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吃老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397字

    电脑屏幕上,毛柔柔开始吃硕鼠的脑袋,就这么把刚割下的鼠头叉起来,送到咧开得很大的嘴里。

    此前根本不可能想到她的樱桃小嘴能够张得这么大,看上去吞一只咸鸭蛋毫无压力,再张开一点的话,甚至可以吞一只鹅蛋。

    记忆里猫吃小老鼠就是这样吃的,不吐骨头,直接咀嚼之后吞下。

    但是毛柔柔不是猫,是一位瘦小的女子,是公司的销售部主管,手底下有足足十一名员工。

    难道她真是外星人?总觉得不可能,因为这不符合逻辑,无法想象外星人从遥远的异星越过许多光年的距离抵达地球,就为了吃这里的老鼠?难道本地的老鼠作为食物有如此大的魅力?

    她应该去做主播,直播吃老鼠,吃了一只再吃一只,肯定能够吸引众多粉丝,成为网红毫无难度,赚钱不在话下,而且可能也不违法。

    杨正刚感慨:“连我这样看过上千部恐怖片的人现在也感觉有点不舒服了。”

    有那么多恐怖片吗?大概是有的。

    我:“咱们有多无聊,居然盯着电脑看了十几分钟吃老鼠的过程。”

    杨正刚:“我本来以为可以看到她挖鼻孔或者搓脚丫以及换衣服的有趣场面,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对待今早抓到的老鼠。”

    很显然,如果是那些比较正常的日常活动,他肯定不会广而告之发出邀请。

    我:“我得过去问问生吃老鼠什么味?尤其是吃到鼠毛以及鼠的时候感觉如何。”

    杨正刚严肃地:“别,要沉住气,如果你问了,没准几天之后你就是失踪人士,外星人很可能不遵守咱们这旮旯的法律。”

    我:“这样啊,那就算了。”

    鲁妮从卫生间里回来,小声问:“吃完了没有?”

    我:“正在吃后腿部分,估计再过一分钟就结束了。”

    鲁妮:“我得再看几眼,这事虽然恶心,却罕见,以后恐怕很难再看到了,感觉大大增长了见识。”

    我:“如果你仍然常常把吃剩的食物放抽屉里,还会有别的老鼠来,然后咱们的销售部主管就会抓起老鼠,养小半天之后吃掉,在未来的漫长岁月里,类似的事可以不断复制。”

    杨正刚:“如果我去宠物市场买上一些苍鼠或者松鼠来送给毛柔柔主管,她会不会对我青眼有加?”

    他可能有些精虫入脑,也不管目标是不是危险的外星人或者精神病患者。

    我:“应该会,看她吃老鼠这么开心的样子,若是你真送她十几只松鼠和豚鼠,她甚至有可能叫你以身相许。”我很想看这家伙笑话,故意怂恿他。

    杨正刚吞咽了一些口水,喃喃说:“松鼠多少钱一只?”

    我:“等我上网查查看。”

    鲁妮:“在宠物市场内出售的松鼠六十元一只,短毛豚鼠或者本地品种小兔子十五元一只,苍鼠十元一只,大概就这样了。”

    杨正刚:“感觉买小兔子更划算。”

    鲁妮:“远郊小乡镇赶集的时候那些小兔子和小豚鼠大概三到五元一只,一窝全买下会更便宜,如果你不嫌麻烦又想省钱的话,周末可以去采购。”

    杨正刚:“我怎么知道乡镇哪天赶集?”

    鲁妮:“做贼的人一般都知道。”

    杨正刚:“But,我不认识做贼的?”

    我:“上百度问呗。”

    杨正刚:“看上去她更喜欢吃老鼠,我也许应该去买只老鼠笼,关到捕猎物就拿来送给她,这才是真正的投其所好。因为我担心她可能不喜欢吃豚鼠和小兔子。”

    看得出这家伙其实在考虑如何省钱。

    我:“你怕不怕她是幻化成人样的外星异形?”

    杨正刚:“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吃老鼠的样子,我竟然很冲动,觉得可能爱上她了。我是不是有病?”

    夜间二十点,我在服装店里观看和试穿感兴趣的衣服,压根没打算在这里买,已经准备好夜里睡不着的时候上网搜同样的,然后用只是这里几分之一甚至更便宜的价格买下。

    我是有理想有追求的,尽管薪水微薄,但是我仍然要攒钱,我做了一个不算很宏伟的计划,通过合理的投资来改变命运,现在我的股票账户里已经有三百多元,再存入四百元,就可以买一手我看中已久的股票啦。

    我认为自己一直在努力省钱和赚钱,只是目前看来效果暂时不怎么好,感觉每月积攒三百元很困难,把一个月的收入在十天之内花掉百分之九十却很容易。

    有时我也沮丧地想,是不是可以少买或者干脆不买衣服和买化妆品以及护肤品?但是我很快就否定了这种荒谬的设想,因为我觉得身为女子,把自己包装好并且保养好是最起码的道德品质,让自己一团糟地走出门去,那是缺德。

    二十一点,我逛到了超市里,因为此前听房东说夜间这里的熟食和西点会半价出售,他经常买回去喂猫。

    房东因为自家养了四只猫,所以不允许房客养狗,而那些猫从来不会抓老鼠,导致如今我只能把食物储备放在一只小小的铁皮箱子里,因为那些老鼠仿佛会穿墙似的,明明看不到任何可以让它们进来的通道或者漏洞,但是隔三岔五总会在室内发现几粒老鼠屎,偶尔在夜间还会听到吱吱叫声以及小爪子快速爬过纸箱弄出的声音。

    我打算买点打折的熟食回去做明天的早餐,还想看看常用的那几种化妆品和护肤品是否打折。

    在超市内,我遇到了推着一辆巨大购物车的毛柔柔,因为她看上去太小,所以显得购物车特别的大。

    她的购物车内摆放了四袋猫粮,全都是一点七公斤装的,此外还有两箱猫食罐头。

    难道她养了许多只猫?估计是的,也许正是由于她养的猫影响到了她的认知以及生活习性,所以她才会活吃老鼠,从这点看,她应该抽空去精神病院接受一下治疗什么的,吃老鼠多不卫生啊,而且还吃得那么津津有味,简直太不像话了。

    苟归元也过来了,推着的购物车里有六包狗粮,包装袋上的金毛眼神温柔,仿佛在笑,此外还有几袋用猪皮为原料制作而成的骨头状磨牙棒。

    难道他开始养狗了?

    我知道猫粮和狗粮都挺贵,一袋一点八公斤装的狗粮一般要卖到三十多四十元,和趣多多饼干差不多同样价格,我庆幸自己不吃这些东西,也没有收养那条可爱的小花狗。

    我左手拎着一袋半价烤鸡全腿,右手握着手机,接下来好像也没什么要买的,与这两位的满载形成鲜明对比。

    苟归元对着我傻笑,大声说:“小孙你好。”

    本来我想装做没看到这两位悄悄溜走的,但是现在不行了,只好微笑回应:“你们好。这么晚了还来买东西,养宠物一定很辛苦吧。”

    苟归元:“没养宠物,我买回去自己吃,因为老是吃肉对身体没好处。”话说完,面有沮丧之色,似乎意识到可能说错什么了。

    我可能反应迟钝了点,没反应过来,而是乐滋滋地问:“狗粮好吃吗?什么味?有没三聚氢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