钱,什么事都愿意做。

    见陈杰沉默不语,黄晓燕似乎更加不解了,难道是因为今天没接他电话?

    “老公,你不要生气嘛,人家白天在工作,所以,没及时接到你的电话?”

    “你白天工作,难道晚上也工作吗?”

    黄晓燕微微一愣,“老公,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这么辛苦,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你说,我容易吗,难道你忘了,三年前,我们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出来?难道你忘了,我们为了省钱,早晨五点多起来熬粥,为得就是省下早点钱?难道你忘了,我们到东方明珠塔前为了省门票钱,望而却步?.....”

    陈杰又何尝不知道黄晓燕为家庭付出了很多,生完孩子没多久就投入了工作,因为没修养好,黄晓燕落下了病根,结婚这几年,陈杰也从来没有给黄晓燕买过大件东西,就连结婚戒指,也有一半的钱是黄晓燕出的。倘若撇开今天的事不说,黄晓燕确实是个完美的女孩,哪怕是黄晓燕的第一次没留给陈杰,陈杰也认为黄晓燕是最完美的。

    可是,背叛就是背叛,眼里揉不得沙子,这种事,要是睁一只眼闭一眼,那不成了王八,除非心理有问题,否则的话,没有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老婆背着自己偷汉子。

    黄晓燕自顾自地抽泣着,越说越委屈,当初生完孩子回到公司的时候,是多么的困难,偶尔抱怨几句,陈杰也没有安慰自己。

    黄晓燕产完孩子回到公司的那段时间,陈杰倒是也没有忘记,他清楚地记得黄晓燕会不经意地说某某同学做了全职太太,某某同事老公为她买了新首饰,某某又换了新车子。

    言之无意,听者有心,有可能当时黄晓燕确实没有嫌弃陈杰的意思,但是,陈杰却不这样认为,那段时间,陈杰甚至想到了离婚,倒不是陈杰懦弱,而是陈杰想要黄晓燕得到更好的生活。两人的老家离得不远,陈杰知道黄晓燕也受了不少苦,当初,和黄晓燕结婚的时候,陈杰觉得自己有能力让她过上还日子,可是直到孩子出生,陈杰的工作也没有起色。

    也就是在去年才拿到五六千的工资,陈杰也想过换工作,可是,他担心换个工作,有可能还不如现在,干基础设计的,也就是这个工资了。

    人,有时候不认命不行,刚毕业时候的豪气干云已经被现实消磨殆尽了。

    所以,陈杰才会在设计单位里不死不活地混着,本来,陈杰打算两个赞点钱,回老家租个门面,做点小本买卖,给自己打工,总胜于给老板卖命吧,可是仅有的一点存款,一年多前都投到房子和车子里去了。

    现在,陈杰和黄晓燕成了彻彻底底的房奴车奴。

    因为买房子的事,陈杰还曾和黄晓燕闹过矛盾,可是,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同意了黄晓燕的要求,毕竟置办房产也算是正经事。

    置办房产买了车子之后,陈杰发现黄晓燕的抱怨确实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黄晓燕无休止的加班。

    起初的时候,陈杰也曾怀疑过,毕竟黄晓燕拿回来的钱是自己工资的好几倍。可是,每次刚刚有质疑的苗头时,都会被黄晓燕化解于无形。

    黄晓燕经常对陈杰说,既然她现在已经是他的老婆了,那就应该相信她,女孩子在外面做销售,难免会有一些负面新闻,但是作为老公的,不能跟着和稀泥,应该无条件的相信对方。

    所以,面对黄晓燕,陈杰更多的是选择理解,哪怕是有朋友同事委婉地让陈杰多留个心眼的时候,陈杰也是选择了一笑置之。

    可是今天,陈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有些放心不下黄晓燕。

    难道,男人也有直觉?

    看着抽泣不已的黄晓燕,陈杰最终选择了隐忍。即使黄晓燕真的背叛了自己,那也应该找到证据,现在如果和黄晓燕对质的话,非但没有证据,而且还会打草惊蛇。

    “晓燕啊,你别说了,都怪我没用”,陈杰神情复杂地说道。

    “老公,我不要求什么荣华富贵,我只想好好跟你过日子,有自己的小家,有自己的车子,等两年有积蓄了,再把女儿接过来”,黄晓燕梨花带雨地说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黄晓燕颈子上的吻痕,陈杰此刻肯定会感动地一塌糊涂,能娶到这样贤惠顾家得女人,那是自己得福分。

    陈杰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眼花,可是.......“老婆,你今晚去哪了?怎么喝的醉醺醺的?”

    “哦,我在巧巧那里”,黄晓燕喝两口白水,笑着说道。

    什么?黄晓燕刚刚不是说,她在陪客户吗,怎么这会又说她在陈巧巧那里了?

    陈杰哦了一声,并没有提出质疑,而是趁黄晓燕去洗澡的时候,偷偷地打开了黄晓燕的包包。

    此刻,陈杰最想知道的就是真相,黄晓燕今晚到底去干嘛了?为什么她今天换了两套衣服?

    包包里除了一套米黄色的职业套装,还有一个红色钱包,一些化妆品。

    陈杰小心翼翼地将米黄色的职业套装拿了出来,对着鼻子闻了闻。

    闻完之后,陈杰长吁了口气,除了黄晓燕的体香之外,衣服上并没有其他异味了。

    难道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可是黄晓燕颈子上的吻痕又怎么解释呢?

    恰在此刻,黄晓燕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个署名为“大坏蛋”的人给她发了条短信。

    陈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偷看了这条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