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讲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5:23本章字数:2213字

    很不幸,我的房间左边是杨正刚的房间,而右边则是鲁妮的房间,而墙壁的隔音效果几乎没效果,所以,什么都听得见,这真是太糟糕了。

    我不得不被动地欣赏两边的活动制造出来的声音,听着他们傻乎乎的谈笑和各种奇怪的声音。

    用手指堵住耳朵,但是仍然听得到。

    据杨正刚说长得像鬼子女戏子的那位喜欢咕咕咕地笑,声音有些尖锐刺耳,口音很奇怪,不像本地的,也不是外省的。

    杨正刚的临时伴侣在讲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唐朝的时候,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蜘蛛精,她们调皮又灵敏,她们活泼又聪明,她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她们凶恶残忍相互都欢喜,可是有一天,她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从长安来了一位和尚各叫唐三藏,大家都说吃了这和尚的肉能够益寿延年,青春长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于是蜘蛛精们动心了,她们幻化成为美丽的女子,一个个全都拥有伟大的好身材,然后把一些蚯蚓和苍蝇还有苔藓和树叶用法术变成漂亮的斋饭,准备去把唐三藏引诱来,好好地相爱一番,然后再生吞活剥吃掉。”

    这里的小妹妹居然还提供讲故事服务,看来山野小店的工作态度挺端正的。

    杨正刚:“我知道,西游记嘛,我小时候就看过了,你能不能讲个别的新鲜故事?”

    在我认为,这样很烦,太吵了,他和她应该赶紧把事完,然后蒙头大睡,不要讲梦话,这样才是正确的生活态度。

    她:“好吧,另讲一个故事。很久以前,唐朝的时候,有位妖怪叫做白骨精,虽然是一堆白花花的骨头,却因为有了道行而能够幻化成为美女,她听说唐三藏要来了,于是就变成有拥有好身材的小萝莉,拎着用癞蛤蟆和泥土变成的斋饭去见唐三藏,想要把这和尚骗到山洞里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好可以生一窝人和妖精的混血儿什么的,然后再杀掉吃肉。”

    杨正刚:“我知道,还是西游记,三打白骨精嘛,最后孙悟空出现,连续三次破坏了唐三藏和美丽白骨精的浪漫邂逅,最终导致白晶晶香消玉殒,而孙猴子则享受了一通紧箍咒。你讲点别的故事好不好?”

    她发出真挚的赞叹:“哇噢,你还真是知识渊博啊,连孙悟空都知道。这样吧,我再讲一个发生在清朝的故事。”

    杨正刚:“快说。”

    她:“康熙十九年,有一位穷书生父母双亡,孤身一个,耕作之余苦读八股文,想考功名然后理直气壮地去占有颜如玉和黄金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位拥有好身材的少女悄悄走进来,对着书生微笑,一如当年,美好的故事就这样展开了,少女其实是狐狸精,就是生活在野外的狐狸修炼几百年拥有了道行之后变成的美女。书生与狐狸精生活在一起之后,每天能够享受美味的饭菜,因为狐狸精会去附近的人家偷来鸡鸭鹅鱼和腊肉,从此再也不用担忧生活,不必再种田也有东西吃,有了更多的时间念书,天黑之后呢,书生和狐狸精就享受甜蜜浪漫的幸福生活。”

    我寻思自己今夜可能无法入眠了,因为客观条件绝对不允许,看上去两边房间的喧哗声会一直持续下去,永远都不可能停止。

    杨正刚:“是不是后来出现了一个邪恶的法师,把狐狸精赶走了,破坏了书生的幸福生活?”

    她:“不是这样的,后来书生考上了秀才,接下来又要去京城赶考,这时候狐狸精已经有些腻烦了这样的生活,但是与书生在一起待了久了,多少有点感情,所以许多次想吃了书生,却一直没下口,就这样一起混着,后来书生成了举人,有了官职,做了老爷,有了许多钱和大宅院,娶了几个小妾,生了一帮孩子,养了一些奴仆和家丁,狐狸精由于一直不会生孩子,所以渐渐被冷落了,彼此间的感情差不多也完全消失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狐狸精觉得收获的季节来到了,多年来的隐忍应该有回报了,于是开始吃人,一天吃一个,一个多月之后,吃得只剩下从前的书生即如今的老爷,这位老爷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的人一个接一个失踪了,这时狐狸精现了原形,告诉了他实情,然后把他也吃掉了。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

    杨正刚:“这个故事好像有点不对劲,一般来说应该是正义战胜邪恶,妖精最终没用了被扫地出门赶走,或者被古道热肠的道士打死了,如此才对。”

    她:“这个由于立场不同的缘故,作为人,当然希望妖精被消灭或者赶走,但是作为妖精呢,自然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吃,最好在吃人之前还可以享受一段浪漫热烈的爱情。”

    杨正刚:“有点奇怪哈,本来你讲的是灵异爱情故事,怎么一下子就变成恐怖故事了呢?”

    我挥拳拍打墙壁,大声吼:“安静,我要睡觉。”

    杨正刚:“好的,我会尽量小声些。”

    然后是床的咕吱声,有节奏有韵律,伴随着一些不想描述出来的声音。

    另一边墙壁之后的房间里,鲁妮与小帅哥一会在唱歌,一会在大声笑,有时在相互拍打,总之闹腾得厉害。

    鲁妮唱歌还算跑调得中规中矩,小帅哥则完全不跑调,嗓音好像还不错,只是乱改歌词。

    他有时这样唱:“赶马的汉子威武雄壮,被赶的马跑得风一样,赶进了屠宰厂变成牛肉干……”

    有时这么唱:“站似一棵松,爬似一条虫,不动不摇坐如钟……”

    “老和尚下山去化斋,小和尚有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见了一定要抓回来。”

    感觉这两位同事像是在炫耀似的,老可恨啦。

    我拿出手机,决定录下这两二货及其雇佣来的伴侣说的傻话以及弄出来的那些愚蠢声音。

    录了一会儿,我决定听听看效果如何,但是回放开始之后,我大吃一惊,鲁妮和杨正刚的声音倒是很正常,和以往基本一致,但是山寨贾斯汀比伯和山寨吉川老师就严重不对劲了,这两位的声音极为怪异,有时仿佛狂热的驴在叫唤,有时又像牛在叫,一会像羊叫唤,根本就不是人类语言。

    赶紧关了录音回放,然后那两山寨货的声音透过墙壁传过来听着很正常,毫无毛病,和先前一样。

    到底哪里出了差错?我已经不敢继续想。