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寻猫记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112字

    我有些惊愕地问:“为什么要消灭那只猫魈?不能把它圈养起来或者教育改造吗?毕竟它已经开启了灵智,可以算是智慧生命了,如果培养好了,将来没准可以指望它维护世界和平什么的。”

    毛柔柔和苟归元都在大笑,笑得很开心,前仰后合。

    我的话显然触动了他们的笑点,但是我不觉得有什么可笑的。

    毛柔柔终于不笑了,断断续续地说:“指望妖怪做什么伟大的事是不现实的,一般来说,妖的能力越强,危害就越大,这是本性使然,谁都没办法。”

    我:“好的妖精肯定是有的,比如白素贞。”还想再举几个例子,却找不到了。

    毛柔柔:“传说故事而已,不可全信,想来无非就是蛇妖与许仙之间发生了一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浪漫爱情罢了。”

    我:“我要不要搬家,换个地方住?”

    毛柔柔:“人如果交了霉运,怎么折腾都没用,哪怕你去做尼姑也不一定能够转运,不用搬了,就住这里吧。”

    我有点生气了:“你不帮忙也罢,为什么总是说些怪话?”

    毛柔柔笑嘻嘻地:“我本来就是打算到这里看热闹的,事越大越好,死掉一大群人最有趣,别指望我为你做什么。”

    苟归元:“房间内一切正常,现在我应该去外面查看。”

    我打开了房间门。

    走廊内没人,光线昏暗,依稀可以听到有某房客打呼噜的声音。

    苟归元走上前去,伸脚踢了旁边一只小纸箱,结果导致一只小老鼠从中钻出来,沿着地板往前跑。

    毛柔柔动作奇快,嗖一下蹿到前面去,一伸手便将老鼠捉住,然后塞到皮包里,关好拉链。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为她那只Lv包感到惋惜。

    苟归元问:“这个时候那些猫一般会在哪里?”

    我:“恐怕还在房东的被窝里,据说他与猫亲密无间,我看到过他用牙叼着猫粮让猫来吃。”

    苟归元:“像这样养的猫成精可能性更大,因为猫随时可以接触到人气。带我去房东住处看看。”

    房东住在七楼。

    到了之后,我指着房东家的门说就是这里了。

    苟归元:“我已经嗅到浓浓的猫味。”

    毛柔柔:“里面有一男一女。”

    也不知怎么回事,反正苟归元伸手直接把门打开了,为什么里面没有反锁?

    这两位昂首挺胸地走进去,压根没有敲门的意思。

    我站在门外,不知道是否应该进去,稍后觉得还是应该去看看,向房东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我的房租是按月交的,我知道房东住这里,但是却从未进去过,交房租都是敲开门然后递钱,当面清点数目正确之后立即转身离开,就像做犯罪交易似的神秘。

    在房间里我看到了猫,三只,全都围毛柔柔的裤管转悠,用猫头来拱她的腿。

    这事有点奇怪,这些猫平时很友善,谁都可以摸它们,抱抱也行,但是主动与人这样亲近还是有点罕见。

    苟归元:“不是这几只。”

    里面的房间内传来房东的声音:“谁呀?”

    我不知如何回答,想了想决定不吱声。

    我听到了手机拍照的声音,很好奇到底有什么好拍的,于是凑近到门口,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毛柔柔拿着手机拍照,然后兴高采烈地说:“哈哈,我抓到你现行了,现在你必须听我的,老实交待情况,否则我就把照片发到网络上,让你们成为网红。”三只猫仍然在转着她转悠,用特有的方式讨好她,用脑袋蹭她的裤腿,在她的脚旁边的地板上打滚。

    房东懒洋洋地:“随你便,赶紧发,最好把我的名字也写上,老子做梦都想出名。但是现在你们立即给我滚出去,并且关好门。”

    哇,气氛好紧张啊,我缩在门后,只露出一只眼,悄悄地观看,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大概是发现威胁无效,毛柔柔的语气有点变化:“你有没发现猫少了一只?”

    房东:“关你毛事啊,猫本来就喜欢乱跑,可能是被谁家的猫吸引了,在外面玩几天才会回来。”

    这家伙对于自家被陌生人闯入似乎并不紧张,仍然像往常那样气势汹汹,异常的自信。

    苟归元:“你有没发现那只猫行为异常?”

    房东:“我的猫有什么不对劲之处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这时候棉被里伸出一只粗大的手臂,抓过摆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拖进棉被里。

    苟归元:“我们弄明白了这个事之后就立即离开。”

    房东:“我忘记了枪放哪里,否则的话可能就以对你们开火了,然后我会对差人说这是自卫。为什么你们还不滚出去。”

    他确实有只手枪,平时没事的时候还拿出来摆弄,只是我和其它人都以为那是仿真玩具枪,也许大家都错了。

    苟归元:“你傻了吗,我们只想知道你的那只奇怪的猫上哪去了。”

    房东:“我不知道,最近那猫偶尔出现一下,吃过东西之后不知钻哪里去了,它已经几天都没在我房间里过夜了。”

    这时候棉被一边被掀起,有人钻出来,把脚伸进鞋子里,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往外走,还朝苟归元翻白眼,冷冷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吗?”

    苟归元诚恳地:“还真没看到过,这是第一次,电脑上看过的应该不算数对吧?”

    房东:“那只猫的照片在墙上,黑乎乎的那只就是,你们赶紧看仔细看清楚,然后从这里消失。”

    果然有放大的巨幅照片,是一只大黑猫,正在拉便便,肚皮上白了一块,四肢末端也是白的,体形粗壮,在猫当中算是胖子。

    那位走到了外面,看见我,朝我微笑点头,因为我与她认识,她住在二楼,是某公司的小白领。

    她:“这样房租可以打五折,摆脱了寂寞孤独并且还省钱,两全其美。”

    我点头:“嗯,你真会过日子。”

    稍后,苟归元和毛柔柔走了出去。

    幸亏他俩没和我说话,这让我可以编个无伤大雅的谎言。

    我对房东说:“刚才看到你门开着,听到你的怒吼,于是我就进来了,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房东满脸奸笑地问:“你是否考虑过房租打五折的事?”

    我:“不用。”然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