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外出收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410字

    苟归元乐呵呵地告诉我,销售部那边人手不足,所以来办公室借人,要安排我去距离本市两百多公里之外的山区小镇催收欠下的货款。

    这个应该是某种形式的报复,可以肯定背后主使者是毛柔柔,因为销售部那边人挺多,大部分每天无所事事,本公司网游水准最高的可能就是那个部门的人,按理说根本不应该去其它部门借人。

    但是理由听起来仿佛很正义,苟归元说销售部和财务的大部分员工都要出去收欠款,公司能否维持下去全靠此次行动,必须收回大部分欠账今年才会有赢利,全体员工才能够领到年终奖金。

    我想了想,然后严肃地提出条件:“我没车,公司必须提供交通工具,比如你那辆越野车就很不错,很适合去山区,而且我是弱质女子,不可能单独去收账,你想必也不希望我成为失踪人员,所以呢,必须有团队的力量才能够达到目的,我申请让杨正刚和鲁妮与我同去,有这两位助阵,凭着他和她的体格很有希望唬住对方。”

    故意这样说,是为了让苟归元知难而退,如果不满足我的条件,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其实杨正刚和鲁妮徒有一身多余脂肪,完全就是虚胖型的,那体格根本吓不了谁。

    苟归元面有困惑之色:“办公室里本来人手就少,如果你们三个都出去了,这里岂不是会很冷清?我感到孤独怎么办。”

    我:“这样啊,我还是不用去了,大家都留下,多热闹啊。”

    苟归元:“可是胡总说过要让所有可以派出去的人都到外面收欠款,你必须得去。”

    我伸出手:“车钥匙,预支费用。”

    苟归元脸上的傻笑消失了,忧心忡忡地说:“你会开车吗?”

    我:“会啊,才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开过车,放寒假的时候跟着舅舅和舅妈出去,他们有一辆大卡车,没装货的时候我开了好几次,然后我在大二那年搞到了驾照,到如今也算老司机了。”

    一个钟头之后,我拿到了预支的差旅费两千五百元,我怀疑此行收回的欠款能否达到这个数。

    接下来是对杨正刚和鲁妮进行开导,因为这两人都不想去,有明显抵触情绪,怀疑我在拉人下水。

    当然我确实打算拉他和她下水,但是这样的想法不可以让人知道。

    我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其实呢你们可以视此次外出为旅游,山区空气清新,环境优美,可以吃到真正的农家老火腿和土鸡,咱们名为公务,实际上可以把大部分时间用来游玩,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哦,难道你们没有对此次旅行充满憧憬和向往吗?”

    这个话说得,我自己都不相信。

    鲁妮满脸忧虑地说:“听说如今小乡镇治安非常差,因为警力不足,一个派出所里可能还没十个人,却要管着上百平方公里范围,而且勤劳诚实的人都到外面打工或者经商了,留下的多半是些老弱病残以及没人管的青少年,我们去讨债,很可能会被打出来,甚至有可能会被扣留做人质或者送去黑砖窑当免费奴工。”

    外出收账,大家都喜欢去城市,最好是有热门景区的城市,但是安排给我的目标地却是山区小镇,这事非常讨厌,可是没办法。

    我只好继续开导说服这两位懒虫:“你一定弄错了,据我所知,山区乡镇民风淳朴,热情好客,保持着善良诚实守信的古典优良传统,可以肯定,像你这样珠圆玉润皮肤洁白的女子绝对大受欢迎,有极大可能性你在那里可以收获一段热烈而浪漫并且刺激的露水姻缘哦。”

    这话彻底就是胡说八道了,但是长得有些像曼联队鲁尼的鲁妮似乎相信了。

    杨正刚:“你俩去吧,我觉得自己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一定要想办法带上这家伙,因为我觉得,如果遇上危险,自己绝对可以跑得比他和鲁妮快,而且他体积庞大,用来挡石头挡棍棒的话非常合适,考虑到他的厚度颇为可观,不亚于沙袋,若是挡子弹的话也很不错,若是遇上饿狼或者豹子,估计吃了他也就饱了,这样一想,他就是此行最大安全保障。

    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很邪恶,但我是年青的弱质女子,可能还比较美丽,我理应受到保护和关照。

    我继续说服:“不去的话,你一定会后悔,你可能还不知道如今的小镇夜生活有什么内容,据我的一位网友说,歌厅里的台费才五十元,带小妞出去花费也很便宜,而且那些小妹妹全都年少无知,鲜嫩水灵,你这样的宅男在她们看来简直就是富豪降临。”其实全是胡说。

    杨正刚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真的吗?”

    我:“绝对真实。”

    杨正刚:“差旅费当中有没有娱乐的预算?”

    我:“我预支到两千五百元,反正这点钱要在几天之内基本花光。”

    钱虽不多,但是自己驾车去,山区公路不收过路费,想来吃住也不会很贵,预算可以说是比较充足的。

    没有说出来的是,需要去收账的地点不止一处,而是分散在相距数十公里的三个地点,欠款额还不小,全部加一块居然是五万多元,公司出品的各种酱这么好卖简直出乎预料。

    杨正刚满脸壮烈表情:“我要去。”

    我:“明天早晨出发怎么样?”

    杨正刚:“不如待会就走,这样的话天黑也许就可以到达,而且午餐费用还可以报销,咱们能吃好一点。”

    鲁妮:“嗯,早些走比较好,如果那里风景真的很优美,我们可以找借口在那里多逗留一些时间,尽量多拍些照片发朋友圈。”

    我故意问:“难道你们不需要做点准备并且收拾一下吗?”

    鲁妮:“不用,反正几天就回来。”

    杨正刚:“如果好玩的话,多待一两天也没啥。”

    我:“这样啊,我拿上赊销合同和欠条,咱们这就出发。”

    杨正刚:“我去外面药店买点东西,十分钟之后在停车场见。

    稍后苟归元过来,严肃地对我说:“此行可能有些危险,你千万要小心,因为我听说欠咱们货款最多的那家伙是个妖——。”愣了一下,面有为难之后,然后接着说,“是个有些邪恶的家伙。我送你一件武器,你可以用来防身或者威胁对方。”

    说罢放在身后的手伸出来,居然握着一柄很精致的黑色圆筒状物,长约二十五厘米,直径约为三厘米。

    我接过,发现比想象的更轻。

    这玩艺儿怎么用?我是毫无头绪。

    苟归元:“这个是我的宝贝,你要保管好,回来之后还给我。”

    我:“怎么用?是不是像手榴弹那样有个拉弦,抽掉之后扔出去。”

    苟归元沮丧地:“不对,是这样,这个其实是一柄骨刺,用牛腿骨打磨雕琢而成的,牛筋木做柄,牛角和金属制成的鞘,两头抽开,一边是套,一边是刺。”

    我抽开,果然如他所言,是一柄锥形的刺,顶端很尖锐,颜色呈黄褐,表面有些细小的符号,散发出阴森的气息,看了感觉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