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那个味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2本章字数:2478字

    我平静地告诉这位主任,如果真的认为那些味道很美妙的话,我随时可以重现一切,不算很困难,只要穿上保暖内衣和棉衣还有厚裤子以及不透气的廉价运动鞋和脏袜子,去有空调的超市里走来走去逛上那么一小时,就一切OK了。

    话说完之后我意识到一个事,苟主任的行为也许可以算是sex骚扰,或者理解为一种莫名其妙的示好方式,按照我的理解就是这样,如果帅哥对我说类似的话,那就是让人开心的求爱或者求欢,若是丑男这样说,就是令人厌恶的骚扰,而现在的情况有点令我难以界定,因为苟归元主任面无表情不说话的时候是美男,目光纯净,而一旦露出笑容或者开口说话就满脸傻相,有白痴风范。

    当然,如果苟主任能够不笑也不说话,那么还是可以领出去炫耀一下的,但是这个不大可能。

    我在内心深处叹息,为他白白拥有一副好相貌以及好身板这一事实而沮丧,多好的材料啊,却浪费了。

    苟主任脸上再次浮现呆滞而傻气的笑容:“如果你每天都能够散发出那种气息的话,我会非常乐意把你安排在我的办公室里上班,并且给你加薪。”

    我:“抱歉,尽管很希望加薪,但是我无法容许自己时时散发出那样的味道,偶尔由于时间紧迫而意外地发生一次还可以理解,但是如果长期保持那样是无法想象的。你的品味很奇怪哦,让我想起那些网购女人穿过的酸内裤以及臭袜子还有脚皮的无聊人士。”没说变态怪物已经很委婉很客气了。

    苟主任:“我真的买过,还挺贵,但是那个味不太新鲜,也不怎么好闻,还是你身上散发出的比较自然和馨香,可惜只是那么一次,这事让我有点困惑,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那样。”傻笑的脸上露出沮丧和遗憾的表情,还有点一怀念。

    真是很欠揍。

    我:“你喜欢的那个味道的话,我有个主意,你可以去女子篮球队或者女子足球队的休息室里,等她们比赛结束回来脱下鞋子之后,你可以大力呼吸,享受个够。”

    以个人经验来看,如果这家伙真的成功享受到那种气味,可能会改变看法,反正当年我在里面时被那些女生散发的味熏得差点呕吐。

    但是也不一定,谁知道呢,这家伙反正不太正常。

    苟主任流露出无限向往的样子:“你可以带我去那样的地方吗?”

    我:“抱歉,不行,我已经毕业了,没办法带你回去,你可以自己想办法。”

    苟主任:“在哪些地方可以享受到那种奇妙的味道?可否具体说一下。”

    我:“体育场和体育馆,你看到有比赛正在进行,然后就可以进入休息室等待那些队员进来,但是先提醒一下,如果你被人揍了或者当成怪僳僳抓起来可不能怨我。哎,对了,有一个比较安全的办法,你可以去健身中心参加一些比较剧烈的运动,故意凑近一些汗流浃背的女子,然后就可以寻找到那种气味了。”

    苟主任面有惊喜之色:“啊,小孙,你真是好聪明,想不到我公司竟然有你这样的人材。”

    我觉得机会出现了,赶紧这么说:“既然我挺有用的,那么是不是可以增加一些薪水。”

    苟主任的表情立即变得严肃和冷峻:“这个以后再谈,你刚来不过四个月,过些日子我会考虑向总经理提出申请,让我每月加薪三千,至于你,每月可以加上五十元。”

    早晨,我坐在公司对面的餐馆里享用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米线,可能由于来得早了一点,天还没有完全亮,从我坐的位置看过去,公司所在的楼层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颜色更昏暗些,有更浓郁以及更黑一些的雾气。

    跃精食品公司的招牌看上去似乎不太真实,仿佛随时可能会从墙壁上掉下来似的。

    这是一幢大厦,有三十九层,是商住楼,跃精公司在第四层,恰好在一家餐厅的楼上,这家餐厅据说很有档次,收费昂贵,所以我从来没有去过。

    同事杨正刚仿佛突然出现,端着一只巨大的碗,简直就像一只盆,他真像猪,居然吃这么多,太过分了,都胖成这样,还不知道控制食量。

    他坐到我面前,咧开嘴笑了笑:“早啊,孙小妹。”

    我:“你胃口真好。”

    他:“早餐非常重要,必须吃饱吃好,当然,午餐和晚餐对我也同样重要。”

    然后他飞快地用筷子捞起许多碗里的内容狂吃几大口,也不怎么咀嚼就吞下去,这个吃相真的很难看。

    不过这个主要是由于他模样丑陋的缘故,长成这样,无论吃相多么绅士以及雍容华贵都没用,而有些漂亮的男生就算用手抓着东西吃看着也很养眼并且顺眼。

    我:“想象得到。”

    他又吃了几大口之后抬起头来:“你有没发现,公司里的领导们普遍都很奇怪,可以说不太正常,我在这里工作两年多了,对此深有体会。”

    我:“领导们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估计你和我都失业了。”这是事实,依我所见,公司机关内根本没必要雇用这么多人,若是每个员工都有正常工作效率的话,开除掉一半的人啥事都没有。

    他看看前后左右,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怀疑咱们的领导是外星人。”

    我瞪大了眼,被听到话吓了一跳。

    看上去他也像是被自己说出的话吓到了,显得有些紧张。

    我:“这个似乎不太符合逻辑,外星人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并且经营这样一家普通的食品公司,生产并且销售那些不怎么好吃的各种酱。”

    他:“像你和我这样的普通人,根本没办法理解那些高出几个层次的异界智慧生物的行为。”

    我:“你倒说是说说看,他们哪里像外星人?”

    他:“毛柔柔走路从来不会弄出任何声音,又瘦又小,被你抱着的小狗吓到之后却能够上墙,你觉得这个正常吗?”

    我有些诧异,不明白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小说里不是有人会轻功吗?不是有人能够墙上挂画,或者像蝎子一样倒爬城墙,也许毛柔柔出身于杂技团。

    我:“可能她专门训练过。”

    他:“苟归元的舌头可以舔到鼻子,还有一次我看到舔了左侧的耳朵。”

    我:“也许是由于苟主任天赋出色,我猜想,主任的女友一定很幸福。”

    他:“你的话含义深刻啊,真遗憾,我的舌头规格太普通了,吃东西的时候还经常被烫伤。”

    我:“我给你补充一下,胡达仙总经理身上总是散发出奇怪的臭味混合了浓烈的香水味。财务主管夜飞天常常看着男员工流口水,还喝紫红色的粘稠液体,那液体散发出奇怪的腥味。业务部施媚总管脸色苍白,眼睛常常呈现红色,走路的姿态奇怪而机械,鞋子上老是带着一些新鲜泥土。副总经理古木金常常往自己脑袋上浇矿泉水。技术部的华魅总管表情呆板,脸型奇怪,可这又能说明什么?与我们有毛关系?”

    他:“你原来也不算迟钝,居然观察到了这些情况。”

    我:“管那么多干嘛,有工作并且有薪水领就混着呗,除非哪天你买彩票中头奖了或者猎头公司看走了眼,高薪挖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