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讨债须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173字

    我开着苟归元的越野车行驶在公路上,由于很久没开车了,感觉挺紧张,还要在两位乘客面前装出轻松自如的样子,于是就更辛苦了。

    在城里堵塞严重,刚出城的时候同样堵车,感觉道路上充满了车,这让驾驶显得毫无乐趣。

    鲁妮和杨正刚兴致高昂,不断用手机拍摄堵车的场面,发到朋友圈里。

    终于上了高速公路,快速行驶了约有二十分钟,然后很不幸,要离开宽敞漂亮的大路了。

    去乡镇的路是柏油路,宽度勉强可以会车,不时有一些坑以及碎裂的路面,路边常常可以看到山羊,其中那些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真是可爱,让我不禁开始羡慕狼的生活方式。

    杨正刚乐滋滋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那个小镇?”

    我:“按照目前的速度,估计天黑之前可以抵达。”

    杨正刚:“要不要先通知欠咱们公司钱的那家伙,让他提前把钱准备好。”

    我:“根据我上网查询到的讨债须知,不可以提前通知对方,而是应该如神兵天降一般突然出现在对方面前,攻其不备,让对方不知所措,然后乖乖偿还债务。”

    杨正刚:“如果对方不肯老老实实付钱怎么办?”

    我:“讨债须知上提供了多种方案,我比较看好这个,可以挖个坑,把那家伙埋进去,只露出胸膛以上部分,然后继续铲土洒上去,让对方相信自己即将被活埋。”

    杨正刚:“听说如今已是法治社会,没必要这样残酷吧。”

    我:“不过考虑到我们只有三个人,而对方在当地肯定有一些亲戚朋友,所以前面我所说的方案仅供参考,不会付诸实践。”

    鲁妮:“刚才我还在想,如果你们打算暴力催债的话,我要如何才能够向当地人证明自己与你俩没有任何关系。”

    很不幸,前面因为下了一点小雨而塌方了,可能有许多吨泥土和石块以及小树还有树根流淌到路上,于是我们无法前进了。

    看了一会儿,期待中的装载机以及公路养护工人并未出现,倒是后面又来了一些面包车和农用车还有几辆拖拉机,它们乱停乱挤,把整条公路都堵严实了。

    杨正刚下车观看对面的情况,发觉那边同样如是。

    鲁妮:“如果两边的人全都下来,动手挖泥搬石头,估计几个钟头就可以通行。”

    我:“那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这旮旯的人有这样的觉悟和认识,早就实现世界大同了。”

    事实证明了我的观点,根本没有谁动手,全都在观望,有的人甚至在路边用酒精炉煮东西吃。

    杨正刚:“我们如果去动手挖泥搬石头,其它人会不会跟上一起干?”

    我:“可能会,但是我压根不想动手。”

    杨正刚:“我就是随便问问,其实我也不想动手。”

    鲁妮:“但是如果有谁动手挖泥搬石头的话,我一定会对他表示鼓励和支持,但是我绝对不会亲自动手。”

    杨正刚:“咱们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公路养护段,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事。”

    我:“别的人应该会打电话吧。”

    杨正刚:“如果他们以为我们会打电话呢?”

    我:“好,这就打,不过要先查一下号码。”

    刚查到号码,还没呼出,后面传来了装载机的轰鸣声,救星来了。

    装载机开到塌方地点耗费了一点时间,因为要让占道的车移开,接下来清理泥土和石头倒是挺快,几分钟就推出一条路来,然后驾驶装载机的那位男人示意可以通行了,混乱由此开始,先是对面的车开过来,开走几辆之后由于互不相让而导致谁都走不了,与此同时后面的车也开始乱插队,堵上了对面来车的通行路线。

    折腾良久,终于可以走了,这时鲁妮已经睡着并且打呼噜。

    杨正刚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然后沉痛地说:“我们在这里竟然耽搁了三个半小时。”

    我:“这个我知道。”

    杨正刚:“听说山区只要堵路超过一小时,立即会有妇人拎着煮熟的鸡蛋出来卖,为什么今天没有?”

    看上去他像是有些饥饿的样子,这事挺奇怪,午餐到现在可能也就四个半小时。

    我:“可能周围没村庄。”没有带食物储备,这算是我的错,原以为只要口袋里装着钞票就行。

    继续往前行,路边的山上树越来越少,基本只有一些矮小的灌木和野草,偶尔看到一处房屋稀少的小村子。

    看来山区的植被保护远不如城市周边,这里的大树仿佛在很久以前就被砍伐干净了。

    路面越来越差劲,有些路段全是泥浆和砂石,颠簸得厉害。

    有些人家把房屋就建在路边,单独一户,看上去孤零零的,想象中住这里的人夜间一定很无聊。

    前面起雾了,很浓的雾,能见度大概只有十米。

    我减慢了车速,很慢,保持二十码左右。

    偶尔从雾气里钻出一辆车来,很快地一闪而过,我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那家伙可以开得这样快,难道不怕掉下路去?

    杨正刚很紧张,系上了安全带,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一段祷告辞,似乎是英语,含糊不清,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鲁妮醒了,紧盯前方,不断提醒:“前面左转弯,当心……,接着右转弯了,注意靠右行。”

    会车的时候,由于太靠近右侧路边,有枝条擦到车的侧面,弄出清晰的声音,导致杨正刚发出惊恐的叫声。

    我:“保持镇静,注意形象。”

    杨正刚喘着粗气:“先前我以为出车祸了。”

    我故作轻松地:“擦到车子的枝条其实是一棵橄榄树,上面还挂着几只老橄榄,你应该伸手出去摘下来的。”

    杨正刚:“好,我打开车窗,下一次有机会的话就摘,如果幸运地有鸟飞进来的话,咱们的晚餐就有野味吃了。”

    我:“如果有蝙蝠飞进来,你吃不吃?”

    杨正刚想了想:“据说非洲有些地方的人吃蝙蝠,想来是可以吃的,也许味道很好也未可知。”

    鲁妮可能是真正的高规格吃货,居然认真地表示:“据说蝙蝠携带很多种病毒,如果真要吃的话,一定得注意,必须高温彻底消毒,煮透之后再吃。”

    开始下坡,前行几公里之后,雾气变淡了一些。

    路边有人招手示意想搭车,是一位身穿鲜艳红色衣服的女子,我没有理睬,一闪而过,因为我觉得没准那是鬼或者妖精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