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生猫片是什么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319字

    坐在办公室内,因为无聊,我把手机拍到的白头公图像弄出来让杨正刚和鲁妮看,这两位反应平淡,说像是假的,问我从哪里下载到的。

    毕竟是在手机里,远远不如夜间所见的实物那么恐怖,所以我能够理解这两位的观点。

    稍后我把照片发到朋友圈里吓唬人,效果还行,有些表示反应强烈,接下来又发到贴吧里,引来很多关注和回帖。

    过一了会儿,居然有网警关注了我,紧接着我发的照片就被删除了,这让我有点惊讶,并且产生了一点忧虑,怕被请去喝茶什么的。

    如果被拘留半个月怎么办?我的人生岂不是因此有了巨大的污点?哇,太可怕了,越想越觉得紧张,忍不住开始思索要不要去投案自首或者收拾行装跑路的问题。

    到了下午十五点,仍然没有动静,我猜想自己应该安全了,于是又看了一遍洋葱电影,这部片子我好象已经看过五到六次了,但是仍然觉得挺精彩。

    到了临近下班的时候,毛柔柔打来电话,叫我到她办公室一趟。

    我进去了,看到一只不怎么结实的铁笼子,里面关了一只熟悉的大黑猫,正是房东养的那只,以往我曾经摸过它的脑袋,还抓挠过它的下巴,它的毛很柔软,叫声悠长而温柔,蛮可爱的,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认为它要变妖怪了,感觉这事不太对劲。

    毛柔柔洋洋得意地:“刚才我又去了一趟,终于抓到了它。”

    我:“你打算怎么处置它?”

    毛柔柔:“成精的猫有大补的功效,当然是吃掉,现在让我犯难的是,怎么吃比较好。是油煎还是清炖?红烧还是麻辣?或者切成生猫片沾芥末和酱油吃?”

    生猫片是什么鬼?谁发明的?

    我:“为什么要吃它,放它走不行吗?”

    可怜的喵喵似乎听明白了我的话,忧伤地叫唤了两声,举起爪子擦了擦耳朵。

    毛柔柔:“当然不行。”

    我:“你偷走房东的猫,当心他拿着枪来找你麻烦。”

    毛柔柔:“你如果没说出去,谁也不知道我和苟归元在这里。”

    我:“看上去这就是一只普通的正常的猫,没什么不对劲的。”

    毛柔柔:“你啥都不懂。”

    我:“叫我来有事吗?”

    “想听听你的意见,怎么吃它,还有就是,吃之前你动第一刀。”

    这是为毛?难道要我交投名状?

    我:“放它走吧,如果它真要成精,那是它作为猫的一生当中所取得的重大成就,应该支持鼓励它才对。”

    “你傻了啊,就因为它成精了,所以才引来白头公差点吓死你,居然还帮它说话。”

    “我坚持认为应该放它走。”

    “吃了它的肉,可以益寿延年,养颜防衰哦。”

    如果是苟归元或者胡达仙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可能会抹着眼泪吃这只猫的肉,可能还会吃掉挺多,但是毛柔柔不可能取得我的信任,总疑心她在布置陷阱,想要耍我,于是我摇头,很坚决地表示:“不可以这样做,太惨无人道了。如果你很想吃肉的话,我可以买些猪肉来送给你,或者想办法抓些胖胖的活老鼠让你吃。”

    我好像说错了话。

    确实说错了,虽然毛柔柔吃老鼠,但是我不应该说出来。

    她的反应有些出乎预料:“你以为用一些活蹦乱跳的胖老鼠就可以收买我吗?我是有尊严嘀。”

    这似乎是承认了什么。

    我:“你先前装到包里的那只老鼠还活着吗?”

    她:“已经关到笼子里,我还给了它饼干和牛奶。”

    估计是观察一下,弄清楚有没有中毒,然后再吃掉,也可能是觉得老鼠太瘦,想养肥些再吃。

    我:“你真的要吃这只猫吗?”

    她:“它已经是妖怪,吃掉它是为了维护世界现有的秩序,保障我们目前拥有的幸福生活,防止城市里出现太多成精的怪物。”

    我:“不可理喻。”然后走了。

    十几分钟之后,通过杨正刚的监控窗口,确认毛柔柔不在房间里,于是我悄悄回去了,用挂在墙壁上的钥匙打开了笼子上的挂锁,把猫放出来,然后又把锁挂上并且锁好,还细心地用纸巾擦拭了一下,以免留下指纹,把钥匙摆放回原来的位置,做完这一切之后,我觉得自己真的很聪明,有犯罪天赋,在这里做小文员实在太委屈了。

    获得自由的大黑猫没有溜走,而是端坐在桌子上看着我,尾巴绕到前爪的前方。

    无论怎么看,我都不认为它是一只成精的妖怪,至于那个出现在我房间里的白头公,想来与它无关。

    我把大黑猫抱起来,放到我带来的旅行包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

    我朝着杨正刚和鲁妮这两位同谋竖起中指,以示成功了。

    皮包打开,大黑猫伸出猫头,伸出刺林林的红舌头轻舔鼻子,似乎在笑。

    杨正刚:“我根本不相信这只猫是妖怪,它眼睛是正常的猫眼,不红也不全黑,看上去它完全就是一只普通的猫,可能胖一点。”

    鲁妮伸手摸猫的头,乐呵呵地说:“好可爱的猫,如果炖上一条大麻蛇,味道一定很不错。”

    她老家好像有吃猫肉的传统。

    我:“能不能别吃这样可爱的小动物。”

    鲁妮:“开玩笑的,我已经整整五个月没吃过龙虎斗了。”

    杨正刚:“现在怎么办?我是指如何处理这只猫,反正我是没办法收养它。”

    我:“我如果带着它回去,房东估计会很高兴,但是毛柔柔可能又会去把它捉走。”

    鲁妮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严肃地说:“把它交给我好啦。“

    我摇头:“不行。”感觉这婆子绝对不可以信任,若是把大黑猫交到她手里,可能今夜就会遇难,成为一锅肉块。

    杨正刚:“咱们把它放走吧,猫的野外生存能力很强,就靠刨垃圾桶也能够活下去,我住的小区里就有许多野猫,看上去它们像是生活得挺快乐。”

    我:“看来应该把它送到一处有垃圾桶的地方。”

    杨正刚:“公园里垃圾桶多,而且经常有人把没吃完的东西扔掉,树上还有小鸟和松鼠,它运气好的话有可能捉到一只真正的野味。”

    我觉得他所言极是,于是下班之后,我把猫装进包里,若无其事地走出去,骑上电动车直接到公园。

    旅行包打开之后,黑猫跳出来,昂起头看着我,目光里似乎有智慧的微光,这个时候我开始怀疑它有可能真的成精了,但是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好,总不能把它抓回包里拎去交给毛柔柔。

    我对它说:“大黑猫,现在你自由了,去追寻属于你的生活吧,以后小心些,别再被人抓住。”

    它围着我的脚转悠,发出温柔的喵喵声,用脑袋来拱我的腿,如此过了一小会儿才离开,消失在黄昏时分的灌木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