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老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2本章字数:2369字

    可能是今天来得太早的缘故,进入办公区内总感觉有些奇怪的寒意,说不准是为什么,总是有些发毛,仿佛什么东西在背后对着我的脑袋吹气。

    其实今天我仅仅只是早来了约有七分钟而已。

    坐到办公桌面前时,我已经决定,下班时要早退十五分钟,如此才能避免吃亏。

    杨正刚的电脑已经开机完毕,而我的仍在开机中,这个很不公平,为什么他不肯把我的电脑弄得和他的一样好用?这个坏胖子。

    同事鲁妮也来了,打开抽屉找昨天吃剩下的薯片,却看到一只胖而大的老鼠跳出来。

    她被吓了一跳,发出一声矫揉造作的尖叫:“啊——大耗子。”

    鲁妮个子比我矮一点,净身高大概一点五五米左右,体重却超过我很多,她是丰满过度型的,年纪也比我大了几岁,每当看到她,我总会意识到控制饮食和保持体型的重要性。

    大老鼠沿着过道往一边逃跑,动作并不快,可能是吃太饱的缘故。

    它往我旁边经过的时候,我觉得如果拿起一本厚厚的书砸下去或者用鞋子踩下去,肯定能够搞死这只灰朴朴的家伙,但是我没兴趣这样做,因为我听说杀生不祥,而且我不想弄脏自己的书或者鞋子。

    杨正刚:“小鲁,这是你养的宠物吗?”

    鲁妮:“发克,谁会养这种东西。”

    毛柔柔出现了,一如既往地悄无声息,轻灵地从门外闪现,一弯腰便伸手抓住了硕鼠。

    可怜的老鼠吱吱叫,四爪乱挠,无毛的粗糙长尾摇摆不休,但是毛柔柔的纤纤小手却像一把钳子似的,没有一点儿松开的打算。

    我清楚地看到,毛柔柔脸上显露出非常亢奋的表情,眼放绿光,红红的舌头轻舔红唇,鼻子在扇动,显然在快速地呼吸,仿佛老鼠身上散发出可爱的味道似的。

    这事挺奇怪,居然怕小狗而不怕老鼠。

    由于先前发生的不愉快事件,所以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表示友善,于是:“哇,毛姐,你好厉害,简直英明神武,一下子就逮住了这样强壮的老鼠。”

    毛柔柔冷笑:“这不算什么,我逮兔子的时候更帅。”

    我有些好奇地问:“打算如何处置它?”

    很想知道,她会不会把老鼠绑在电线杆或者树干上示众,或者把老鼠装笼子里用开水烫,或者用点燃的报纸焚烧?

    毛柔柔:“我会把它关笼子里,养上半天,然后再处理。”

    我很好奇,忍不住又问:“为什么要养它半天?”我没问这样做是否违反了公司不得带宠物进入的规定,因为她是部门总管,虽然她啥都不管。

    毛柔柔:“因为我不确定它是否服用过毒药,所以得养上一天进行观察。”然后就走了,手里的老鼠仍在吱吱叫。

    鲁妮问:“老鼠吃剩的薯片我还可以吃吗?”

    我:“不能,老鼠进食过程当中可能会有残留的唾液,也许你会患上鼠疫什么的。”

    杨正刚:“如果充分加热,应该可以吃。”

    我:“没必要吧。”

    杨正刚:“浪费粮食可耻,节约粮食光荣,非洲有些地方的居民就是因为懒惰和笨拙而导致饥荒,小孩子饿得像骨头架子似的,急需食物援助。而且我还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粮仓里是老鼠频繁出没的地方,但是那些大米最终还是被你和我这样的城市居民吃掉了。”

    听起来像是蛮有道理的样子,我竟然无法反驳。

    但是鲁妮最后还是痛下决心把老鼠啃剩下的薯片扔掉了。

    杨正刚突然对着我招手,示意我过去看他的电脑屏幕。

    这都是因为闲的,工作好像两个钟头之前就完全结束了,我开始看电影,鲁妮在低头玩手机,而杨正刚则在看那种电影。

    我才不要看他的电脑,因为那些内容可以想象得到,有些片子我喜欢自己窝在家里看。

    但是这一次有些不同,杨正刚仍在招手,而且很诚恳地说:“快过来,你不知道错过了什么?”

    我决定照顾一下这胖子的情绪,于是坐在椅子里用脚蹬地滑过去。

    电脑屏幕上的情况让我很惊讶,画面不怎么清晰,但是仍能够看明白毛柔柔正在做的事,她在自家脖子上围了餐巾,右手持刀而左手持叉,很淑女的样子,只是即将吃掉的东西不太对劲,一只灰色的胖老鼠在雪白的A4纸上挣扎,尾巴摆动,四爪乱蹬,但是却无法逃离,因为它被刀或者叉子轮流压住。

    吃只耗子而已,有必要这样郑重其事吗?

    毛柔柔用餐刀把那条粗糙的鼠尾割断,可以看到一些血流出来,然后餐刀换到了硕鼠的肚皮上,叉子则把鼠尾弄起来,放到嘴里,接下来就像嚼一根辣条似的,细长的鼠尾迅速消失在红唇间,与此同时满脸陶醉和幸福,就像酒鬼喝到美酒或者饿汉啃到鸡腿的那个样子。

    杨正刚小声解释:“毛柔柔的办公室里原本就有摄像头,我只要把线路连接起来,就可以看到她。”

    我紧张地:“女卫生间里有没有隐藏的摄像头?”

    杨正刚语气明显犹豫:“这个我不太清楚,应该没有吧。”

    我:“为什么你要偷窥毛柔柔?”

    杨正刚:“因为无聊,我是二十五岁的单身狗,而她虽然个子矮小并且瘦还平胸,但是脸蛋漂亮,看上去有些小罗莉的风采,我有时忍不住想,也许她会喜欢我。”

    我:“看到她吃耗子之后,你有什么感慨。”

    这时电脑屏幕里的毛柔柔已经把硕鼠开膛破肚,用叉子把一只小小的肾脏弄出来,放到嘴里,满脸笑容地咀嚼,脑袋摇晃,看上去幸福极了。

    而硕鼠大概已经快要死了,四只小爪子动弹的频率明显变慢,渐渐无力。

    杨正刚:“现在你相信我的猜测了吧,公司的领导们真的可能是外星人。”

    我:“就凭她生吃耗子吗?据我所知,有个地方的人也吃,而且用筷子挟起小耗子沾了调料就吃,难道那里有很多外星人?”

    这时毛柔柔用叉子把鼠尸的肠子挑出来,然后直接送到嘴里,似乎并不考虑肠子里有什么内容。

    她会不会品尝出未完全消化的薯片残留的气味。

    鲁妮过来,凑近看了一会儿,然后干呕几声,捂着嘴冲向卫生间。

    我可没这么娇情,小时候我放学途中常常站在菜市场围栏外面,看人家残忍地杀鸡杀鸭杀兔子,觉得蛮有意思的,可能我对血腥景象的良好耐受能力正源于那个时候。

    杨正刚:“想想有点小激动,我们居然在一家由外星人管理的公司里上班。”

    看来他坚定地相信自己的观点,认定有外星人在给我们发薪水。

    我用调侃的口气说:“如果某天确定领导们真是外星人的话,我会请求他们帮忙让我长生不老,至少活上八百年,同时让我拥有可以杀人于无形的超能力。”

    杨正刚:“你想得到好处,但是你有什么可以和外星人交换的资源?他们貌似没理由给予你任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