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跃精公司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2本章字数:2570字

    我的名字叫做孙小曼,不知道给我取这名的人怎么想的,似乎不怎么好听,但也不算太差劲,不至于引人发笑,也不能说是非常独特,总之,是个很平庸的名字。

    从上小学开始,我一直就是平庸的好孩子,学习成绩中等偏上,保持着这样的位置到了初中三年级,然后戴上了近视眼镜,在进入高中之后变成全班的中等偏下,接下来又上了一所平庸的二本院校,毕业之后找到了一份平庸的工作,在一家名叫跃精食品的公司内做办公室文员,至今已有四个月。

    公平地看,这工作可能不算特别差劲,有正常的双休和节假日,劳动强度较低,从来不需要加班,迟到一会儿没人在意,早退五十分钟也没事,事做完之后在办公室里用电脑玩游戏或者看影视剧都可以,薪水不算丰厚但按时发放从不拖欠,唯一的不尽如人意之处可能是这个——有那么一部分同事感觉怪怪的,似乎不太正常,至少不能够用一般意义上的标准来对他们的言行举止进行衡量和评判。

    我在这家公司已经待了一百二十几天,感觉这是一段很漫长的时光,尤其是明白未来可能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仍然要像这样混下去的时候,难免有点绝望,因此就觉得时光流逝得特别慢,过一个星期可能就像别人过了一个月似的。

    我上班的地点是跃精公司的办公区,据说食品生产厂在郊外,我没去过,听说规模不算非常大,环境很优美,有机会的话我得去看看。

    公司里有两类人,一种是负责工作以及做事的人,比如像我这样的,还有一种是基本上不管什么却充当经理或者部门主管的,两类人明显属于不同的圈子,彼此间存在清晰的界限。

    这样的公司居然能够正常运转并且有赢利,我一直以为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偏偏却发生了,而且看上去公司会继续生存下去,可能会存在很多年,没准能够混成百年老店什么的。

    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制造和销售各种酱,什锦酱,麻辣酱,豆瓣酱等等,还有一项业务是管理公司从前购买的房产,主要是收取租金,这些事看起来比较简单,事实上也挺简单,所以大部分雇员们都比较轻松,真正忙碌的只有少数几位,但是这几位薪水很高,到底领多少钱我也不清楚,只是猜度,反正他们开着好车,住在漂亮的小区内的大房子里,好像生活还不太检点并且不健康什么的。

    在公司里,我觉得自己有点像隐形人似的,与同事交流得很少,做的事也很少,我并不懒惰,而是安排给我的工作太少,当然这个可能是由于我效率太高的缘故,每天日常性质的几份报表总是非常快地就核对整理汇总完毕,偶尔要编撰一份演讲稿或者信函的话,我很快地就能够从网络上找到一些内容复制粘贴下来再修改一下,然后交差了事,而别人从不挑剔,一贯没有任何意见,有时外出去经贸委或者消防队拿文件,我往往在外面一混就是小半天,快下班了才回来。

    在这里上班期间从未听到过批评什么的,让我疑心自己是不是能力超强,有成为至尊小文员的天赋和可能性,进而觉得自己可能被大材小用。

    可能由于空闲时间太多,而好看的美剧和电影却不那么多,更新之后总是很快就看完了,而在工作时间玩游戏总感觉不那么畅快,所以上班期间我感觉越来越无聊,已经无聊到想练瑜珈或者用火柴棍在玻璃瓶子里做一艘船那种程度。

    我寻思着未来也许可以找个机会向上司申请加薪,看上去办公室主任的智商似乎不怎么高,也许可以糊弄他一下,让他相信我是多么的重要以及不可或缺,对我进行物质方面的鼓励是最最合理的事。

    这个想法在我思维中预演过许多次了,但是从来没有正式提出,可能是因为我有拖延症,天性总是有些犹豫和迟疑,常常觉得就算不提出申请,也可能会获得加薪。

    在未来,当我回忆起这段时间,会觉得一切麻烦都起因于一只件当时看起来无足轻重的小事,而这个小事仿佛一枚火种点燃了干草堆,让一切脱离原先正常运行的轨道,把我从平静却无聊透顶的生活当中揪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中午,我溜到外面吃了一份排骨泡饭,因为要保持体重避免长胖,所以故意没吃完,剩下一点,其实很想吃光的,甚至还想再要一份炒饭,并且自知有能力吃到光盘,一粒都不留下。

    身为女生,为什么要保持苗条的身材,不能长太胖?对此我一些感到愤愤不平,为什么狗和猫还有豚鼠和兔子长成矮胖型才美丽可爱,而人就必须瘦而长?

    离开餐馆,走到我停放在路边的电动助力车旁边时,发现一只小小的花狗,品种不详,估计是小串串,可能有两个月大,也许三个月,对于狗狗的生长状况我可能不是很清楚,但是这小家伙对着我摇尾巴,把前爪搭在我的袜子上,两只小黑豆眼看着我,红红的小舌头伸在口腔外面,真的能够把人萌化了。

    接下来它费劲地试图爬上我的助力车踏板处,似乎想跟我走,可我不能带它走,因为它应该是有主人的,于是我站在原地东张西望,想弄清楚它从哪里来,然后把它送回去。

    餐馆老板娘走出来,对我说如果喜欢这狗的话,可以抱走,因为她没空照看,而朋友硬是把小狗送给她,当时她心一软就接收了,接下来一直后悔,然后努力寻找一个乐意接收这只狗的爱心人士。

    我可能是大脑临时短路了,居然很开心地抱着狗就走了,暂时忽略了公司内有禁止带宠物入内的规定,也忘了租住的房子有不许养狗的规定,其实我根本不可能养狗,但是当时却彻底忘记了这些禁令。

    回到公司,充当保安的许老头赞扬小狗好可爱,养大之后杀了吃肉一定味美可口,考虑到他已经六十岁了,我也懒得骂他。

    接下来发生的事在预料之中,在前台负责接待的老大姐穆丽英跳出来,一定要抱抱可爱的小狗,而小家伙的表现也非常讨喜,它居然昂起头,伸出红红的小舌头舔穆丽英的脸。

    大家都忘记了不许带宠物来上班的规定,于是我抱起可爱的狗,走进了办公区。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比较刺激了。

    销售部主管毛柔柔是一位娇小玲珑的美女,身体有点像孩子,长了一张非常标致的脸蛋,说话的声音有点嘶哑,就像传说中的烟嗓,很难猜她的年龄,可能是四十岁,也可能是十四岁,而这位美女在走廊内与我狭路相逢,我怀里的小狗对着她哼哼了一声。

    就这么很温和的一声轻哼,在我看来可爱之极,但是对于毛柔柔来说却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她的反应很奇怪,居然猛地扔掉了手里抱着的一些纸张,嗖一下往后蹿到四米开外的墙壁上,然后几乎没有停留又蹦往侧对面的墙壁,接下来在天花板上停留了可能半秒钟,窜进旁边一扇敞开的门里,并且把门摔上了,这时候那些纸片还有几张仍在空中飘动。

    我愕然看着这一切,稍后突然意识到这事有点不科学,毛柔柔主管并非猴子,也不是豹子,而是一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的小女子,个头特别的小,体重估计也就三十五公斤左右,怎么能够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高难度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